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7 月 07 日

修例風暴激發千重浪 前高官正反陣營大對決

《逃犯條例》修訂掀起的十級風暴,並未因政府停止修例而止息。罵戰更由街頭燒至官場,多位前高官包括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前憲制事務司施祖祥及前保安局局長黎慶寧等,齊發聯署信提出多項「辣訴求」,包括要求政府撤回法案及收回「六一二暴動」說法。

部分現任及前任高官看後直呼「有無搞錯」!官場資歷比施祖祥更深、稱對方是「施細佬」的前教育署署長余黎青萍率先發炮,怒轟訴求絕不合理,「對同事聯署簽名感詫異、費解」,又直斥陳方安生令她「完全失望」。

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亦加入戰團,大罵陳太越洋去美國「告狀」的舉動「好肉酸」,質疑多位向來甚少論政的前高官「忽然齊心」,是「背後有好大力量推動」、「絕不簡單」。

陳方安生、施祖祥、黎慶寧過去的升官路,皆與末代港督彭定康有密切關係,碰巧彭亦在神隱多年後跟這班前親信公開一唱一和,箇中原因耐人尋味。

葉劉淑儀與余黎青萍對多名前高官聯署提出不合理訴求的舉動大為詫異,葉太更炮轟陳方安生向美國獻媚,令她作嘔!

一班前政務官的Whatsapp群組,早前流傳余黎青萍的英文訊息,提出「四不」:一、不適合設立調查委員會,因為此舉會繞過現行處理這類事情的機構;二、不適合進行特赦,因為這會損害合法拘捕及檢控的體系,以及摑了警方一巴;三、不應放棄公平的司法審訊;四、不適合向那個「瞓身」尋求外國支持,以對付自己城巿的人的說詞退讓。她在訊息中更表明,對曾受政務官尊崇的陳方安生感到「完全失望」。

余黎青萍的炮轟一石擊起千重浪,不少前官員甚至現任高官紛紛私下轉發該段訊息,很同意她的看法。余黎青萍接受本刊訪問時直言,她只是對當前社會撕裂、顛倒黑白感痛心。

余黎青萍一○年退任副申訴專員公職後即遠離「熱廚房」,一直低調少談政事,即使一七年她應邀擔任林鄭月娥的競選辦資深顧問,也沒有積極論政。促使她這次不吐不快,是早前從學妹口中得知陳方安生的聯署信,信中要求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我看到後覺得很不舒服,很不明白為何陳太、施祖祥他們這些前官員會參與這份聯署。」

余黎青萍指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將繞過現行處理有關事宜的機構,而特赦所有疑犯亦將違背合法拘捕和檢控的制度,是當面向警方摑一巴掌。她認為這建議極不合適,亦不尊重支持政府的沉默大多數。她表示曾經十分尊重陳太,但現在對其極度失望。

她形容自己的想法不只「四不」,而是「五不」:「首先你要求成立獨立委員會,但只是單獨查警方,這樣絕不公道。如果要調查,就應該看清楚整件事情,包括群眾的行動及警方如何回應等。」

至於特赦,她認為不適合,「香港是法治之區,不可能有人犯了罪,連檢控和審訊都沒做,就提出特赦。所以我第三點便提出,不應該廢去我們的獨立司法機構功能,為何不繼續信賴飲譽國際、嚴明公正的法律程序?」

第四點是有人尋求外國干預,余黎青萍坦言很痛心,「有人去十九個領事館要求伸出援手,我們讀歷史都知道以前有八國聯軍侵華,究竟香港人是否想將香港拱手奉獻給十九個國家,變成十九國聯合管治區?這是我們的家,竟然拱手獻給別人,你以為別人會怎樣看我們?他們只會恥笑,不會覺得我們是為香港,而是奇怪這是甚麼城市?」

第「五不」,就是不應拘泥於「暫緩」和「撤回」的字眼,「我在九三年做過立法局秘書長,對立法局程序熟悉,當政府說無了期暫緩,和撤回是完全沒分別。你要明白,Carrie(林鄭月娥)夾在中間,她公開道歉時,也說對不起(台灣發生的港人陳同佳殺死潘曉穎案)死者家屬,我深信她對死者家屬感同身受,很不安樂。」

 

 

余:顛倒是非黑白

余黎青萍質疑有立法會議員明知暫緩和撤回沒分別,仍刻意就此事大聲疾呼,鼓動民眾,「民眾不明白,可以理解;但議員不明白,卻解不通。」

參與聯署的前高官,有些是余黎青萍很熟悉和曾經共事的同僚,陳方安生更是她敬佩的第一代華人政務主任;施祖祥比她遲入政府,稱呼她為「大家姐」,她亦叫施祖祥做「施細佬」。

余黎青萍強調,今次挺身而出,是看不過眼有人顛倒是非黑白。她又道出林鄭雖曾是她下屬,但相處從沒有尊卑之分。余黎青萍憶述二人的情誼,始於九十年代,當時她接替Nigel Shipman出任副衞生福利司,Shipman特別向她提到林鄭月娥,形容「她不懂得笑,很cool」,「當時Carrie剛懷第一胎,卻仍頂着大肚堅持每晚做到很夜才收工。」

後來余黎青萍出任首位屋宇署署長,向政府申請資源屢屢碰壁,當時林鄭月娥在財政科工作,她後來從別人口中得知林鄭曾為屋宇署講說話,對人慨歎屋宇署資源緊絀「連麵包和牛油都拿不到。」後來因為多宗塌樓意外,屋宇署終成功爭取到資源,林鄭之後更向同事形容「屋宇署是很節儉的部門,不要對屋宇署的資源請求問長問短。」

眼見對方兩番為修例風波道歉,余黎青萍相信這是林太為官生涯最大考驗,「我感到她真的心力交瘁!」余黎青萍認為社會其實有沉默的大多數支持政府,支持香港成為一個安寧、穩定、政府有效管治的社會,「大家只是沒有適當渠道表達出來,希望有一個網上平台可以讓中立的大多數抒發己見。」

今次三十二名前高官及立法會議員齊向特首發出聯署信,當中議員提訴求絕不為奇,奇在多位名字「恍如隔世」、遠離政策核心多時的前高官,像校準鬧鐘般瞄準發炮,令人嘖嘖稱奇。

細看信中三大訴求,包括要求林鄭盡快回應撤回草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六一二事件」,以及收回對「六一二事件」的「暴動」定性,每點無不是衝着政府的管治威信而來,打對台意味濃。

林鄭月娥兩度就修例風波致歉仍未平息民怨,更引發新舊高官隔空罵戰,令官場瀰漫陣陣火藥味。

 

施祖祥忽然高調

年前剛卸任太古董事的施祖祥更在聯署發出後高調發言,稱今次修例事件「問題不在解釋不足,宣傳不夠,因為初心是錯的」,要求當局不如撤回。其「忽然高調」的舉動惹來政界無限聯想,葉劉淑儀直言:「佢淡出後間中有敍舊,席間從不見佢主動談論政事,同今次表現好唔同!」

現年七十三歲的施祖祥一七年中退任太古獨立非常務董事後,幾乎於商界銷聲匿迹。不過講到港英政府年代,施祖祥可算是叱吒風雲的政壇人物。

他六九年加入政府,曾是末代港督彭定康的私人秘書,肥彭更一手提拔他做憲制事務司,九二年肥彭在施政報告提出政改,其「三違反」方案同北京拗到火紅火綠,施祖祥不單瞓身做「大打手」,更被委派擔任「磋商代表」。

當年彭定康提出在九五年立法局直選採用單議席單票制,使民意當時落後於「民主派」的「親中派」在直選勝算大減;又廢除區議會、市政局、立法局所有委任議席,並新增俗稱「新九組」的九席功能組別。

可惜肥彭的「民主成分」方案惹來中方激烈反彈,批評是「三違反」,時任「港澳辦」主任魯平更嬲到震,公開批評彭定康是「千古罪人」。

施祖祥幫肥彭打完這場硬仗後,仕途扶搖直上,離開官場前曾拜官至公務員事務司,可惜回歸後官運大逆轉。葉劉淑儀向本刊透露,施於回歸前或因擔心忠誠度不獲中央信任,無意留任過渡,「當時肥彭同我哋講,幫吓施祖祥搵工,結果在時任工商司周德熙介紹下,加入貿易發展局做總裁。」施其後在該局一做八年,後來獲英資「太古」賞識,重金羅致其跳槽,但施祖祥政治影響力大不如前。

雖然立法會發生嚴重衝擊事件,但民陣發起的七一遊行仍然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