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9 年 02 月 12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粟米肉粒飯

《新喜劇之王》是一個茄喱啡的追夢故事。然而,在一萬人之中,會有幾多個茄喱啡,能夠由演路人甲開始,成功晉身影帝之路呢?

當中有無數人演了幾十年,都是做家丁甲或秘書乙,由青春演到甘草,依然是只得一句半句對白,甚至是只見到側面,作為主角的陪襯。

亦有更多更多的人,本來是雄心壯志,以為自己總有一天,可以在演藝世界大放異彩。於是,有不少少女會甘願犧牲色相,向眼中的高層獻媚,奉上肉體。到頭來,卻只是換來一句「有適合角色我會通知你」,結果半個角色也拿不到。

當明星夢醒來後,會打回原形,或返回餐廳當侍應,或轉行揸的士,或當上保險經紀,過回平凡人的生活,邊打吓邊爐,邊望吓電視上的劇集,心中奢想:「如果這個角色換了自己來演,一定會好過他!」虛幻的念頭閃過後,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繼續在現實世界中浮沉,不敢再有夢了。

為了體驗茄喱啡的生涯,早年我特別致電一名臨記公司的老闆,要求他安排我試做一天茄喱啡。

就在某一個熱到黐肺的上午,我獲派一件士兵的古裝,一拎上手,臭汗味令人作嘔,估計有半年未清洗。「嗱!一陣你哋拎住把道具刀,舉高衝向前面,劈幾下就瞓低扮死啦!千祈咪忍唔住笑穿崩,累人NG啊!」臨記領班訓示說。

誰知那場「戰役」等了三個多小時仍未埋位,只好坐在山邊呆等。我見到不少年輕的男茄喱啡,會把握機會,走到女茄喱啡的身邊搭訕。而飾演走難老百姓的資深茄喱啡們,則會拿出馬經消磨時間,或席地而睡,等叫埋位。

到了放飯時間,人人一盒粟米肉粒飯,白飯又凍又硬,我想每一個巨星都會嘗過這樣的滋味吧!

我問坐在身旁的女茄喱啡,為什麼會做這行?「我學歷低,好難搵工,又想試吓做戲,咪入來玩下囉!」她答道。

「試過玩過,咁以後想做什麼?」

「邊諗到以後咁長遠,拍完今日戲,咪睇吓呢幾日有冇其他通告需要我囉!」她應該開始嫌我這個阿叔好煩。

「全世界準備埋位!」終於可以參演生命中第一場戲了。我被安排到幾十人的兵團中,跟山賊對壘,當然我完全沒有機會問導演:「你想我用什麼表達手法去死呢?」

我拿起刀,兒戲地揮舞幾下,跟我對打的臨記亦十分hea,手軟腳軟亂砍,表情又沒有七情上面。我入戲地自行倒地,動也不動扮死。到底我死得有冇戲味呢?我會被導演賞識嗎?

大半年後,我特別留意電視劇播出那一幕,誰知連我的背影都見不到。

茄喱啡生涯,果然是夢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