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總手記 2019 年 07 月 16 日

關慧玲

《東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我城真的病了

躁動的夏天,這城市被低氣壓壓得透不過氣;警民對峙個個星期上演,尤以周日的沙田遊行後在新城市廣場的激烈困獸鬥,最終導致二十多人受傷最嚴重,香港進一步撕裂。

示威者有訴求,可以訴諸遊行,訴諸暴力肯定不對,問題是已經去到有理說不清的地步;在公眾地方貼Post it,堵路、打鬥,不停按掣阻止(車立)門關上,明明都是違法的事情,可是在所謂「達義」前提下,都被「合理化」,對此有意見的人反被兇番轉頭。

香港仍有大多數人想在周末享受一下家庭樂,食餐飯行吓街。如今的所謂訴求已像流水般,廣泛滲入每一個角落,由連儂牆到十八區每個星期都有遊行,電視台和網上鋪天蓋地在播衝突的武鬥場面,街頭巷尾有不同意見的人在嘈交,情況每況愈下。

最近和朋友傾起一點觀察,覺得不能不注視這種沉默大多數說不出來的沉鬱狀態。大家都說,最近在電話內的群組相對沉默了好多,大家都避免說一些過激的話題,因為已沒了可以討論的灰色地帶,對現況一係撐,一係反,仲要非友即敵。經過了一四年佔中一役,如果不想傷感情,寧願收吓口;進一步是相見爭如不見,連聚會都少了。如果想過一刻安生日子,惟有不看電視、不上網、不出街、不見朋友、不交談。

朋友說,某天見到一個中年人在等過馬路,外表正常,突然間他掀起外衣,手按腰部,大喝一聲:「我係速龍……」途人見狀自然四散;另一幕,一位斯文男士路過連儂牆,見到一個後生仔站在旁邊,他忽然暴怒,指着後生仔罵:「你暴徒嚟o架……」

再一幕,是前幾日搭地鐵,車廂走進一個手拿着抗議警察標語的年輕人(圖),他自顧自看手機,沒注意到自己的進來,令車廂氣氛一下子變了;乘客本來各自在高談闊論,大家都突然收了口,全場靜晒,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沉寂……

社會不安的後遺症是觸發情緒波動,如果說人人心底都有條紅線的話,相信近日連串動盪,已令好多人的心理健康響起警號。可以點收科?這一刻,真是諸葛亮再生都未必諗到辦法,苦了一班執法的警察,被當做出氣袋,進退維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