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慧為其觀 2019 年 04 月 10 日

Aka 趙慧珊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平面設計副學士,是香港跳唱五人女子組合Super Girls成員之一。生於澳門的Aka從小學習芭蕾舞,並對表演及藝術有濃厚興趣,除唱歌跳舞表演,她也喜愛繪畫,並參與不少品牌及社區藝術活動,曾多次為不同機構繪畫插畫,更於一七年年底首度舉辦個人畫展《HER》,展現才華的同時, 展覽更為「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籌款。

博咩?

自小,我們跌跌撞撞,父母老師教我們甚麼是黑白、怎樣認清黑白。長大後才知,每一個人對黑和白的定義,也沒有一定的基準,這是畢生需要學習的。

漸漸長大,令我最費解的是,我發覺大部份的人,自我保護意識也超乎正常,即是認為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之說,所以不能做少也不能做多,對於我這個傻大姐來說,實說不容易。

記得在入行前,曾有一位內向的男朋友,那年,他快生日了,我想着給他一個驚喜的生日派對,便排除萬難地,在他社交網站裏找到他最好幾個朋友的聯絡方式,把場地預先佈置好,然後帶他到現場給他一個驚喜。大家到齊了,開心慶祝一番,我還覺得自己安排蠻妥當的。怎料,這場愉悅的生日會完了,但收到當時男朋友的疑問,說我跟他們「三唔識七,博咩?」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到一個訊息,就是做多了,原來會令人討厭。

又一次,剛入行不久,去一位歌手朋友的生日唱K聚會,見其中一位歌手被其他人圍着,大家也嚷着要他教唱歌的時候,作為新人的我,也不禁問可否也教我唱歌,問了兩次,可能他沒有聽到,並沒回應。

怎料回家後,又收到一個消息,大概是指那位歌手不高興,第一次見面,我並沒有介紹自己,反而唐突的問他可不可以教唱歌。同樣的一句「博咩?」,令我又再提醒自己,凡事三思,事情可能在我角度看,是正面的或微不足道的,但在別人眼裏,可以是一個完全相反的意思。

不能夠概括這是香港人的想法和做法,我只是覺得,如果大家想事情也可以簡單一點,不好嗎? 但正正是不同人有不同的感受,別人肯定改變不了,所以自己更要慢慢學懂克己、律己,更多留意身邊人的情緒。你也遇過這樣的經歷嗎?我們一起為大家打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