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6 月 23 日

兩度落淚 壓力爆煲 特首轉軚48小時

特首林鄭月娥以伸張正義為號召,二月主動推出修訂《逃犯條例》,未料演變成繼佔中後震驚世界的「六一二」大衝突;不合作運動點燃的火頭此起彼落,立法會連續多日無辦法召開會議,陷癱瘓狀態。

四面楚歌下,林鄭上周六(十五日)突然轉軚,宣布暫緩修訂,戲劇性舉動令建制派亦無名火起「爆粗」。然而反對派仍未收貨,本周日有更多的人上街怒吼,要求撤回修訂條例。

何解林鄭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軚?本刊綜合各方消息,重組政府內部六月十三、十四日這四十八小時內「急煞車」決定。

形勢大逆轉關鍵之一,在於有美國眾議院議員在「六一二」大衝突後提出「加料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設立懲罰機制方案,禁止涉事的香港官員入境美國,及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

「抄家」絕招一出,香港官場、商界以至警隊人心惶惶,「車輪轉」般向林鄭施壓;此外,有立法會議員亦向林鄭進言,夾硬開會勢釀成人命傷亡。到本周五,主管香港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南下深圳,聽取林鄭對當前形勢匯報後,形勢急轉直下,林鄭終於按下「煞車掣」。

修例修到被全城圍插,向來「好打得」的林鄭終也壓力爆煲,兩度在司局級官員及建議派議員前落淚。

消息人士表示,在本屆立法會會期內基本上無可能夠時間重推方案,換言之,逃犯條例修訂已經「自然死亡」。

特首林鄭月娥一直企硬修訂《逃犯條例》,直到上周六急轉軚,突然宣布暫緩修訂,以圖平息民憤。圓圖為她上周三接受電視台訪問時,在回應如何看待「賣港」批評時,一度哽咽。

「點解在這個時候才決定暫緩修訂條例?」、「為甚麼不是星期三騷亂之後?」上周六的記者會上,傳媒此起彼落不停追問林鄭做這決定背後的時間性;政壇不少人亦不明白林鄭一直力推的修訂條例竟在上周六急煞車,建制派的不滿更是溢於言表。

有建制派中人透露,林鄭火中取栗,欲借修訂《逃犯條例》成為上任快兩年的政績,一切與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在去年六月有驚無險通過有關,令她覺得條件許可,可以再創政績。

「林鄭盤算過,去年『一地兩檢』事前雖然嘈到拆天,依然在建制派強大護航下大比數通過,事後沒引起半點民怨,甚至覺得有好過無。」

在官場打滾逾四十年的林鄭,起初對民陣第一次發起的大遊行以平常心面對,認為是香港常態,企硬將草案於六月十二日直上大會,只「補飛」稱會以政策聲明確保人權保障。直至上星期三的大規模嚴重警民衝突後,林鄭依然強硬,即時在鏡頭前強烈譴責,稱「如果用激進、暴力的手段就可以達到目的,這些場面只會愈演愈烈」。

消息人士透露,林鄭當年曾處理佔中七十九日,並以政務司司長身份與佔中三子及學聯成員談判,成為中央心中平亂有功的關鍵人物,所以相信自己亦能處理今次事件。

上周三,大批示威者湧至立法會一帶,阻撓修訂《逃犯條例》恢復二讀,最終演變成大衝突。

 

恐美「抄家式」懲罰

不過千算萬算,林鄭算漏了國際形勢的急遽變化,認為不過是外國勢力聯同泛民營造的「鬼屋效應」,將修例妖魔化。「佢(林鄭)上次搞『一地兩檢』條例時,泛民何嘗唔係講到係洪水猛獸,話公安隨時來港拉人,最後條例通過咗,泛民政黨反過來帶頭搞高鐵團,所以佢認為只要建制派坐定定開會審議,條例一過,就好似間鬼屋開咗燈,市民睇到根本無鬼,謠言就不攻自破,甚至可以摑泛民一巴!」有熟悉林鄭的知情人士透露。

可惜在中美貿易戰下,香港政局亦被捲入國際旋渦,成為談判籌碼。就在「六一二暴動」後,美國在外交層面連珠炮發,聲言美國國會跟香港民眾站在一起,警告一旦逃犯條例修訂獲通過,國會將別無選擇,重新評估香港能否按美國法律得到經濟和貿易優待。

關鍵一擊,是美國眾議院議員麥戈文(Jim McGovern)在當地時間六月十二日上午在Twitter撰文,聲言將提交《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加料版」,力推設立懲罰機制,禁止涉及鎮壓香港民主自由的香港或中國大陸政府官員入境美國,並且凍結其在美國的資產。意味着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官員、警察、行會成員、立法會建制派隨時捲入受美國制裁的旋渦,有傳甚至可能連同他們的家人也被取消美國簽證及遭凍結美國資產等。

「抄家式」懲罰一出,即時觸動撐林鄭陣營的神經,認為茲事體大,發展下去絕對不講得笑。據悉不論政府官員、商界領袖以致警隊管理層,在五月十三及十四號紛紛致電林鄭及她身邊智囊,表達極度憂慮,痛陳利害。有知情人士透露:「部分人認為崗位所限,唔撐(修例)唔得,但無諗過會成為美國制裁對象,擔心搞落去會連累埋家人成為華為孟晚舟翻版,於是以民怨相當激烈,恐立會堅持開會會搞出人命等為由,叫林鄭再三考慮是否推遲修例。」

林鄭感受各方壓力心知不妙,一方面下令立法會停止召開大會,將暴亂衝突處於「凍結」狀態,避免抗爭升溫;另一方面會見建制派、商界及社會領袖,盤算一旦要暫緩修例,該退到甚麼位置?退讓空間有多大?「林鄭當時始終不認同要撤回修例,認為自己出發點是為台灣殺人案受害者討回公道,無做錯;所以心中最盡只能接受暫緩修例,轉攻為守。」消息人士說。

另一關鍵,是主管香港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在十四日南下深圳密會林鄭,研判過後,認為局面有失控危險,一定要收拾,林鄭知道硬闖大勢已去。

據了解,中央方面的研判,是此事本來是項法案,特區政府按常規推進,提請中央得到認同,便按程序推行,卻料不到當中的複雜政治後果,屬估計不足。

林鄭急轉彎後,隨即知會數名智囊,有「冰雪男」之稱的行會召集人陳智思帶頭為衝突降溫,謂「政府需盤算如何處理現況,包括重新解說和諮詢等。」行會成員湯家驊亦指,不排除重新諮詢是一個可取方案,若反對修例一方願意接受重新諮詢,屬一個好的結果。就連林正財都加入放風行列,大吹暫緩風。

不過,傳媒當日問同是行會成員的葉劉淑儀及羅范椒芬,兩人仍異口同聲指不應撤回。據悉之所以出現部分行會成員被蒙在鼓裏的尷尬場面,是林鄭因為時間關係並無召開正式行會會議,僅通知八名成員密會,葉劉淑儀、羅范椒芬及林健鋒都不在名單之列。

會見部分行會智囊後,林鄭隨即在當晚深夜十時急召三司及相關局的首長開會,至深夜近十二時,說到激動處,林鄭不禁淚下。

十五號當天早上,林鄭再召行會成員及立法會建制派議員到禮賓府會面解畫,之後在下午舉行記者會公布決定,續再接見民主派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