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5 月 05 日

兩派股東內鬥 港航隨時被「玩死」

以香港為基地的香港航空陷入前所未見的亂局。除了債主臨門外,背後疑牽涉海航集團現任董事長陳峰,以及去年在法國跌死的前董事長王健兩派人馬的內鬥,最終引爆爭奪港航控制權的風波。

陷入財困的港航,原本擬集資二十億元保住牌照。就在這關鍵時刻,被視為王健派系的鍾國頌一方突然發難,聲言取得港航董事局的控制權,並由他出任新主席,取代被指是陳峰一派的侯偉,鬧出主席「雙胞」疑雲。

鍾國頌陣營的矛頭,直指港航財務上「有不當行為」。其後海航代表被指直衝港航辦事處取走財務文件,繼而再爆出有「神秘買家」收購港航部分股權,事件最終鬧上法庭。

上周五首次聆訊後,兩派股東同意暫時「休戰」,期間不會插手港航日常運作或處理「神秘買家」的股份交易。然而十四日的「冷靜期」猶如暴風雨前夕,港航隨時因股東內鬨窒礙集資大計而被「玩死」。

海航前董事長王健去年在法國意外身亡後,港航開始陷入亂局。

上周二,以鍾國頌為首的港航新董事取得法庭禁制令,禁止港航四名舊董事在未經董事會批准下,不得簽署任何交易或協定。當中包括港航主要股東之一海航集團的代表、身兼港航主席的侯偉。其後更流出一段港航在東涌的大本營門囗張貼禁制令的片段。

當日早上,本刊記者到港航辦公室視察,發現門口上的禁制令已被「移走」不知所終。記者向在場保安查詢,對方搖頭表示「不知道、不清楚」,更把員工證有相一面反轉,避免真實名字「曝光」。後來有兩名港航職員走出來說︰「禁制令係有,但唔使貼出嚟。」

港航內鬨有如章回小說,章章緊扣。本刊綜合知情人士和市場傳聞,拆解這場亂局的來龍去脈。港航新舊董事爆發權鬥,於四月中港航召開充滿火藥味的特別股東會後徹底浮面。

去年港航多名董事相繼辭職,已藏暗湧。除首席財務官羅嘉奇外,當中包括「開國功臣」蒙建強、今次出面「狙擊」現任港航管理層的鍾國頌,以及警務處前「一哥」鄧竟成。其後港航接連被質疑資不抵債,又遭多家公司入稟追討合共超過三億元欠款和利息,開始受到港府及輿論的壓力。其中空運牌照局於今年三月要求港航提交短期內改善財政狀况的具體計劃。

由於港航陷入財困,據知以侯偉為首的管理層在四月初召開的一個股東會議上,自爆公司去年勁蝕約三十億元,提出必須集資最少二十億以支持港航營運,否則牌照隨時不保。

香港航空股東 鍾國頌(左)、海航董事長 陳峰(右)

 

疑賺變蝕辣股東

然而此舉除持有港航兩成七股權的海航外,旋即引起其他股東非議。原來港航一七年仍年賺超過七億元,相隔僅僅一年竟急轉直下。當中以聲稱合共持有港航逾六成一股權的鍾國頌和Frontier Investment Partner(FIP)陣營最㷫。

知情人士說,港航一七年的資產負產表上,除持有帳面數以億元計的海航旗下非上市公司股權外,還有向海航兩間公司貸款約三億元。而來自海航系的應收帳更佔總額逾七成。海航前投資總監兼海航國際首席執行官王爽一七年中接受本刊專訪時,亦曾自揭集團資金來源,其中便包括集團旗下產生龐大現金流的航空公司。

據了解,鍾國頌陣營在會議上質疑港航的資金去向,但遭海航方面否認,有人不服氣,會議最後不歡而散。至四月十六日,鍾國頌一方召開特別股東大會,通過六名新董事任命,即時接管港航董事會,並選出鍾做新主席。

香港航空創辦十周年時更邀得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出席儀式,而前董事蒙建強(左三)罕有現身香港的公開活動。

鍾國頌陣營奪得董事會控制權後,當晚隨即派人突擊港航總部查數。據知主席候偉在調查人員到達前已離開。聯席首席財務官王冠在調查員到場後,則被迫離開辦公室。由於港航高層離開匆忙,並無通知員工,有港航職員一度不知所措。

其後有疑似海航駐港高層阻撓港航員工與調查人員交談。之後一段港航內部片段流出,有兩名並無證件的男子企圖帶走一個行李箱,裡面有大量疑似內部文件。

兩派人馬正面交鋒後,鍾國頌陣營愈爆愈猛料,公開指責港航面臨嚴重財務狀况,以及財務上的不當行為,聲稱要阻止「進一步的關聯交易和任何中飽私囊行為」。消息人士稱,持有港航的「香港航空控股」,其獨立董事曾俊,疑同時是由海航調派至港航的聯席首席財務官之一。「港航好多財務上嘅來往都係由佢負責。鍾生嗰邊就係想去查下啲數,點知有人完全唔畀查!」

香港航空早已傳出有財政危機,現時更陷入股東亂局,隨時難以再融資,拖累港航營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