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7 月 28 日

反修例風暴 愈搞愈大鑊 香港失控

反修例風暴引發的衝突事件愈搞愈大鑊,戰火由警方與示威者之間,蔓延至民間惡鬥,周日更先後爆發激進示威者圍堵中聯辦,要防暴警再次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驅散,以及夜後元朗大批懷疑有黑幫背景的白衣惡霸,瘋狂追打疑似示威者的黑衣人,甚至普通市民、孕婦及記者,造成四十多人受傷。

令人憂慮的是,黑、白兩軍勢成水火,隨時再埋身廝殺,分分鐘搞出人命。

至於連續多次暴力衝擊警方防線、一班自稱「死士」的激進示威者,原來已不斷增兵至多達四百人。消息人士說,他們主要由勇武派及黑幫組成,前者以港獨組織成員主導,後者則是收錢辦事的僱傭兵。

消息人士更揭露港獨「死士」的大陰謀,包括在七月一日攻入立法會一役,早已預備了多種化學武器,諗住跟警察攬炒玉石俱焚,但最終因警方退守而告吹;他們之後再策劃出動燃燒彈及炸彈等,圖謀在七月二十一日瞄準防暴警察,進行恐怖襲擊,幸警方及時破獲其炸藥工場。

周日晚遊行後,大批示威者在上環與警方對峙,警員多次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現場煙霧瀰漫。

「見到暴徒,打佢老母!」、「為咗家園不再有暴徒,所以今日大家的目標係見到『曱甴』,就用最熱烈的方式招呼佢哋!」 本周日晚上八時,逾千名穿上白衣的男子在元朗鳳攸北街一帶聚集,部分人手持藤條、木棍或鐵通,當中有人用「大聲公」向眾人發出「懲戒穿黑衣示威者」的行動指令。

白衣軍團及後在附近酒家吃過晚飯後,情緒變得更加高漲,開始在元朗街頭圍打路過的黑衣人。其中一名青年率先中招,背部被打至數十條傷痕;亦有幾名白衫大漢在街頭狂奔,追上身穿黑衣的市民狂毆。

至晚上十時多,逾百名白衣人轉到元朗西鐵站閘外叫囂,一見到黑衣人在出閘後即圍上前狂打;閘內亦聚集不少黑衣人大叫:「黑社會」,部分人士更拉出疑似消防喉,用水噴向白衣軍,又用滅火筒噴向對方,令場面更為混亂。

元朗西鐵站周日晚爆發激烈衝突,大批白衣人拿着武器見人就打。

 

衝入車廂見人就打

白衣軍被連番挑釁後,即衝入閘內「大開殺戒」,黑衣軍團,以及大批剛到站的市民見狀立即逃回車廂,黑衣軍成員不斷叫「女仔企後面」,並撐開長傘,與追至的白衣軍在列車與月台之間角力。未幾白衣軍瘋狂湧入車廂亂棍見人就打,地上留下大灘血迹,其中在場有份跟白衣軍對罵的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被亂棍打頭及嘴角流血。有乘客在車廂門口跪地求饒,「求下你哋唔好咁、唔好打」,結果被一名白衣惡漢揮拳擊倒。白衣軍隨後撤退,港鐵即落閘及報警。

直至凌晨零時左右,十多名白衣惡漢又再出現,隔着鐵閘跟黑衣軍對罵及開始動武,結果白衣軍強行拉起鐵閘衝入站內瘋狂打人。截至本周一早上七時,事件造成至少四十五人受傷,仍有十五人留院,當中三人傷勢嚴重,一名白衣男子期間疑心臟病發,經搶救後目前仍危殆。

知情人士表示,今次元朗惡霸瘋狂打人,背後應有黑勢力參與,並指兩邊陣營早在上周二已結怨,「當日有反修例的示威者在元朗街頭發起『黑警惡行』放映會,數十名地區人士走來踢場,導致放映會爛尾。」之後,有示威者在網上發起七月二十一日晚上「元朗再聚」,揚言「得元朗、得天下」,疑因此觸動當地勢力人士神經,立即「吹雞」叫人穿上白衣「保衛元朗」。

黑、白軍團戰火燃起,白衣人連普通市民、孕婦及記者照打,黑衣人亦繼續挑機寸步不讓,雙方本周一仍火藥味濃,先傳出白衣軍團再增兵及將武器升級,揚言出動南亞刀手,見人穿黑衣就斬;黑衣軍則率先殺去荃灣,在元朗鄉紳兼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辦事處大肆破壞,指他包庇白衣軍打市民。

周日凌晨大批白衣人在元朗南邊圍村聚集。

 

及時破獲炸藥工場

至於周日在中上環的衝擊行動中,一班自聲「死士」的激進示威者則集中圍堵中聯辦,有人更即場聲言:「要成立臨時立法會」其他同行人士則以掟顏料彈及黑色噴漆,將中聯辦門外的招牌及國徽塗污。

最終要警察防暴隊出動,再次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驅散示威者,期間衝在最前的「死士」不斷向防暴警投擲石頭、磚塊、載有不明液體玻璃樽、載有不明粉末及顏色液體水彈等,臨撤退前更縱火燒雜物,圖阻追兵。

消息人士透露,中上環衝擊事件未釀大禍,其實全賴警方O記(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在早一日及時搗破一個炸藥工場。

O記探隊根據線報,於上周五晚突擊搜查荃灣德士古道一個工廠大廈單位,檢獲大量可製作炸藥的物料、汽油彈、燃燒彈及約一公斤自製的TATP炸藥等,還有大量通渠水、松節水易燃物品,以及頭盔、彈叉等攻擊武器。行動中,警方以涉嫌無牌管有爆炸品拘捕三名男子。

知情人士透露:「七月一日立法會大樓有人在現場投擲煙霧彈,甚至用鏹水彈及石灰粉擲向警員,令十多名警員呼吸困難及皮膚灼傷,全部都是一班激進暴徒預謀策劃。當日有示威者將易燃物品投擲入大樓,冒出火光及濃煙,其實是在試驗爆炸威力,打算攻入立法會後,與警察攬炒爆對方大鑊,甚至攞命。好彩警方採取退守攻略,使他們的陰謀不攻自破。」

有幾名示威者在西環路邊,以油漆疑似製作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