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慧為其觀 2019 年 03 月 27 日

Aka 趙慧珊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平面設計副學士,是香港跳唱五人女子組合Super Girls成員之一。生於澳門的Aka從小學習芭蕾舞,並對表演及藝術有濃厚興趣,除唱歌跳舞表演,她也喜愛繪畫,並參與不少品牌及社區藝術活動,曾多次為不同機構繪畫插畫,更於一七年年底首度舉辦個人畫展《HER》,展現才華的同時, 展覽更為「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籌款。

最想幫助的人

別人常問我:「若然再開慈善畫展,你還會選擇繼續籌款給婦女嗎?還是幫助另一些人?」

這是不用思考的問題:「女性,幫助有需要女性。」

我承認,個人對女性權益特別關切,希望以一絲綿力支持,既是一個公眾人物,雖然年資尚淺,但深信以一點一點的影響力,也慢慢地能喚起大家對女性更高的關注。

女權主義逐漸廣泛,看似日趨成熟,但有不少例子可見,尤其在第三世界國家,到現在離目標,還是遙不可及。

就前幾天,我參加了為女性權益發起的慈善跑,當中一義工分享她到第三世界國家,親身遇見的心酸事:現在二十一世紀,女孩到了僅僅十二、三歲便要「被出嫁」。我聽到後,第一時間想到背後的原因,必定是家貧,讓自己的女兒快點嫁出去,一來可以養少一個人,二來可以獲取嫁妝。怎料,其家長極度誠實的告訴義工,因為一天未把女兒嫁出,便多一天擔憂女兒被性侵犯,造成很大的壓力,所以及早把她們嫁出,自己便不用負上這個責任。

甚麼?若然這個國家有太多性侵犯罪個案,不是要嚴懲那些罪犯嗎?或立例或監控,殺一儆百,慢慢整頓社會風氣,這才是根本,對吧?怕要負上責任,便早早把女兒推到別人家裏不斷生子,先不說她們沒有了健全的成長期,而是根本她們連發育也未完成,這就是她們的一生。

而已被性侵了的呢?原來家人們會看不起她們,認為這是最大的蒙羞。甚麼?你們是她最親的家人啊!難以想像這些女孩身心受創的程度,真的令人髮指。

同樣地,從前在印度,丈夫過身了,妻子有責任殉葬,現在進步了一點點,就是不用殉葬,但寡婦會被認為是不吉祥,被逐出家門,然後被趕到去寡婦村,不能再改嫁,孤獨終老。

可笑的是,這已算是進步了一點點,這世界太多不合乎邏輯的對女性的欺負,也許生於香港的你和我不太切身,作為文明人,也希望每個奇妙的生命,也得到應有的權益和自由。

到現在,對於女性,我最希望世界能真的做到,加快於二○三○年前停止女性割禮,因為最基本每個人,也值得擁有一個完整的身體。

再重申,女權主義不代表要有特權,而是幫助她們爭取最基本的權利和自由,常看見很多人會愛護動物,「animal abuse」的底線也愈來愈高,也希望對人類也同樣有憐憫心,若然許可,請對她們伸出援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