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4 月 07 日

老牌英資洋行鬥足一世紀 怡和太古接班人發圍

九七回歸前,香港政經形勢出現巨變。鬥足超過一世紀的兩大英資洋行,怡和凱瑟克家族與太古(0019)施懷雅家族,走了兩條不同的路。原本鋒芒最露的怡和選擇「走資」遷冊新加坡。相反太古決定留港大舉投資,甚至將港機的維修飛機業務搬到廈門。

事過境遷,怡和及太古的上市王國,不約而同剛交由家族七十後新一代接班。今年初出任怡和執行主席的凱瑟克家族第八代班哲明凱瑟克,帶領集團默默起革命,斥資五十億重建銅鑼灣怡東酒店,上周更夥拍中銀香港(2388)大搞虛擬銀行。

去年七一坐正做太古大班的施懷雅家族第六代施銘倫,旗下國泰(0293)上周爆出以四十九億向中資海航收購廉航香港快運。與此同時,太古在深圳開設辦公室,密鑼緊鼓研究大灣區龐大商機。兩大老牌英資千億接班人強勢發圍,齊齊押注中港市場食大茶飯。

去年坐正做太古大班的施銘倫,上任未夠一年,旗下國泰即以四十九億收購廉航香港快運。

剛過去的星期日,開業四十六年、有「名人飯堂」之稱的銅鑼灣地標怡東酒店光榮結業。怡和集團旗下文華東方原本打算出售怡東,去年十月突然「轉軚」,自行重建一幢三十層高端寫字樓及零售綜合商廈,預計需時六年完成,耗資約五十億元。

事有湊巧,去年九月怡和宣布帶領集團六、七十年代叱吒香港,綽號「肥仔」的亨利凱瑟克於年底退任,由家族第八代、現年四十六歲的班哲明凱瑟克接棒,全面掌控市值九千億的上市王國。

地產界紛紛揣測怡和改變策略,是否與新舵手上場有關。現時銅鑼灣缺乏商業地供應,甲級商廈空置率長期不足百分之二。不少財團在區內大搞重建,未來幾年將變身港島區另一個中心商業區。

已婚的班哲明,九三年畢業於英國紐卡素大學,主修農業經濟及食品銷售,其後到歐洲工商管理學院攻讀碩士。九八年他加入怡和,○三年出任持有金門建築等非上市資產的怡和太平洋財務董事,○七年晉升為行政總裁。

今年初出任怡和主席的班哲明帶領集團默默起革命,斥資五十億重建銅鑼灣怡東酒店,上周更夥拍中銀香港大搞虛擬銀行。

 

重建怡東大增值

一二年班哲明更上層樓,出任怡和董事總經理。現時他除坐正做怡和集團大班外,亦身兼與怡和集團有「互相控股」關係的上市旗艦怡策控股執行主席兼董事總經理。至於怡策旗下「中環大地主」置地,以及文華東方亦是由他打骰,可說大權在握。

由於班哲明承傳怡和九十年代後的低調作風,金融界對他印象不算深。「凱瑟克家族向來唔鍾意喺股市抽水,佢哋基本上連分析員都唔見。除咗每年搞『鼠戰中環』比賽外,班哲明好少公開曝光。」一名投行高層說。

怡東酒店一五年獲屋宇署批准重建,文華兩年後戲劇性招標放售。市傳多個大財團爭相入標競投,最終卻流標收場。然而塞翁失馬,隨着未來數年銅鑼灣的商業零售版圖變天,單是怡東的地皮已升值至逾三百億元,估計重建後市值將超過四百億元。

銅鑼灣目前約有六個重建項目,涉及約一百一十萬平方呎商業樓面。當中由「銅鑼灣大地主」希慎(0014)重建的利園三期,去年底已落成開幕。連同希慎廣場等物業,儼如割據一方。

不過最矚目始終要數怡東酒店。由於重建計劃是怡和自八四年由香港遷冊百慕達後最大手筆投資,旋即引起商界熱議。事關八四年正是中英正式簽署《聯合聲明》,香港九七年回歸中國。當年三月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得如火如荼之際,怡和高調由香港遷冊百慕達,轟動全城。

原來新中國成立後,怡和在內地嘗過挫折,因而怕香港回歸後會被第二次「共產」。而八十年代初已傳出置地被包玉剛和李嘉誠等華資大孖沙覬覦,怡和跟置地於是互控對方四成股權,種下後來由互控變成「互累」的禍根,驚濤駭浪下才力保江山。

第一代股票經紀張天生憶述︰「置地六十年代喺中環已經有好多商廈,仲起咗第一條天橋連接康樂大廈、太子大廈同文華酒店商場。環球大廈因為唔係佢哋,所以天橋唔駁過去。」

怡東酒店上周日正午舉行鳴放午炮紀念儀式後正式結業,所有員工聚集大堂歡送怡東。酒店總經理及區域營運副總裁范禮杰關上酒店正門,與員工一同揮手以示謝意。

 

收購快運拓廉航

與同屬由年輕一代接班的英資洋行太古相比,怡和似乎更熱衷於新經濟。據怡和中人說,太子爺班哲明對新興科技如雲計算、物聯網等頗有興趣。相反,四十四歲的施懷雅家族第六代施銘倫執掌太古帥印後,至今堅守傳統,發展戰略一貫穩陣。

太古跟怡和由製糖、船塢到地產,在香港可謂鬥足超過一世紀。與怡和形成強烈對比,八四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後太古決定留港,包括耗資逾五十億發展綜合商住地標太古廣場,甚至將港機的維修飛機業務搬到廈門。

同是老牌綜合企業,投資界自然會將怡和跟太古比較。近十年太古總回報約六成二,跑輸在新加坡上市的怡和的逾兩倍。

太古最大本錢是手上的中港收租物業,成為穩定收入來源。但其餘四大傳統業務航空、機械工程、海上服務和飲料卻先後陷入低潮。及至施銘倫接班前,太古頻頻有大動作,包括私有化在港經營飛機維修的港機工程。

太古前任大班史樂山留任國泰主席,力爭帶領集團走出困局,結果去年成功扭虧為盈。國泰股價由去年底低位一度勁彈超過兩成半,大幅跑贏同期恒指。持有國泰四成半股權的太古亦水漲船高。撇除投資物業重估,去年基本溢利按年增長達八成,成功由谷底翻身。

嘗盡高低起跌的國泰,近年可說腹背受敵。隨着廉航席捲亞洲,開始改變航空業的生態,機票減價變成大勢所趨。國泰的短途航線深受廉航減價「瘋」潮衝擊,尤其是東北亞航線如日本、韓國、台灣等「超級肥肉」,盈利能力持續受壓。一二年國泰惟有推出fanfares限時平價機票,變相將部分票價下調。

市場揣測國泰最終會倣效競爭對手如新加坡航空的酷航等,推出全新的廉航品牌,卻一直無聲氣。豈料施銘倫上場未夠一年,國泰即拍板斥資四十九億,向中資海航收購廉航香港快運。

○四年成立的香港快運,前身是港聯航空,由賭王何鴻燊創立。兩年後賭王向海航旗下海南航空出售四成半股權,易名香港快運。其後再將餘下大部分股權售予與海航關係密切的蒙建強。

一三年香港快運轉型廉航,主攻日、韓等亞洲熱門短途航線,至今已開通二十五個城市,一七年賺了約六千萬元。不過隨着母公司海航財困,去年香港快運虧損高達一億四千多萬元。

今次國泰收購香港快運,不單可即時打入廉航市場,同時「消滅」一個競爭對手。此外可新增約九條航線,當中港人熱門目的地日本的航線更一下子由八條大增至十五條。由於日本多個主要機場已近飽和,日本航線票價近期已開始加價。

香港快運主攻日本、韓國、台灣等亞洲熱門短途航線,至今已開通二十五個城市。不過隨着母公司海航財困,去年虧損達一億四千多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