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9 年 04 月 13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輕滲淺甜透心脾

朋友遊苖栗歸來,送我一盒柿乾和一小樽粉末,物輕情義重,尤其柿子是我終身的至愛,好過送我鳳梨酥多多聲!

早想去苖栗這個恬靜山城一遊,只是多年來只流連台北,躑躅台中,偏偏失落了夾在中間的苖栗。收到這份厚禮,才認真查一下關於苖栗柿子,才發現苖栗泰安產的柿子在台灣頗有名,每年柿子節吸引不少人朝聖。

大陸、日本,以至土耳其的柿乾吃得多,反而近在天邊的台灣柿乾倒是第一次到手。或許台灣在日治時代受到日本熏陶,無論賣相和質感,與日本人晾製出悅目誘人的柿乾全無二致,半乾柿肉黃潤而晶瑩似琥珀,外表相當乾淨企理,軟腍有致,十分好吃。

另那一小樽粉末(見圖),朋友珍而重之送上,拋下一句:「柿霜!」眼怔怔看到那一抹如黴菌的粉末,從前的無知又再湧上心頭。

從小愛吃柿,不管是新鮮腍柿抑或柿餅,有零錢便買,柿餅相對便宜,只是在雜貨舖或中藥行都把賤價柿餅放在路邊。只見柿餅表面發出白色黴菌,買回家後在水龍頭下大水沖刷一番仍不放心,用大熱滾水多浸幾分鐘才敢吃。後來當然知道那些白色「黴菌」,其實是柿子內的果糖和葡萄糖,但我一直懷疑放在路邊必定蒙塵,不沖洗不行,但沖洗後柿霜便蕩然無存。魚與熊掌不能兼得,惟有日本產品令人較安心,可不洗不擦便塞入口。

柿子曬製過程中果內的水分蒸發,果糖和葡萄糖滲出表皮外,凝成一層白色霜末,便是柿霜,柿子愈乾燥,釋出的柿霜愈多,但無論如何刮盡一個柿子僅得兩三克柿霜,這一小瓶不知是多少個柿乾的結晶。

據知,台灣及內地有人專收集柿霜,但不是用刀子刮,而是以手動機械不斷搖將柿霜搖甩。根據《醫學中參西錄》描述:「柿霜色白入肺經,其滑也能利肺痰,其潤也能滋肺燥。」

最近一兩年不僅常捱更抵夜,更東奔西跑天涯浪蕩,有時的確感到身心俱疲,究竟如斯操勞是鍛煉,令體格更頑強,抑或加速磨蝕體力損耗體質?真是天曉得!這一刻,將一小茶匙柿霜送到舌苔上,感到它慢慢溶化,輕淡的甜意逐漸滲落心脾,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