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6 月 02 日

千億鷹君爭產案 羅老太敗訴 揭仔羅啟瑞終極盤算

坐擁鷹君(0041)千億資產上市王國的羅鷹石家族,因羅老太羅杜莉君一六年底入稟要求撤銷滙豐信託作為家族信託的受託人,掀開「搶阿媽」的豪門爭產序幕。至上周三,高等法院頒下判詞,裁定羅老太一方敗訴。

隨着事情發展,羅氏九兄弟姐妹決裂成三子羅嘉瑞和孻仔羅啟瑞兩派。羅老太謀將家族信託「重新洗牌」,把三仔一方近半子女排除受益人的計劃亦曝光。陣前倒向羅嘉瑞一方的長子羅孔瑞,被爆曾去信指責羅啟瑞在酒店「隔離」百歲母親進行「洗腦」,整件事是一個「計劃」。

雖然市場視鷹君主席羅嘉瑞「先贏一仗」,熟知內情人士分析爭產風波勢難就此結束。由於撤換滙豐必須長女羅慧端、羅嘉瑞及羅啟瑞三名羅家基金「任命人」同意,基金卻存在必須三人共同贊成才可加入新監護人的「漏洞」。只要遠為年長的羅慧端和羅嘉瑞過世,羅啟瑞將成為唯一在生的任命人,到時便可撤換滙豐。因此估計他會鬥長命打官司,在此期間羅家基金便不能進行任何分派。

已舉行百歲壽宴的鷹君已故創辦人羅鷹石遺孀羅老太,上周被高院駁回她要求撤換家族信託受託人滙豐信託,及要求對方交代帳目或賠償兩項申請,並需於二十一天內向滙豐支付訟費。估計官司費用達逾億元。

羅老太經公關感謝各界關心,會由律師團隊研究判詞後決定是否上訴。至於三子羅嘉瑞表示「尊重法庭裁決,希望事件告一段落,母親能盡快回家團聚,一家人和諧融洽」。據了解,羅老太目前仍居於二子、富豪酒店(0078)主席羅旭瑞的沙田麗豪酒店,未有回到羅家山頂大宅居住。

法官陳嘉信在判詞中列出六大關鍵問題,答案直接影響判決。羅老太一方根本無法證實任何一個關鍵問題成立。滙豐作為羅家信託的受託人,因此並無偏袒三子羅嘉瑞,亦無證據顯示他對羅家或信託構成威脅,形勢可說是一面倒。

羅嘉瑞一方雖猶如「先贏一仗」,有市場人士估計羅老太陣營隨時打至終審法院,打足「十年八載」亦不出奇。而另一關鍵人物、自爆與羅嘉瑞「關係決裂」的孻仔羅啟瑞亦已站出來,入稟控告羅嘉瑞和胞姐羅慧端違反家族信託「任命人」和「監護人」的責任,要求撤銷二人職責,以及撤換滙豐作為家族信託的受託人。

一名熟悉家族信託的律師說,負責孻仔官司的法官,估計會參考羅老太一案的判詞。「雖然滙豐贏咗,KS(羅嘉瑞)喺呢單官司入面只係證人,在余若海盤問時無律師保護,對佢其實唔喺咁公平。」

已辦百歲壽宴的羅老太,算得上是香港史上打官司年紀最大者之一。由於她與先夫羅鷹石共同創立鷹君,有人認為她最能掌握羅家信託成立原意,但高院法官質疑她對家族信託缺乏認知。

 

料等兄姐過身炒滙豐

據知情人士分析,羅家爭產風波勢難就此結束,相關官司隨時糾纏多年。當中關鍵,是羅家信託成立時存在「漏洞」。持有鷹君約三成三股權的羅家信託,一共有三名「任命人」(Appointor)和「監護人」(Guardian)。一個是七十二歲的羅嘉瑞,一個是同樣支持滙豐的八十一歲長女羅慧端,另一個是五十九歲的細仔羅啟瑞。

知情人士說,羅家基金任命人的決定,必須三名任命人共同贊成才會被採納和執行。例如長女因年老想委任新的繼任人,也要三人一致贊成。如今雙方勢成水火,便形同「死局」。「大女o依家八十幾歲,三仔都七十幾,細仔就六十出頭。等家姐阿哥過身,羅家基金任命人同監護人就得番第二代中最後生嘅孻仔。」

根據知情人士推測,一旦細仔羅啟瑞成為家族信託唯一在生的任命人,到時便可以撤換滙豐信託。「佢可以自行話事聘用一間對自己有利嘅信託公司。在此之前,估計其『終極盤算』有可能係鬥長命打官司,因為只要有官司在身,羅家信託就唔可以有任何分派,亦可以浪費KS嘅精力。」

市值二百四十五億的鷹君,連同旗下冠君產業信託(2778)和朗廷酒店(1270),總市值超過七百億,資產淨值更高達逾千億,無疑是一筆龐大財富。羅家在創辦人羅鷹石○六年辭世後,表面上風平浪靜。不過代表滙豐的辯方律師在庭上大爆,○五年羅鷹石病重期間,子女就父親過身後如何分配股份有爭拗。市場人士估計,背後還涉及爭奪鷹君上市王國的控制權和繼承權。

羅老太狀告滙豐,只是雙方多年積怨的大爆發,背後其實是一場三子羅嘉瑞、四子「上海姑爺」羅康瑞、五子羅鷹瑞,和另一陣營孻仔羅啟瑞和二子羅旭瑞醞釀多年的爭產攻防戰。由於力撐孻仔的羅老太當年有份創立鷹君,羅鷹石去世後,有人視她為最掌握羅家信託成立原意的人,因此成為這場豪門爭產的關鍵人物。

不過,羅老太與羅鷹石當年共同成立的家族信託,屬於「全權託管信託基金」(Discretionary trust),由於一般有助避稅,「代價」是成立生效後便不能輕易撤銷。而作為受託人的滙豐,則有相當大權力獨立管理信託,按原有契約保障家族財產和分配財富。此亦是法官不相信滙豐與羅老太有「共識」要聽她指示管理信託,否則便有可能涉及欺騙稅局和逃稅。

羅家爆出爭產風波後,孻仔羅啟瑞(中)陣營原本有五人,包括二女羅鴻鏇(左二);二子羅旭瑞(右二);長子羅孔瑞(右一)和三女羅慧琦(左一)。其後長子和三女倒戈,長子更被指去信羅啟瑞,指責他向羅老太「洗腦」。

 

官指三仔無威脅信託

羅老太陣營若要撤換滙豐,便要證明滙豐違反信託成立的原意,偏袒部分受益人,於是在官司審訊期間主力「炮轟」羅嘉瑞。羅老太聲稱擔心三仔不斷增持鷹君股份,是想「獨攬」鷹君大權,威脅家族信託在鷹君的控制權;而滙豐對她的增持要求置之不理,是因為「偏袒」羅嘉瑞。

細仔羅啟瑞在羅老太陣營子女的WhatsApp群組中則表示,羅嘉瑞曾威脅說他可以將手上股份賣給金融大亨索羅斯,由他提出全面收購。羅啟瑞因此提出要增持鷹君,重奪家族信託的控制權。

不過高院法官在判詞中批評,羅老太口中的「威脅」根本不存在,說法牽強。反而羅嘉瑞增持鷹君股權,對羅家和鷹君業務都有利。

原來○四年羅家信託曾經重組,向個別子女分派鷹君股票。原本羅家信託持有鷹君約五成三股權,分派後信託的持股量降至三成三。而羅家成員在鷹君的直接持股量,則由原來約一成增至三成。若一眾子女的持股維持現狀,羅家在鷹君的總持股量便能保持不變。

及至○六年羅鷹石去世後,孻仔羅啟瑞沽出個人持有的鷹君股份,約佔當時已發行股本百分之九,令羅家信託和家族成員合計的股權急降。如今回看,羅嘉瑞自八十年代開始增持鷹君,無疑有助鞏固家族在鷹君的地位,同時令其他投資者對公司業務更有信心。

其實羅嘉瑞不反對羅老太要求滙豐增持鷹君,只是老太曾向他透露被要求「做呢樣做嗰樣」,令他擔心當時母親是被「操控」。尤其是羅老太一向主內,居然向滙豐發律師信要求買鷹君股票,事不尋常。更不尋常的是,當滙豐致電羅老太查詢買鷹君股票時,庭上錄音顯示她對此全不知情。

另一邊廂,法官在判詞中卻六次以「她不知道」(she had no idea),質疑羅老太對家族信託缺乏認知。例如九八年開始,自己及已故丈夫羅鷹石同被撤銷羅家信託的任命人和監護人職務,她對此便一無所知。羅老太早年明顯將所有事情,包括成立家族信託都交由羅鷹石處理。

鷹君王國一直未有指定第三代接班人。羅嘉瑞長子羅俊謙是第三代唯一獲委任做鷹君執董。有羅家子女認為羅嘉瑞想一人獨攬鷹君,向羅老太「告狀」,有傳她因此感到不開心和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