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07 月 05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平行時空

在這次修改《逃犯條例》的風波中,正反兩邊的香港人,彷彿活在兩個平行時空。他們在經歷着同一樁社會事件,但所見及所聞卻截然不同,雙方完全沒有切合點。他們從各不同的角度拍下視頻,然後放到網絡上,以支持己方的理據。

我所屬的社交群組,「成分」很多元,有正也有反,所以兩方上載的視頻都看過。首先表個態:我雖然覺得反對修例的一方對內地的司法制度有點過慮,但也主張政府應該完全撤回修例建議。我支持香港人和平表達訴求的自由,過百萬人的和平遊行,更能彰顯香港人的文明素質。但綜合多日來的新聞片段及不同「派別」上載的視頻,我也覺得六月十二日在立法會外,警察的防線的確受到示威者衝擊,有一部分人向警察擲磚頭鐵枝,而民眾都是經過一定裝備的,說得上是場小型暴亂。而根據醫管局的數字,受傷的警員比示威者還要多。但在另一個平行時空,示威人士卻矢口否認,說那是場和平示威,是警方襲擊「手無寸鐵」的年輕人。究竟為何會這樣?

同樣地,特首在道歉發言裏沒說會撤回修例,說將「更努力」進行遊說工作,不過在社會未有共識前不會貿然重啟修例程序。市民聽了心裏不踏實,於是要求政府撤銷修例,但各位官員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用迂迴的語言一直重複「停止」實質上等如撤回,連講者自己也顯得不耐煩了。警務處長說只有一小撮人有暴動行為,但堅持把整個事件定性為暴動,又是另一個令人不解的地方。雖然在法例裏,暴動罪的門檻頗低(超過三人在一場非法集會內破壞社會安寧),但一般人都會認為「暴動」應該是較大規模的一場社會動亂,如一九六七年那種才算是,所以不會理解警方的定義。

雙方繼續這樣隔空相望,也不是辦法。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建議雖是反對派提出,偏離了投訴警方的現行處理機制,但到了這地步,政府的公信力已大減,「現行機制行之有效」這種常規的套路再也壓不住場。況且,警方覺得在這事件上受了屈辱,讓一個有公信力的委員會來作個客觀判斷,也可以還警方一個公道。我認為委員會的調查範圍應聚焦在六月十二日警民衝突中,警方究竟有沒有使用過分武力及有關事宜,而不涉及整個修例事件的政治層面,這樣較易分得出事非黑白。

執筆之時,一眾高層官員正在神隱,只有前線的警務人員正面對着人群的指罵和侮辱,警察總部屢次被包圍挑釁,但仍表現高度克制。整個社會瀰漫着的仇警情緒,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時間都嚴重。兩個平行時空,究竟何時才可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