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10 月 19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大話梅

很少漫無目的走進零食店,通常是有了念頭,盤算好買哪幾樣東西才出發,又因為去慣去熟,哪些東西放在哪裏,早已了然於胸,所以即使處身店內,隱然有一條路線圖,很少出軌站到不喜歡吃的東西面前。

這天在熟悉的銅鑼灣「上海么鳳」,看到兩樽話梅,呆在當場。我不喜歡吃話梅,怪不得我多年來都不曾發現它們。別說親眼看到,即使聽到「話梅」兩個字,也會禁不住吞口水,大半世人難耐心酸,也不喜歡吃酸的東西,是不會拿話梅來虐待自己。三華李算是異數,咬破的第一口酸意便迸射入喉,但再細嚼,風味便可不同了,我才能經過艱辛經歷後仍愛上它。

但話梅,一味的酸,別期望嘗到真正的甜頭。話梅雖經砂糖腌製反覆曬乾而成,才酸中有甜,但甜味很快便消失。先旨聲明,這是偏見,因為至少十多年沒吃話梅了。

上海么鳳這兩樽話梅令人吃驚,除了因為顆粒大之過,是價錢,每両一百元。一両有多少粒?店員說,六粒。即是差不多十七元一粒。我在澳門見過六元一粒話梅,當時聽到舌頭不自覺的伸了出來,現在是接近三倍價錢。

這些頂級話梅王來自台灣,我以為是青梅製的,但店員說是挑選大李子,經五年時間醃製。究竟李子和梅子是否同科,我自認矇查查。他用手比劃出碌柚般大的虛擬李子,坦白說我有點半信半疑,眼前的話梅王雖然直徑大過一吋,但大不過一個乒乓波,能由碌柚般大縮到咁,好比煉丹,十七元一粒便不算貴了。我認識好幾位喜歡吃話梅的女子,她們買和吃都不皺一下眉頭,但相信她們不曾發現有話梅王藏身香港,否則她們一定會大破慳囊。都是大陸人識貨,店家指話梅王多是自由行客來搶。

見識過話梅王算了,畢竟與它有緣無份,倒是另一樽蛇膽川貝陳皮王吸引。稱得上王,當然也不便宜,每両九十元。

早年有一種九製陳皮極流行,廣告賣得很勁,這種已切成小片的陳皮頗易入口,但傾向甜,色澤較淺,有沒有以「年」計算的資歷都有疑問,我甚至覺得似是用刀從橙皮的表面批削出來,吃過幾次便沒再沾口。

從小聽過陳皮以新會柑原張曬製,愈陳愈是寶。在鑽石山南蓮園池的小店有黑漆漆的陳皮,細細樽都幾貴,至於味道,只能說,幾甘囉!

上海么鳳的陳皮王,夠乾身,賣相不俗,標籤上寫明蛇膽川貝,身價自然又加一點,亦讓人覺得過口癮之外有藥療功效,從理性的角度來看,陳皮王比話梅王抵吃,陳方安生都是它的捧場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