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9 年 02 月 17 日

港產創科奇兵殺出血路 締造世界級神話

踏入豬年,本港繼續受到野豬四處為患的困擾。近年市民舉報野豬滋擾事件,由一一年的二百二十多宗,到一七年暴增至七百三十多宗,過去三年涉及野豬襲擊人類的個案,更加激增六倍之多。

野豬問題惡化,除了因為其繁殖能力強之外,政府前年起暫停獵殺行動,轉用較人道的絕育方法控制野豬數量,卻因執行太慢,加上愈來愈多市民濫餵野豬,以致野豬逐漸不怕人,甚至聯群結隊在鬧市橫行。

政府苦無對策,鄉議會主席、行政會議成員劉業強早前一時戲言,提出引入老虎或野狼等野豬天敵加以對付,雖然引起極大迴響,但他仍十分關注野豬問題,近日聯同專家上山惡補野豬生態知識後,認為要責成政府強化執行各項控制野豬的措施外,亦應理性地在豬隻數量失控時,恢復有限制的獵殺,才可解決這場生態災難。

有估計近年本港野豬數量已激增至一萬隻,部分更經常闖進市區。

「有朋友曾在數碼港公園,親眼見到有野豬將一個小孩撞到凌空飛起;亦有村民被咬傷留醫整個月。野豬已危及人身安全,情況已經失控,一定要想辦法制衡。」曾豪言引入野豬天敵的鄉議會主席、行政會議成員兼立法會議員劉業強說。

為積極解決野豬問題,劉業強日前主動聯絡西貢狩獵隊隊長陳更,到大埔道琵琶山其中一個野豬經常出沒的地點視察,發現不少野豬蹤迹。

「樹林裏本來很多樹,但部分已被吃光,部分被夷平形成一條泥路,旁邊露出不少樹根,相信都是被野豬咬食過。還有樹林裏滿地野豬糞便,估計至少有幾十隻野豬在附近聚居。」陳更一路行一路向劉業強講解。

及後陳更與劉業強再往清水灣壁屋村另一野豬出沒地方,走入叢林考察。兩人步行約二十分鐘,在一個深坑發現野豬蹤影,但該野豬瞬間逃去無蹤。「早前收到村民舉報,這裏有四、五隻豬在村內出沒偷東西吃,村民擔心安全,要求狩獵隊去捕捉,可惜政府已不准我們出動了。」陳更無奈地說。

劉業強說:「政府沒理由一刀切暫停狩獵隊行動。即使推行絕育方法,亦應新舊方案同時進行,直至成功控制野豬數量為止。其他國家控制野豬數量最有效做法,都是靠定期狩獵。我不是說避孕或絕育不好,但以現在情況,獵殺是最快的方法,直至控制好數量後,再慢慢做避孕或絕育也不遲。」

本刊直擊有市民經常到琵琶山公眾停車場以麵包皮和柑餵飼野豬。

 

全港約一萬隻

劉業強亦認為,政府應同時增撥更多人手應付野豬避孕工作,以及加強禁止餵飼野豬的宣傳和執法,「現時漁護署僅得六人負責野豬避孕工作,每次出動只能做三隻,但全港保守估計有一萬隻,人手根本不足以應付。而且每隻豬即使接受避孕後,有效期僅得四至六年,之後每隻豬又要重新再做過。」

劉業強亦倡議,在野豬出沒熱點要設置更多閉路電視監察,才有效掌握野豬出沒時間和習性,能更有效率地捉牠們去做避孕;在大型垃圾站亦要加建防禦野豬進入的圍欄,從而減少牠們摷垃圾的機會,使其找不到食物,便會減少走出來。

記者見私家車司機打開車門,取出生果及乾糧餵飼野豬。

從事狩獵工作逾四十年的陳更,亦指出近年野豬數目暴升,與市民不停餵食有關。他認為政府應定期派員到學校,向學生宣傳禁止餵飼野豬的公民教育,更重要同時加強執法,檢控餵飼野豬人士。

陳更說:「野豬以往普遍在新界郊區山頭生活,主要靠食樹皮、草根等植物類,而且只有冬天才下山覓食。但近年很多人誤以為野豬溫馴,當牠們如寵物般看待,經常主動餵食,食物大多是肉類、麵包、生果等,結果大大改變牠們胃口和習性,現時牠們只要聞到燒烤味道,就會聯群結隊衝落山搵食,甚至推翻垃圾桶摷食物。」

「野豬本身繁殖能力很強,每胎可以生產六至八隻,過往只在深山活動,挖樹根搵食亦時有損傷,母豬很多時會有一半胎兒夭折。但近年牠們習慣被餵食,營養多了,搵食又不用太操勞,結果胎兒幾乎全部順利誕生,久而久之出生率大大提高,野豬數量因而激增。」陳續說。

漁護署在一七年底推行為期兩年的絕育或避孕計劃,目的是控制野豬數量,惟被指成效緩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