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07 月 2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政府哪兒去了?

以前離港外遊,時間稍長一些便急不及待要趕回來,只覺得在香港,便甚麼都好。但我已失去這種感覺了。上兩個星期先後到內地出差,都不大想回來,因為聽到和看到有關香港的消息,都是一場又一場的暴亂,愈演愈烈,而且在香港各處行走,人身安全也沒保障了。

五年前的佔中運動曠日持久,暴力成分卻不多。這次反修例運動背後沒有「大台」,但動員力、組織力、戰略、裝備和資源補給等方面都比上次更強,因此殺傷力也更大。朋友傳來一份用廣東話寫的「抗爭手冊」,洋洋灑灑幾十頁,圖文並茂地教人怎樣跟警察抗爭,怎樣衝擊防線,怎樣自保,詳細分析警方的裝備、陣式和策略,還說「速龍小隊」其實並不足懼,弱點是「單拖」、沒盾,所以圍剿他們是最有效的辦法。

這手冊很真實,不像是偽造出來誣衊反對派的。想起這種資料正在我們的年輕人群組中廣泛流傳,而最近沙田的暴亂也比以前的血腥,真教人不寒而慄。在這次運動中,香港人表現出對法治及既有制度的執着,是十分可敬的,但無論理想有多崇高,我們都應該有個底線,就是不能訴諸武力。當有人超越了和平示威的界線,不理警告而衝擊警方防線,甚至扔磚頭擲鐵枝,竟然有人為他們辯護開脫,說是為勢所逼。說這些話的,包括一批知法犯法的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傳媒及教育家。一名身材瘦小的女途人在街上拍攝示威的情景,遭幾個男人熊抱,強搶手機,旁觀的人一邊攝錄一邊吶喊。因為香港大學的校長遣責暴力,幾個會考尖子說寧願去中大也不進港大了……我們的香港怎會變成這樣?

更令人苦惱的,是政府好像一籌莫展,更從我們的視線上消失了。不止特首,連司長、局長、及一眾政治問責官員都絕少露面,即使露面也避而不談究竟政府打算怎樣帶領我們走出目前的困境。每次暴亂發生後,警方只會播出譴責暴亂分子的錄影片段,但不會就示威者的諸般指控,作具體解釋。翌日在各電台的「烽煙」節目,因為警方不出席,大氣電波便被一眾有份參與行動的民主派議員獨佔,繪影繪聲地力數警方的不是,但由於警方及政府自動放棄了話語權,久而久之這些指控(我認為大多是無理的)便成為市民心中的事實了。

新聞工作者對警察的指控,也並不合理。記者有權爭取在最短距離拍攝實況,但真正專業的記者,在「兵荒馬亂」時是知所進退,顧及自身安全,也不會對執法者構成阻礙的。真要冒這個險的話,受了傷害便怨不得人了。在極度混亂的情況下,幾名記者夾雜在人群當中,試問警察怎樣避免觸碰,怎樣確保催淚彈的煙不會飄向那幾位?但很可惜,我到目前還未聽到警方或政府有任何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