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9 年 07 月 26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民調結緣

朋友鍾庭耀退休,離開港大,由他掌舵多年的民意研究計劃,亦同時隨他脫離港大,從此獨立運作,但亦因此需要面對種種如財政上的不確定性。

上周二,鍾首次以「香港民意研究所」這新「招牌」,公布最新的特首和問責官員民調得分,亦可算是開張典禮,請了各學者朋友出席,我當然欣然赴會。

認識鍾已經二十多年,他甚至在我當年事業起步時,曾經扶過我一把。還記得那是九十年代中,香港政黨紛紛成立,接受選舉洗禮,究竟各自的票源有否差別呢?我想以實證基礎來探討這個問題,當時得到鍾慷慨提供民調數據,讓我可以憑此剖析,結果得出:民主派票源來自中產、教育水平比較高、年紀比較輕的階層;相反,親中派(當時仍未叫建制派)的票源來自基層、教育水平比較低、年紀比較大的階層,這些今天業已被視為政治常識的結論。從此,我也踏上選舉研究和分析之路。到了今天,鍾仍然有繼續幫我,提供各種有用民調數據。

鍾在當年我事業剛起步時幫過我,所以在今天他事業的新起點,我也想略盡綿力。知道他在為新的研究所搞眾籌,於是除了現身「撐場」之外,也帶去了一張支票,作出小小的捐獻,希望可以藉此呼籲更多的人捐款支持。

鍾的民調陪同大家成長,已經成了大家生活的一部分,也成了香港政治的寒暑表。例如,經歷過百萬人上街、二百萬人上街之後,不少人不約而同最想知道的,就是林鄭月娥的民調得分,究竟還剩多少?試想想,如果沒有了這些民調,就只餘空白和大家的遺憾。

當權者都不喜歡鍾的民調,因為民調結果常常會令到他們尷尬。但到了一天落台之後,又變成另一回事,試想想,如果鍾再沒有做民調,梁振英和董建華會有幾遺憾,因為他們就不會看到林鄭幫他們「墊底」這一天,讓他們吐出一口烏氣,證明自己並不是「考第尾」。

過去二十多年,很多陪伴我們成長、大家珍而重之的事物,正悄悄地消失,我不想鍾庭耀的民調也成了其中之一。如果大家不想它消失,那麼我們每個人都是要出一分力的。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兼行政總裁鍾庭耀,發起民情報告眾籌計劃。旁為詹德隆及陳方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