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7 月 14 日

權威消息人士拆局 幕後勢力狙擊鄭若驊

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示威自六月九日起不斷蔓延,即使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已經無限期暫緩條例亦已表示歉意,反對派卻未肯收手,繼續號召群眾上街,本周日移師九龍遊行,晚上在旺角與警察再次爆發衝突。

權威消息人士向本刊拆局,政府雖然認錯,而反對派仍繼續出手且愈演愈烈,皆因其狙擊對象,已由林鄭月娥轉向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幕後勢力在背後操局,是要乘勝狙擊,將代表檢控權力的鄭若驊打殘。由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公開「挺林棄鄭」已見端倪,而示威者有目的地包圍律政中心,亦見狙擊之用心。

幕後勢力借修訂《逃犯條例》之勢,狙擊體現一國兩制、香港高度自治的「兩大防衛力量」,即警隊執法權,以及律政司的檢控權。「反對派列出五點訴求,要求撤回只是包裝,核心其實是逼政府對違法者特赦及不作檢控,衝擊香港的法治。」

早前警總前所未有被包圍及羞辱已見有心打擊其軍心及士氣,使警隊執法困難;反對派繼而再打擊律政司威信,使其不敢大力對違法者作出檢控。「狙擊行動有部署,顯見是高手所為。」幕後勢力計劃在未來每區搞遊行,繼續向鄭若驊施壓,務要將其打殘。

權威人士更認為,幕後勢力的如意算盤,是狙擊鄭若驊比逼林鄭下台,更能重創香港的一國兩制。

示威浪接浪,反對派狙擊對象更由特首林鄭月娥,轉移到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身上。

過去一個月,不斷有人發起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示威活動,示威者雖然大部分是「和理非」,實際幾乎次次都有「激進示威者」配合,在遊行期間或之後惡意搞破壞。本周日舉行的「九龍區大遊行」也如是。

遊行在當天午三時半左右起步,行至終點高鐵西九龍站外空地,大會在七時半宣布遊行結束,並聲稱有逾二十三萬人出席。警方及後表示,遊行最高峰時有大約五萬六千人。
遊行結束後,大批示威者操往尖沙咀廣東道,再殺落彌敦道,沿彌敦道北行,跨過佐敦道、窩打老道到旺角後,又在山東街及通菜街集結,一度佔據彌敦道六條行車線,最終又跟防暴警察爆發衝突。

即使特首林鄭月娥已公開認輸及致歉,但反對派仍不收貨,繼續發動民眾上街,六月二十一日及二十六日更兩度惡意圍堵最大執法機構警察總部、六月二十七日包圍政府律政中心,以及直至七月一日暴力攻佔立法會,這種公然挑戰法紀的暴力行為相當大膽,在香港史上以往從未試過。

幕後勢力不斷煽動市民情緒,兩度包圍警察總部並在門外搞破壞,挑戰警察執法權。

 

施壓律政司 特赦違法者

權威消息人士對本刊分析最新形勢表示:「雖然絕大部分參與市民都是自發上街,但他們卻未必察覺,背後其實有幕後勢力在策劃,利用市民的不滿情緒,達致他們要搞冧一國兩制的目的。相信全世界都心裏有數,哪些人最想一國兩制玩完。」

對於警隊被有目的包圍及羞辱,權威消息人士指出,這是亂港的第一步,重點是重挫警隊士氣及聲望,使其執法困難,同時美化衝擊者為義士、死士,鼓吹違法達義,刻意在市民提出的「撤回修例」、「撤回暴動定性」、「釋放被捕人士」、「追究開槍責任」及「林鄭下台」(本周日又改為「立即實行雙普選」)五大訴求內,再鼓吹「特赦」所有違法人士,目的是向律政司施壓,使其不敢大力作出檢控,動搖律政地位,影響香港施法。

據悉,近月連串暴力事件中,警方雖然有拘捕涉案人士,且當中不少都是證據確鑿,但截至七月四日,只有「佔中畫家」潘運塘一人被落案起訴。

「幕後勢力非常高招,目前提出的五點訴求,其中市民講得較多的是撤回,大部分市民覺得,政府為何要死拗不撤?其實撤回與否不是核心問題,而是要畀人感覺政府一步不讓,實際真正要鼓動的是特赦、不檢控及搞獨立調查警察,如果政府在這關口一鬆,香港的管治機器就好難運作。」權威消息人士說。

香港擁有一支高效率的警隊,令香港長期以來都被確認是全世界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律政司作為特區政府的最權威「法律顧問」,在檢控工作中亦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兩者令香港的法治精神得以彰顯。

權威消息人士續說:「這兩大部門正是特區政府能成功體現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兩大防衛力量,相信幕後勢力亦因此集中火力狙擊。」其中針對律政司的行動,早在上屆政府DQ議員時已種下火苗,並在今屆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一上場,立即全方位啟動。

 

 

陳太言論露端倪

即使今次「修例風暴」上,出來擔當解說工作比較多的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鄭若驊相對深潛,一般市民未必搞得清她在修例上的角色,卻弔詭地矛頭直指向她,包括動員包圍律政中心,而不是包圍保安局,或禮賓府。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日前便公開保林鄭倒鄭若驊說:「即使林太下台,誰人替上也是一個問題。」被問誰人要問責,她卻說:「如果你問我哪一個局長或司長是最應該承擔責任,我本人認為除了行政長官外,是鄭若驊,我們的律政司司長。」

事實上鄭若驊一上場即被連串狙擊,被爆她和丈夫在屯門的獨立屋有僭建,結果其夫潘樂陶被告上法庭,並因其大宅露台非法加建一個泳池而罪成,判罰二萬元。有測量界人士看過該案的法庭報道,認為該泳池屬可移動設施,雖然是有違例,但一般情況下,屋宇署在發出警告信後,只要業主在限期內將之拆除,很少會再花公帑告上法庭。

大批示威者早前被人鼓吹下,發起圍堵中環律政中心,打擊律政司的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