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5 月 26 日

廉署起訴第一擊 股壇醫生曹貴子率先落鑊

自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在一七年發表「謎網50」報告,告誡小市民五十隻不能沾手的股票後,引發一場細價股災,多隻相關股份股價暴跌,廉署隨即與證監會展開代號「海豚」的聯合調查行動,拘捕多名「謎網」集團相關人士。

直至上周廉署率先起訴有「股壇醫生」之稱的康宏環球(下稱康宏)前執行董事曹貴子,一項串謀詐騙罪。消息人士透露,康宏是廉署重點調查的「謎網」股之一,今次起訴行動只是第一擊,相信將會有更多「謎網」集團成員陸續落鑊,而曹貴子亦有另外四宗涉及康宏的問題交易,仍繼續被調查。

在屋邨行醫出身的曹貴子,為本港第一代創辦醫療集團的醫學界先驅,幾十年來屢獲貴人扶持,成功建立高峰期達二百億元的上市王國。不過,本刊追查發現,他近月疑非常手緊,繼早前將其大埔三個豪宅承造一億元按揭,最近又低調急售荃灣舖位,疑為撲水應付陸續有來的官司。

曹貴子手持的荃灣路德圍地舖租予一間醫務所,近日忽然急放售,叫價三千三百萬元。

五十五歲的曹貴子,上周四早上前往廉政公署位於北角的總部報到時,被調查人員正式落案起訴。消息人士說:「爆發謎網風暴後,曹貴子曾經長時間不在香港,直到去年五月才回來,即時被廉署邀請協助調查,及後更要求他交出護照。」根據《廉政公署條例》,調查人員有權要求被調查人士交出旅行證件,一般是先扣押六個月,若有需要可再延長三個月,之後便要決定是否起訴,否則被調查人士有權要求取回證件。

據悉,曹貴子涉嫌的罪行非常複雜,需要長時間抽絲剝繭,追查可疑資金的流向,但廉署扣押其護照的限期差不多已到,疑因此決定趁他報到時,先落案起訴他其中一項證據較齊全的「串謀詐騙」,隨即在當日下午將他解往東區裁判法院提堂。

康宏前執行董事曹貴子上周被廉署落案起訴一項串謀詐騙罪,法官獲准他以七十萬元保釋候審,案件押後至七月再提堂。

 

涉隱瞞老闆身份

根據控罪,康宏旗下全資附屬子公司「康宏財務」,在一六年九月,以八千九百萬元收購從事資產投資的「信盈國際投資有限公司」,而信盈的主要資產,都是投放在兩個專門投資高風險領域的基金內,而且需要持續注資。

控方指曹貴子在案發時是康宏實質或影子董事,持有康宏五成股權,是主要股東;同時持有信盈五成半股權,卻沒向康宏及聯交所披露收購信盈是一宗關連交易,導致康宏在沒有召開必須的公司會議或符合聯交所證券上市規則的情況下,進行該宗收購。

控罪續指,曹貴子涉嫌聯同兩名時任康宏執行董事陳麗兒及陳毅凱,詐騙聯交所、康宏董事局、股東及投資者。而在該宗交易之中,曹貴子從康宏財務收取逾五千七百萬元,並無需進一步向兩個基金注資約一千六百二十萬元,令曹在交易中有私人得益之嫌。

曹貴子無須答辯,控方申請將案件押後至七月二十四日再提堂,以等待法律意見和完成準備工作。法官批准曹以七十萬元保釋候審,並准他短暫離港四天,前往澳洲申請覆核移民當地被拒的手續,但必須在五月二十二日回港後,翌日(即本周四)到廉署報到。

曹貴子提堂當天,已出動有「刑事四大天王」之一的資深大律師王正宇為他抗辯,明顯早有準備,跟廉署打一場硬仗。有指他自從「謎網50」引發一場細價股災後,不但身家大縮水,流動資金亦變得緊絀,兩個月前便將名下位於大埔天賦海灣的三個頂層特色單位,抵押予一間海外公司,承造一億元按揭,疑為撲水應付陸續有來的官司。

發表「謎網50」報告的David Webb認為,廉署及證監會將會有下一輪行動,並指仍有涉案人士身份未曝光。

 

 

疑似手緊急放舖

本刊亦發現曹近日在市場低調放售手上一個位於荃灣路德圍的地舖,叫價三千三百萬元。一名從事商舖買賣的經紀說:「這個街舖二百多呎,人流極旺,業主買入十幾年,每月收緊七萬幾租金,帳面賺很多,我們曾多次游說業主放售也不為所動,最近卻忽然急售,屬於市價,有興趣可以嘗試還價,看看業主肯減幾多。」

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在一七年五月發表「謎網50」報告,告誡小市民五十隻不能沾手的股票後,多隻相關股份股價暴跌,至今一沉不起。廉署與證監會同年十二月展開代號「海豚」的聯合調查行動,拘捕多名「謎網」集團相關人士,當中包括時任康宏主席王利民、副主席馮雪心等最少四人。

消息人士表示,今次率先起訴曹貴子,只是整個行動的第一擊,屬於「前菜」一碟,廉署及證監會仍繼續追查整個謎網集團的問題交易,不排除稍後會有更多涉案人士被起訴,以及加控曹貴子更多控罪。

消息人士指,康宏是廉署重點調查的「謎網」股之一,而最關鍵的線索,正是康宏出現兩派股東爭奪控制權,將公司內最少五宗問題交易曝光。

一五年入股康宏約三成股權的台灣富邦蔡明忠家族,表面上是康宏單一大股東,惟過去一直未實際掌握公司控制權;直到謎網風暴後,廉署拘捕康宏多名時任高層,台灣幫把握機會接管康宏,並展開「查數」大行動。

未幾台灣幫便以康宏的名義入稟高等法院,控告曹貴子等二十四人及多間公司,指他們不當轉移資產,向各被告索償逾七億元;當中更提到康宏已成功獲得英屬處女島的法庭頒令,暫時凍結曹在當地註冊公司的資產。

康宏向法院提交的入稟狀,提及曹貴子涉及五宗可疑交易,其一正是今次廉署提控中所指,康宏收購信盈國際。至於其餘四宗,分別是指曹貴子及其親信故意推高「迷網股」之一的第一信用(8215)股價,然後促使康宏在一六年以高價購入第一信用逾十億股。隨着第一信用股價大跌,並被證監會停牌,令高價接貨的康宏要為整筆三億七千萬元的認購費,作全額撥備。

另一宗問題交易,是指曹貴子等有關人士,促使康宏向另一謎網股中國綠色(0904)借出一億九千萬元無抵押貸款,有關交易不符合商業原則。法庭文件亦指曹貴子等人,促使康宏全資附屬子公司康宏財務,向Athena Power借出一億元無抵押貸款,最終該公司違約,康宏被迫將貸款權益低價轉售,損失約三千五百萬元。最後一宗問題交易,是指曹貴子等人,在「將軍財務」不能償還一筆無抵押貸款之後,仍挪用康宏的資金,向將軍財務支付「貸款轉介費用」,令康宏損失三千三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