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09 月 28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到香港仔偷腥

自從浣紗街那家小小的街坊老茶居年前結業之後,再沒有吃過一碗魚湯飯。當年很多個中午,從筲箕灣的辦公室飛車落大坑,不管炎夏或不太冷的冬天,都與的士司機們圍坐一枱,開一壺普洱,用滾水淥乾淨杯碗碟筷,就問夥計今日有甚麼魚,可以蒸可以做魚湯飯,我多數選吃魚湯飯。是的,男人最重要是有啖湯水落肚。

記得以前在一家新潮食店發現也有魚湯飯,喜出望外叫了一碗,嘿,居然下了味精!哎,無心無本事何必學人賣魚湯飯,扮懷舊也好,搞新潮也好,出品的品質才是核心,而不是裝修與噱頭。

雖然飲魚湯捱過好幾次苦頭,鯁骨搞到好大件事,但至今無減飲魚湯的慾望。我的確對魚湯有偏好,所以吃湯飯,一定是魚湯浸飯,而不是冬瓜粒湯飯和鴨腿湯飯。

大坑這家老茶居,魚湯飯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款:紅衫魚、大眼雞、鯇魚腩、大魚尾,煎過才與幾條白菜仔、幾片薑、幾粒草菰,開大火滾成魚湯,大大碗白飯另上。其實只要魚鮮,這口湯已十分好味,根本毋須出蠱惑。直至有一天,興致勃勃開車來到,還慶幸在眾多的士司機虎視眈眈下搶到一個路邊泊車表位,拍了「八達通」預計停一小時慢慢歎,施施然來到茶居門前,才發現關門大吉,當時以為東主有喜之類的原因休息一天,但過一個星期再來,原舖位拆得溶溶爛爛,問街坊才知茶居不做了。

想不到坊間賣魚湯米線的店子不少,但肯做魚湯飯的老舖卻一家一家告別市場,有時真懷疑自己的口味脫離了潮流,但想深一層,可能是新一代被潮流牽着走,根本不識食老舊菜式。

這天早晨由鴨脷洲逛到香港仔,中秋前漁民好像特別忙,整個上午我看了很多海鮮魚穫,也看到很多餐廳食肆在市場買魚鮮,預備午市的生意,我做塘邊鶴也吸了很多魚味,癮頭大起,忽然想起最近有人介紹田灣有一家茶餐廳有魚湯飯,於是直闖田灣,在石排灣道找到群心餐廳。

這店藏身舊區內,格局當然也舊,相信只有街坊才識食,說近廚得食,原來鄰近魚市場,關於魚的食物也會多。此店牆上菜牌果然有大眼魚時菜湯飯,大眼魚即是大眼雞,或叫木棉魚或剝皮魚,做法很傳統,煎香滾湯,魚湯浮現奶白色,非常像樣。問可有其他魚做魚湯飯,老闆說淡水魚如鯇魚和大魚比較腥,選用大眼魚和紅衫魚比較穩陣。做生意有自己的算盤,無可厚非,但喜歡吃魚的人,是不會怕腥的。不過,有魚湯飯已經很好了,只賣三十元,簡直抵到爛,再遠也值得間中來偷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