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19 年 04 月 28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有陰也有晴

患癌是噩耗,如果患的是三陰性乳癌,更是雪上加霜。每六名乳癌患者便有一名屬三陰性乳癌,這類腫瘤通常較惡及難醫,對雌激素受體(ER)、黃體素受體(PR)這兩個荷爾蒙受體,以及第二型上皮生長因子(HER2)呈陰性,所以荷爾蒙治療及針對HER2的標靶藥物均不適用於這類癌症,造成三陰性乳癌患者的治療選擇少,大多只能接受紫杉醇類和鉑金類化療。

不過,自從針對血管內皮生長因子(VEGF)的標靶藥物bevacizumab獲批准使用後,曾變成三陰性乳癌的常用治療,直至後來因被指副作用多而被撤銷使用批准。
過去效果一般的乳癌免疫療法最近有一大突破,抗PD-L1免疫治療藥物atezolizumab配合紫杉醇類化療藥物nab-paclitaxel可有效對付三陰性乳癌。一項刊登於《新英倫醫學雜誌》的研究結果顯示,患者屬於三陰性乳癌以及浸潤腫瘤的免疫細胞含PD-L1超過1%以上的話,用atezolizumab及nab-paclitaxel後,其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及整體存活期中位數分別為七點五個月及二十五個月,兩者均比對照組長。研究又發現,atezolizumab配合nab-paclitaxel可產生協同作用,令免疫療效更強,而浸潤腫瘤的免疫細胞的PD-L1含量愈多,其對於免疫治療的效果亦愈強。

Loretta回想七年來與三陰性乳癌搏鬥連連,今天她慶幸自己能受益於免疫治療的幫助。患癌初期,雖然外科醫生和腫瘤科醫生都說她要接受術後輔助化療,但Loretta選擇了另類治療,三年後不幸復發,腫瘤已侵犯了骨、肺和頸淋巴。當時醫生提醒她所患的是三陰性乳癌,腫瘤一般較惡,她最後願意使用化療,但希望盡量減少副作用以及對儀容的影響,於是選用了bevacizumab配合脫髮量少的化療藥物。用藥期間,Loretta的腫瘤相對生長慢,可延長療程之間的時間,副作用又相對少,令她可以定期去英國探望家姐而沒有影響病情,她相信是過去的另類療法有助自己的免疫系統去對抗腫瘤。

直至十八個月前,即使只有初步證據顯示三陰性腫瘤患者使用抗PD-L1免疫治療有效,但Loretta想率先使用,醫生衡量過後,便在其bevacizumab及化療以外再加入抗PD-1免疫治療,結果療效更好,甚至可以暫停用藥一段長時間。一年前,Loretta已完全暫停化療,只用抗PD-1免疫治療加bevacizumab,腫瘤仍一直受控。她深深明白其治療目的並非完全趕走腫瘤,只要能與腫瘤共存,對日常生活產生最小影響,她便心滿意足。最近一次覆診,醫生告訴她新消息,就是類似她沿用的抗PD-1免疫治療剛獲批用於治療三陰性乳癌,Loretta相信,這首個三「陰」性乳癌治療的里程碑將為同路人帶來「曙」光,好讓患者享受更多與親友歡聚的美好時光。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