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5 月 12 日

欠規劃乏監管 官地大混帳

香港長期鬧土地荒,但原來不少政府土地未有地盡其用。有調查發現,全港超過三百公頃官地長期閒置或未有善用,即使用三分之一來興建臨時房屋,可以搭出九萬個單位,解決好多市民對住屋的燃眉之急。

本刊追查多幅官地的規劃及監管問題,揭露有位處市區的地皮,因為政府欠缺規劃,竟被荒廢長達二十五年之久;而地政總署轄下最少有七百多幅地,每年只收象徵式租金,供非牟利團體或公共事業等有條件使用,但該署每隔三年才派員巡查一次,且做法行禮如儀,導致部分土地被人擅改用途謀取暴利也不知。

其中梅窩一幅一元租地,被一個已停止運作近二十年的拯溺會,以每月二萬元轉租給西餐廳作商業用途;還有筲箕灣多幅地以短期租約批出作船廠之用,卻遭人擅自改變用途,前舖一劏為三分租予維修車房,後面則變身遊艇泊位,更肆無忌憚公開招租。

筲箕灣有船廠以低價租用官地後,涉嫌分租改做車房。

位於梅窩銀礦灣沙灘旁邊,有一間已扎根近二十年的西餐廳China Beach Club,除了設有室內雅座,露台還擺放數張坐擁無敵海景的餐桌,負責人自稱是「大嶼山歷史最悠久的西餐廳」,天台更可搞派對。

餐廳逢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營業,吸引不少食客前來,經常滿座。一名熟客說:「這裏食物質素不錯,居高臨下欣賞沙灘景色,很多人都在美食評論網站留言稱讚。」

惟本刊發現這間餐廳有違規經營之嫌,其營業的地方原來是一幅官地,當局以「政府土地牌照」形式批給非牟利團體「梅窩拯溺會」作會址,每年象徵式收取一元租金。

有知情人士向本刊提供有關文件,顯示地政總署早於七十年代後期批出梅窩東灣頭路十八號的一幅官地,供梅窩拯溺會自行興建一幢約一千二百平方呎的建築物(不包括天台),以作拯溺會的會址,八○年十月起生效,列明用途為訓練中心、辦公室、儲物室、廁所及只招待會員的食肆。

有人利用梅窩一個已解散的拯溺會會址,出租做西餐廳謀利。

 

年租一蚊月收二萬

該知情人士說:「該西餐廳每月交租二萬元,並公開招待任何食客,已違反官地租約指定用途。」

仔細查看建築物外牆,的確刻有梅窩拯溺會的名稱,但本刊向當地多位居民查問,大部分表示只知該處是一間餐廳;部分年紀較長者就算有聽聞,亦以為該會早已解散。記者再以客人身份向餐廳員工查詢,為何拯溺會變成餐廳,對方說:「拯溺會已終止營運一段長時間,相信會所已改變用途。」

就餐廳長年租用拯溺會的會址,本刊找到當年有份創立該會的創會主席甘水容,結果揭發一段爭拗往事。

「我們早在七二年成立拯溺會,幾年後成功申請『政府土地牌照』,地政總署批出現時的會址地皮,供我們興建會址。由於該處地勢複雜,需要依山而建,建築造價較高昂,我們會員籌款一段日子仍遙遙無期,直到一名會員袁哲之的家族,捐出四十萬元包底興建會所。委員會同意報答他,讓袁哲之出任主席和管理會所。」甘水容說。

沒料袁的管理愈來愈差,拯溺會變得甚少舉辦活動,負責申請官地的「梅窩(銀礦灣)拯溺會有限公司」更因沒有交稅,於九六年在沒有通知會員的情況下,已告解散。惟有人另開一間公司,繼續以梅窩拯溺會的名義,每年向地政總署繳付一元租金,繼續使用會址。

甘水容表示知悉會址變成招待外人的餐廳,批評有人改變土地用途從中掠水,「每年繳付一蚊租金,卻轉租他人,每月穩袋兩萬元,即每年收取近二十四萬元,卻從來沒有向拯溺會交代資金去向。」

去年甘水容曾到會址跟餐廳東主理論,對方稱一直有準時交租,因此有權繼續使用。自此之後,會所便加設多部閉路電視,更聘請護衛禁止拯溺會的會員入內,並在一間仍留給拯溺會使用的辦公室門外設有大閘,禁止閒人進入。

本港土地資源緊張,社會就所有未發展土地的長遠用途問題,早前便引發土地大辯論。

 

辯稱租金作慈善用途

他表示亦曾向多個政府部門投訴,但始終求助無援,問題像波一樣被踢來踢去。「我們向地政總署投訴,有關方面表示牌照內容許有食肆,便認為沒違規。實情是他們根本沒有查清楚,現在已變成非會員制的餐廳,甚至不讓會員使用設施或參與活動。」

本刊聯絡到袁哲之,他否認會所已轉為經營西餐廳,「我們設有辦公室在會所一樓,拯溺會委員和會員可使用,有時也會開放予不同慈善團體使用。雖然是有一段時間無人安排活動,但拯溺會將有活動和訓練,我們不是大鑼大鼓做嘢,所以才無人知。」

對於當年申請官地的拯溺會已告解散,卻仍佔用官地牟利,他沒正面回應,只說:「我家族當年捐了四十萬元起會所,一直運作至今。」

當問及是否每月收取兩萬元租金,他只承認有收租,「我是請人來幫忙打理會所餐廳,是有收租金,但也是將錢用在慈善活動。一直無人要我交出會所,我自己都七老八十,是時候要交給下一代,現時主要由兒子打理。」記者追問善款用途,他卻拒絕交代。

西餐廳一直公開招待客人,但有文件顯示,該地方其實是拯溺會以每年一元向政府租用,餐廳理應只能招待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