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豐味人生 2019 年 06 月 28 日

謝健豐

謝健豐(Benson),紅褲子出身,在飲食業界打滾逾四分一世紀,現經營多間食肆,亦是米芝連三星餐廳創辦人。

我最討厭的活動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的經驗—小時候極喜歡的人、事、物,長大後變成抗拒甚至最討厭的?

我有,就是打麻將!

與很多香港人一樣,對於打麻將這種「國粹」,我自小無師自通,正所謂書包未丟低,就已經熟識一百四十四隻,最自豪是中學時代的不少零用錢,都是來自這項「課餘活動」!

突然變得討厭打麻將,是加入酒店業之後的事。那些年酒店業非常蓬勃,每日的工作以海量計,尤其是午、晚市做平價自助餐的時候,近乎天天滿座。

當時餐飲行內流行「落場」制度,每日這個時候,十個員工有九個變成賭徒,不是打麻將便是玩啤牌,儘管我新入行,但為了與上司及同事打成一片,都會跟大隊應酬一下,況且根據過往戰績,自以為實食無黐牙。結果呢,十場輸九場,埋單計計,每個月等如白做;不是講笑,那時底薪連tips過萬,次次輸剩千幾元,莫說買煙仔,連搭車食飯都成問題。

懂得打麻將的都知,當年不流行台灣牌或大陸牌,打的是可以有「人情章」的三色牌,很多人便自動「潛規則」鬆章給上司,而我此等「落場無父子」的忠正呆仔,當然是難以有錢贏。

於是,我同自己講,如果不想成為「長期糧尾」,就不要再打麻將了,並開始拒絕牌局。

但好現實,不進貢不埋堆,我開始受排斥,經常被安排做厭惡性工作,亦被不公平對待,例如被編排去抹銀器,之前的同事可在一個冷氣地方及脫掉外套進行,但我就被命令到沒有冷氣的地方及要穿着整套制服處理。

當然,這不是自己妄想被迫害症發作,因為亦有不願埋堆賭錢的同事齊齊捱,我們幾個人不時走在一起互勉;亦是那時候,我對自己說,為甚麼小時候不好好讀書呢,以致今日被人欺凌,並提醒自己,若然以後成為老闆,絕不會逼夥計陪打麻將!

轉眼多年,當時不埋堆的那幾個人,不能說很有成就,但均能在行內獨當一面,有足夠能力養妻活兒。所以,我時常跟同事說,如果有時間打麻將,不如去進修一下或做做運動,因為,你今日的生活態度如何,你將來的生活質素定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