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04 月 18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是旋律啊,明未?

中年或以上的香港人,都聽不慣時下流行的廣東歌,主要是因為「唔好聽」,或者「唔知唱咩」。「唔知唱咩」指的是歌詞,是個較深層次的文化問題,容後有機會再跟大家展開來談。至於為甚麼覺得不好聽,原因十分簡單,就是今天的粵語歌已再沒有讓你一聽就記得,而且再三回味的好旋律。

普羅大眾對流行音樂的要求其實很簡單,不用複雜的結構,不用高低跌宕,更不用經常飆高音,只需要老老實實幾個悅耳的音節,便可以動人心弦。我們的粵語金曲,結構很簡單,但都有個動聽的旋律,如《上海灘》那句「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而歐西金曲如Beatles的「Yesterday, all my troubles seemed so far away」也一樣。今天的作曲人出生於八九十年代,因為他們不少自幼便接受正統音樂訓練,更可能去過外國學音樂,基本功可能較上一輩扎實,但都忽略了一個動聽的旋律,其實對聽眾來說有多重要。

於是,今天的流行曲失去了四五十歲以上這一大片聽眾群,反觀在粵語歌的黃金時期,當時的聽眾可說是橫跨老中青的。最近有年輕歌手翻唱一些舊歌,如盧冠廷的《但願人長久》和《陪着你走》都十分爆紅,可見動聽的旋律只需要重新包裝一下,可以跨越年齡層。而八九十年代的舊歌,可說是個值得當代音樂人發掘的大寶庫。

其實新一代的作曲人也有寫得出好旋律的,如郭偉亮(《喜帖街》、《夕陽無限好》)及Christopher Chak(《富士山下》、《任我行》),還有Supper Moment和Rubber Band等樂隊。他們的旋律富有時代感,結構上不再簡單易記,而且共通點是很難唱,不易被人瑯瑯上口。例如Supper Moment《幸福之歌》副歌的頭一句「唱着幸福之歌……」十分激昂大氣,很有經典feel,但之後的音樂開始累贅,副歌之後又有另一段副歌,這也許就是為何上了年紀的人不再懂得欣賞流行曲。

這個現象也出現在正統音樂界,如歌劇和音樂劇。Andrew Lloyd Webber(《歌聲魅影》)及 Schonberg(《悲慘世界》)之後,好聽的音樂劇歌曲已不多見。在西方,有人不斷嘗試創作新派古典音樂,編寫新的歌劇,我也看過一些,總覺得這些新音樂創意澎湃,但絕不好聽。最近看了一個本地原創的室樂歌劇《美麗與哀愁》,是部嚴謹的製作,淒美婉約,但音樂乏味,毫無旋律可言,走出音樂廳後,完全記不起有哪一句是好聽的,不禁有點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