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9 年 05 月 3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馬英九親述「習馬宴」上的機鋒處處

本欄常常寫國宴和政治飯局,探討餐桌上所傳遞的政治信息和學問,但以往多是從菜單入手,因為菜單透明度較高,外間較易得悉。但其實,酒酣耳熱間,政治領袖有心無意的片言隻語,往往流露出更多的政治玄機,只可惜透明度較低,外人大都無從得知。以往較廣為人知,本欄又寫過的,是一九七二年尼克遜訪華,為中美建交打開局面的世紀之行,國宴席上周恩來與尼克遜的一番對話。

近日翻看了最近出版的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八年執政回憶錄》,書中不單有一章講述了二○一五年兩岸領導人的世紀性會面「習馬會」(台灣和馬英九則稱之為「馬習會」),之後更另闢一章,專門講述峰會開完後雙方坐下吃飯,亦即所謂「習馬宴」的詳情,當中紀述了餐桌上兩人的一番對話,當中機鋒處處,這裏且與讀者分享。

那一餐飯,馬談得較多,相反,習則較沉默,聽多說少。要談得投契,不至讓對方感到索然無味,更要避免觸及對方敏感處,揀話題很重要,是一門學問。正經事和官話,白天的「習馬會」才剛剛談過,那麼晚上還可以再談些甚麼呢?結果,馬英九揀了談抗戰史。其實,這也是他聰明之處,當年國共第二次合作就是抗日,要聊得好,這會是一個很好的共同基礎。(當然,要和諧融洽就千萬不要去觸及抗戰功勞該屬國共哪方這個敏感話題了)

果然,習反應良好,講到抗戰時的名將和戰役,他都能夠接話,且琅琅上口。馬更提到該年是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他特別發了抗日紀念章給仍然在生的老兵,有老兵慨嘆很多同袍已經不在了,該早二十年發,馬形容習「頻頻點頭」。

飯局尾聲,馬說過往辜振甫及汪道涵代表海峽兩岸會面,總會提些詩詞,如魯迅的「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今次,席間既然談到抗戰,又提到當年蘇聯派空軍志願隊來華支援抗戰之事,當中有兩百多名飛行員戰死在中國,想起他們客死異鄉,他就想起了唐代詩人陳陶的名詩《隴西行》:「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裏人。」

吟到後兩句時,席上的栗戰書也跟着吟,馬聽了笑說:「您也熟」,栗說自己是河北人。

除了表面之外,馬用上這首詩其實大有深意。一是無定河就在習的故鄉陝西,二是習一向喜歡吟唐詩。因此,可以說是投習所好。

從中可見,在這類政治飯局,揀首詩來吟,當中也大有學問,機關算盡。

有趣的是,席間,除了雙方融洽盡歡之外,馬亦不是完全沒有趁機「抽水」,佔佔口舌便宜,箇中詳情為何呢?此外,通過觀察對方「眉頭眼額」,觥籌交錯間,馬觀察到的習,與以往如胡錦濤等中共領導人又有何分別呢?因篇幅關係,下次再談。

(馬英九親述習馬宴 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