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總手記 2019 年 02 月 12 日

關慧玲

《東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贏馬機器掛靴了

本周日應邀入馬場,適逢騎師韋達掛靴的大日子。作為在港累積頭馬最多及從騎以來贏得獎金最多的紀錄保持者,馬會特別喺第四場賽後為佢搞咗個相當隆重的歡送儀式。騎師潘頓更與韋達開玩笑,蹲下來扮為其擦鞋,韋達亦配合劇情扮作享受,場面有趣。

馬會主席周永健和馬會行政總裁應家柏先後向韋達頒贈紀念品,一眾練馬師和騎師一字排開和他合照。韋達在結束尾場賽事後難免感觸話「雖然未能在騎師生涯最後一天贏馬,但過往所有騎過的馬匹都交出水準,十分滿意。從此以後,我會做些未做過的事,例如去不同國家享受美食。」

儀式完畢,騎師們好似夾定咁,紛紛將香檳向韋達照頭淋,搞到他全身濕透連眼睛都睜不開(下圖)。之後眾人簇擁將他整個人連拋幾次上半空,向這位四十七歲的贏馬機器致敬。

韋達絕對能在香港賽馬史上留名。在南非出生的他,連續十三季成為香港冠軍騎師,直至一三至一四年度馬季才被潘頓超越。他是香港歷來首位贏得一千場頭馬的騎師,在○五至○六年度馬季更奪得一百一十四場頭馬。此外,他以接近一千八百場的佳績,成為在港累積頭馬最多的騎師,贏得超過十五億港元獎金。

香港人極度熱愛賽馬,卻鮮有從小接觸馬兒的文化,導致本地騎師不容易培養。韋達年僅兩歲便坐上馬背,他的父親也是騎師,不過英年早逝。他從南非騎師學院畢業後,九六年來港發展,賽馬生涯中的大半時間,都在香港度過。

韋達曾坦言,要當騎師就要犧牲少年時期生活,訓練中的辛酸和苦悶不足為外人道。他寄情策騎,原來是用來治療父親離世的傷痛。不過,正正是自己走過騎師這條苦路,他並不鼓勵仔女繼承父業,寧願佢哋多些時間同屋企人相聚,發展其他事業。 而佢自己,就獲馬會發出練馬師牌照,下個馬季應會來港轉做練馬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