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6 月 16 日

警方 激進分子 16小時攻防戰

為反對政府提議修訂《逃犯條例》,民陣周日發起大規模示威遊行,並成為○三年以來最多人參與的一次。惟至入夜後,一班激進分子突然衝擊警方防線,並大肆破壞立法會門外鐵閘,最終一場和平抗爭,演變成流血衝突,最少有八名警員及一名記者受傷,其中一名警員更險被鐵枝插盲。

消息人士透露,自佔領事件後,多個港獨組織有感無用「武」之地,幾乎處於吊命狀態。直至近日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愈演愈烈,他們即覷準機會,密謀借題發揮搞翻生。
本刊追查發現,有港獨組織早於一個月前已四出招兵買馬、預製大量攻擊性武器,甚至拉攏其他派別合作壯大勢力。遊行當日下午二時起,大批激進分子各就各位,先滲入遊行隊伍,約七小時後開始調動兵力,更在網上發放行動消息,試圖再次搞亂香港。

這場長達十六小時的正邪攻防戰,警方早已調配至少二千警力嚴密布防,並訂出「三加一」策略,由新界南總區應變大隊負責抵禦突襲事件,暫時拘捕十九人,最少三百五十八人受查,並起出大批攻擊性武器。

衝擊事件中多名警員受傷,其中一人更血流披面。

「當晚按指示守在立法會門外警察防線的第一排,面前示威者多到數不清,並不斷向我們推進,令我感到很大壓力,期間有拿出胡椒泡劑及警棍戒備,但沒有真正使用,因為我依然相信,香港市民是善良的;可惜,換來卻是受到非常暴力襲擊,以致頭額受傷入院,當時覺得很失望;不過,在醫院休息過後,發覺親友、同袍,以至不認識的市民,透過不同方法送上慰問,讓我知道香港仍然有希望。我謹在此呼籲大家,在做任何事情之前,要有判斷性思考,想清楚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其中一名受傷警員阿榮向本刊說。

另一名被傳媒拍到血流披面的警員Billy,更因被激進分子以鐵枝擊中眼角而險盲,「當時情況極度失控,我看見有同袍跌倒地上,於是上前支援,但示威者人數眾多,隨即將我扯進人群之中,並推倒地上連環施襲,混亂間更被人以鐵枝飛中右眼角,以致血流如注,最終入院縫了十五針。」

今次示威演變成流血衝突,源自晚上遊行接近尾聲時,「學生動源」以及多個港獨組織在社交群組發出呼籲,希望市民包圍立法會。至晚上約十時半,多名激進示威人士現身金鐘連儂牆,宣布留守在夏慤道。

涉嫌有份策劃衝突的學生獨立聯盟及學生動源兩大召集人陳家駒(左)及鍾翰林(右),遊行期間經常「孖公仔」出沒。陳家駒已被警方拘捕,鍾翰林則在被追緝中。

 

速龍小隊出動

一批身穿黑衣、不知來歷的示威者現身立法會大樓外,又於立法會示威區聚集,令該處人數增逾五百人。警方不敢鬆懈,大批軍裝警員配備警告旗幟。十一時許後,政府發新聞稿,指如常在本周三於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逃犯條例》。

多名激進示威分子借勢發難,推倒架設在現場的鐵馬,不斷往立法會公眾入口方向跟警方推撞,更投擲雜物和鐵馬,包括削尖的矛。警方先後舉起黃旗及紅旗,並施放胡椒噴霧,及出動伸縮警棍驅趕。

由於現場非常混亂,大批防暴警察進入立法會示威區維持秩序,並調派「速龍小隊」加入,至少拉走數名示威者。現場有示威者表示,幾位聲稱帶頭衝擊者只是不停叫身旁的人向前,自己則動口不動手,行為奇怪。

眼前警力愈增愈強,約凌晨一時,逾百名示威者由立法會大樓一帶,衝到對出的龍和道,並將大量鐵馬、附近大型垃圾桶及雜物拉到搬到馬路中心,築成防線,其後聚集人數愈來愈多,人數近千。防暴警察、「速龍小隊」及有警員手持戒備的雷明登散彈槍趕到,約於一時後,以多重盾牌陣,並輔以胡椒噴霧逐步逼向示威者。

凌晨十二時許,立法會示威區外有示威者突然拆毀現場鐵馬,然後不斷衝擊警方防線。(李宇家攝)

 

示威者且戰且退

這批示威者全部戴上口罩,部分更備有眼罩及雨傘,但遇上警方驅趕未有硬碰,紛紛舉起雙手後退散開。示威者被警方分成兩批,一批由龍和道被趕至添馬公園,之後到中環海濱公園;另一批則被趕到演藝學院,部分欲爬進校內,以及附近工地,但被警員喝令後又爬出來,走至稅務大樓一帶。

示威者且戰且退的方式,大大拖長戰線,意圖拉薄警力。去到灣仔稅務大樓一帶,眼見警力一少,即衝出馬路,成功堵塞告示打道整條東行線。其他示威者見「佔灣」成功,又四方八面湧至,很快便在告士打道集結數百人。

雙方在告士打道對峙期間,警方爭取時間布陣,刻意於各個示威者有機會逃去的通道,加派防暴警察駐守,杜絕「野貓亂竄」再現。至凌晨兩時四十五分,警方開始展開清場行動,防暴警察向前推,並將示威者趕回行人路。大批示威者迫至舊灣仔警署附近,警方下令示威者蹲下,大部分示威者雙手抱頭,顯示自己沒有武器,警方逐一查核示威者身份及搜身,登記三百多名示威者的資料後讓眾人離去。

而有指是衝突搞手的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已當場被警方拘捕;至於另一搞手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據悉仍在追捕之中。

現年二十九歲的陳家駒,被視為民族黨解散後,最博出位的港獨派人物。他自稱在海外讀大學,自幼獲母親灌輸民主思想,對政治滿腔熱血;一三年加入公民黨在新界西支部做地區工作;一四年參與佔領事件,發覺跟公民黨理念相距甚遠,遂退黨並參加區議會選舉,最終落敗。

一六年爆發旺角暴亂,陳家駒認定「香港獨立」有前途,主動為梁天琦出戰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助選,其後與宣揚港獨的陳浩天走得更近,並讚對方是第一個敢於說「香港獨立」而去參選的人。

至於十八歲的鍾翰林,為應屆DSE會考生,就讀於天水圍一間中學。 一六年已創辦「學生動源」,集中向中學生埋手「播獨」。早前在「學生動源」專頁發布啟動「反送中入校計劃」,揚言「學生是抗爭運動必不可少的力量」、「不會畏懼採取任何抗爭手段」,專頁上更設立招募學生表格,呼籲支持者定額資助。他又大量印制宣傳單張,游說學生在所屬校門外派發。惟其連串行動卻引發教育界人士不滿,批評他讓學生淪為他人的政治工具。

周日晚上七時許,五名戴口罩男子突從遊行隊伍中衝出金鐘夏慤道,險象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