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3 月 24 日

力挺合和私有化 胡文新提早分家

由「基建大王」胡應湘一手湊大上市的合和實業(0054),本周四將會進行私有化投票。知情人士透露,胡應湘長子,合和執行副主席胡文新雖無權投票,私下已表明立場力挺合和私有化。

胡應湘一旦成功私有化合和,胡文新便會被摒除於合和股東架構外,卻可藉此悉售手上合和股份,一鋪過套現十一億。胡應湘這樣安排,猶如「放生」胡文新,讓他提早「分家」調動資產,亦似乎對父子間在事業發展上「分道揚鑣」有所部署。

市場一直揣測胡應湘很猶豫與他「不咬弦」的胡文新繼續做接班人,因而釜底抽薪,利用私有化重新獨攬大權,將公司淡出公眾視線,徹底重組合和股權。
另一邊廂,胡應湘陣營只持有約三成七股權,對市值僅三百多億的合和而言,控股權並不牢固。隨着灣仔大道東合和一帶價值水漲船高,難保不會招來財技高手覬覦。趁股價低殘私有化,顯然可杜絕將來被狙擊的威脅。

樓高六十六層的合和中心是灣仔地標,亦是集團估值最高的物業。

上市近五十年的老牌基建股合和,本周四進行私有化投票。大股東胡應湘今次每股出價三十八元八角,較合和每股估值六十六元二角折讓達四成一,而且講明不會加價,出價並不吸引。原本市場的主流意見,是成功機會不高。

不過其後持股近百分之七的第二基金大股東表態不反對私有化;加上獨立國際投票顧問ISS和Glass Lewis齊撐股東投票贊成,認為算是給小股民一個套現甩身機會,忽然間增加了通過的聲勢。

無論胡應湘成功與否,他與做了廿年「接班人」的長子胡文新「唔咬弦」的矛盾,已因為今次私有化而暴露於人前。去年底胡應湘的八十三歲大壽,已傳出胡文新缺席壽宴。席間胡應湘不但自爆打算私有化合和,更因為興建故鄉廣州花都合和新城,與胡文新鬧出意見分歧。

火頭未熄,中環八卦友近日又流傳兩父子不和「升級」。事緣農曆年後舉行的春茗,原本是每年合和內部的重頭活動。不過上月底胡文新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大搞的合和周年晚宴,傳聞胡應湘缺席,反而自己前一天舉辦了另一場合和春茗。

雖然如此,據有份出席春茗的人士憶述,胡文新當晚心情不俗,穿着整套紅色西裝,還上台跟老友歌手張敬軒合唱《櫻花樹下》,炒熱全場氣氛。

七十年代已開始部署的合和中心二期項目,將建一千○二十四間客房和商舖,現預計二○二一年開業。

 

傳缺席春茗不和升級

本刊向合和求證,公關解釋:「其實年年都搞兩場,阿Sir(胡應湘)負責對外嗰場,好似合作夥伴、供應商等。因為嚿年賣咗合和公路,所以今年少咗內地官員出席。至於胡文新嗰場係對內,集團員工為主。」

儘管父子不和傳聞甚囂塵上,據知情人士透露,無權投票的胡文新私下表明立場,力挺合和私有化。今次提出收購的公司「Petrus HK Co Limited」,去年十一月才成立,只有胡應湘和妻子郭秀萍擔任董事,胡文新並不在內。

而合和成功私有化後,胡應湘夫婦將共同持有約七成六股權。餘下股東包括胡應湘兩名女兒胡嘉明和胡芝明、替已故胞弟胡應洲下一代設立的三個信託、六十一歲姪兒胡文佳,以及已八十五歲的老臣子何炳章。唯獨現時合和第二把手胡文新被摒除於合和股權架構外。

不過,胡文新可藉此悉售手上由父親送贈的合和股份,一鋪過套現超過十一億元。胡應湘這樣安排,變相讓兒子可提早「分家」調動資產。胡文新近年私下頗多搞作。早前在灣仔胡忠大廈開設近五千呎仙后法國餐廳的張敬軒,便大爆跟他是認識十年的好朋友,生活理念相近之餘,亦有一齊合作搞餐廳及交響樂音樂會。

七十年代已開始部署的合和中心二期項目,將建一千○二十四間客房和商舖,現預計二○二一年開業。

 

父親火爆兒子內斂

四十六歲的胡文新跟父親胡應湘一樣,都是在美國名牌大學普林斯頓畢業,九四年取得機械及航天工程科學高級榮譽學位。不過二人由談吐到營商哲學,幾乎南轅北轍。胡應湘有創業者開山劈石向外擴張的氣魄,脾氣較火爆。胡文新卻內斂得多,加上讀過MBA浸完鹹水,鍾意「睇數」和考慮投資者的想法。

據合和中人透露,父子二人陷入分歧,其實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好似合和二期應該起幾多酒店幾多住宅,兩仔爺就拗足成年。哥頓成日話恨娶新抱恨抱孫,Thomas緋聞唔少,但係一直單身。」

胡文新亦曾坦承跟父親看法差天共地︰「無可否認,我和爸爸非常不同,我和他根本就對事物的看法有所不同。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一種專業偏見,當你和一個像爸爸一樣喜歡用宏觀眼光看事情的人說話,他希望所有人即時看到全景。」

在普林斯頓畢業後,胡應湘原本想胡文新馬上返港幫手打理合和。他卻偏偏鍾情日本文化,跑到三菱電機做工程師,胡應湘亦只能「勉強接受」。其後胡文新重返校園,在史丹福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碩士。在美國打理生意的母親郭秀萍一直負責照顧他。

至九九年,胡文新才進入合和,出任執行委員會經理。當時合和在泰國及印尼的投資焦頭爛額要撇賬百億﹐需大刀闊斧重組業務和公司架構。胡文新於是開始建立自己班底,着手協助父親結束無利可圖的海外子公司,集中經營中港澳業務。

他從合和的匈牙利基建公司「開刀」,認為匈牙利貨幣表現欠佳,項目沒有賺過錢,於是決定撤出。胡文新曾憶述那段時間「爸爸有時會怒氣沖天,幸好媽媽幫忙平息一下」。

原本打算六十五歲退休的胡應湘,因合和「棘手」的債務問題而一再推遲。及至○二年合和重拾正軌,他開始部署胡文新接班,委任已晉身董事局的兒子做營運總裁。

與此同時,胡應湘辭去合和董事總經理,由得力助手何炳章接棒。此外又向當時的法國巴黎百富勤董事長梁伯韜挖角,力邀曾擔任合和廣深珠高速公路等項目顧問的大律師郭展禮出任副董事總經理。二人自始成為扶助胡文新的太傅。

性格火爆的胡應湘早前公開表示國家經濟不斷發展,但特區政府不太配合現有優勢,又批評在「明日大嶼」填海造地計劃上畏首畏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