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總手記 2019 年 06 月 18 日

關慧玲

《東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最前線的感受

這些日子,警民衝突的影像每天佔據各大資訊平台,見到學生、市民受傷,心裡都很不舒服,覺得為乜要搞成咁?是我城真的病了。

作為執法一方,輿論往往忽略了,警察在全副裝備執勤背後,他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一位警察朋友傳來一篇他在「六一二」當天寫下的感受。在衝突中,警員一樣有焦慮、失望和不安。在此文抄公節錄部分如下:

「『六一二』暴動當天,我負責守衛立法會正門。臨天光,有人在防線前推鐵馬佔馬路,警方出警告,此時某位鬧人八婆的議員,突然出現稱可安撫對方情緒,並承諾不會衝擊警察,要求不要清場,我們亦表示只是守衛立法會,不會對他們有敵意。當然,事後知道只是未人齊,唔衝住。

我們的防線位處立法會道,和他們相隔兩行鐵馬。天亮了,人開始多,不停有人站在鐵馬前駡,『毅進仔,死黑警,為幾萬賣良心』,不絕於耳。我只擔心我們的安全,我只想安全回家,我知道有人擔心我。

中午十二點,十五個鐘了,終於可以退後休息,解下裝備,迷迷糊糊間,聽到有人唱哈里路亞,神啊,求你賜我一個杯麵。

同一時間,傳來消息,下午三點,行動升級,佔領立法會,原來唱聖詩是暗號,說好的不衝擊去哪了?

想同老婆報平安,但要埋位了,透過長盾,見到『手無寸鐵』的暴徒開始準備,一早見到你哋收埋啲磚同鐵通啦。指揮官嗌咪:請你哋遵守之前嘅承諾,不要衝擊警方防線。換來的是粗口,緊接是水樽、磚頭,之後暴徒『一二一二』打數後衝了過來,暴徒用打開的遮,擋住我們視線,再用長鐵通穿過鐵馬下方,向上插我們,有必要嗎?我們都有父母生,流出來的都是血,試問最危急的時候,大家不是找我們嗎?你竟然咁對我?

同時間,磚頭由不同方向飛擲過來,我們開始收縮防線,暴徒用任何可移動的物品擲向我們,有人舉起鐵馬試圖擲我們,但他高估自己體能了。磚頭撞擊長盾的聲音不停傳出,我一直想,我幾時會中呢,我有一刻曾經懷疑,我還可以回家錫她們一啖嗎?

終於退無可退了,有人擲出了催淚彈,暴徒退去,其他小隊頂上。當脫下防毒面具,裡面積聚的汗水傾瀉而出,原來全身已經濕透了。

凌晨四時,三十五小時了,終於回到家,原來她仍未瞓,身為警眷真不容易,真的難為了她。由我加入警隊那天,我已經決定為香港出一分力,令這裡更安全,入房錫了她倆,對不起,爸爸做得不夠好,今後的香港不再一樣了。

從來,香港警察都不是和市民對立,我們只和罪犯誓不兩立,你要爭取甚麼,請便,但不要傷害我們,你出言侮辱,我可以忍,但你要致我於死,我還有選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