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9 年 01 月 31 日

「末代主席」 黃進達

有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是康泰旅行社執行董事黃進達的寫照,但從另一角度看,他可算是「黑仔王」,每個事業里程碑都遇到諸多阻滯。入行初時遇上沙士肆虐香港,旅遊業一片死寂;到他接手康泰打骰時,又遇上突如其來的馬尼拉人質事件,讓他上了寶貴的危機處理一課。

最近,他連任旅議會主席,但可能是該會轉型前的「末代主席」,皆因政府最快今年成立旅遊監管局,接管旅議會部分職能,該會將蛻變成類似商會的機構,未來幾個月需要加緊進行改革。然而,天生樂觀的黃進達對議會抱信心,「議會將被視為其中一個進入旅監局的跳板。」一次又一次的考驗他視為人生歷煉,坎坷過後有艇搭。

見證旅遊業高山低谷,黃進達從沒「做嗰行厭嗰行」,反而每次外遊都未出發先興奮,仍有許多地方未踏足過,即使已遊歷的國家,他也期望下次有新的體驗,「好想再去,這正是旅行的魅力,永遠令你期待下一次。」

黃進達上月剛成功連任旅遊業議會主席,但因政府即將成立旅遊監管局,接管該會部分職能,黃進達可能是旅議會轉型前的「末代主席」。

三十九歲的黃進達上月剛成功連任旅遊業議會主席,心情卻是百感交集,皆因立法會早前已通過《旅遊業條例草案》,政府最快今年上半年成立旅遊監管局,接管旅行代理商註冊處及旅議會部分職能,包括發牌及監管等工作,黃進達可能是旅議會轉型前的「末代主席」。

旅議會由現時監管業界的機構,蛻變成日後類似商會的一個機構,連串的轉型問題近月在黃進達腦內盤旋,「旅監局不會完全取代旅議會,我們將來仍需繼續運作,扶持行業發展及培訓業內人才,同時為議會開源節流也是重要目標。」他雙眼閃爍靈光,似乎改革藍圖早已有腹稿。

他滔滔不絕勾勒旅議會日後的角色,「轉型後,旅議會成員數量難免會減少,但議會在行內仍舉足輕重,因為旅監局將來有三位成員來自旅議會,故議會將被視為其中一個進入旅監局的跳板。」他信心滿滿地說。

作為康泰旅行社第三代掌舵人,黃進達天生是「旅遊達人」,為業界謀出路更是其使命。猶記得上屆角逐主席一職,他面對老行尊的挑戰,甚至有人質疑其能力。但深信事實勝雄辯的他,上任後默默耕耘,終令業界誠服,今屆改選無人有信心可動搖其江湖地位,他在無競爭下連任。

黃進達年紀輕輕,但他自言年資不淺,入行年份或要追溯至自己童年時,「與其笑說是童工,用義工或體驗來形容還比較貼切。」他已記不清首次到康泰跟頭跟尾是甚麼時候,「最初由湊熱鬧,逐漸變成幫手,當年幾乎每逢過年都跟父親到機場,送機兼幫手點算行李數目,觀察爸爸如何工作,後來年紀漸大才開始跟爸爸出團踩線,至於首次跟家人出國旅行,應該是小學去泰國。」

由「童工」起耳濡目染,黃進達順理成章考入大學修讀旅遊課程,畢業後加入康泰,雖然貴為「太子爺」,但父親、康泰董事長黃士心要他由低做起,對他愛之深責之切,「爸爸平日雖然好幽默,但其實是百分百的嚴父,我做得不好會捱罵,他重點訓練我有敏銳反應,以及對數字的敏感。」父親常掛在嘴邊的四字真言「天道酬勤」也成為黃進達的格言,「上天只給機會有準備的人,這是父親一直教我的處事之道。」

黃進達上屆撼低老行尊當選旅議會主席後,不時為業界爭取權益,用行動證明自己的能力。

 

父子兵

除了父親安排「地獄式」特訓,他○三年加盟後不久,上了既不幸又難得的一課 - 沙士疫潮,當時整個行業步入嚴冬,莫說去旅行,連出街也膽戰心驚。面對生意「拍烏蠅」,康泰管理層認為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自救,決定以健康作招徠,推出本地一天遊,吸引市民多往郊外呼吸新鮮空氣,到訪蒲台島、許願樹及流浮山等,成功重整士氣,度過旅遊低谷。

康泰旅行社由黃進達的父親黃士心於一九六六年成立,迄今已成為本港最具規模的旅行社之一。

在「強勢」父親的影子下邊做邊學,他承受的壓力亦不足為外人道,不時有人將他與黃士心相提並論。事實上,父子個性截然不同,黃士心為人極有主見、風趣、外向,且主意多多,但黃進達較內斂、冷靜和保守,凡事喜歡做足準備,要穩打穩紮及有預算。

黃進達(左)與父親黃士心(右)性格截然不同,但共同嗜好是旅行,黃進達最難忘與父親去觀看動物大遷徙。

最經典的事例是黃士心見本港男女比例失衡,忽發其想搞別出心裁的「相睇團」,當時黃進達有所保留,擔心會被外界「負評」,但最後經過公司內部一番磋商,真的舉辦了,行程除了一般的觀光旅遊活動,旅行社還加插化妝班,教團友打扮自己;以及安排集體遊戲,促進團友互動,成功做「紅娘」撮合幾對團友的良緣。

愈做得耐,黃進達愈深切體會旅遊業是相當脆弱的行業,稍有風吹草動,足以影響全行,見招拆招才是生存之道。直至一○年,黃士心退下火線,黃進達接手「旅遊王國」,卻遇上另一次突如其來的考驗,該旅行社一個菲律賓團在當地被狂徒挾持,造成八名港人客死異鄉,算是黃進達的「考牌作」,「當時父親已經完全放手讓我處理事件,沒有多加建議,加速我在行業內的成長。」

慘劇既成事實,與其怨天尤人,不如做好善後工作,當時康泰快速回應受影響團員的訴求,同時還關注公司員工、導遊的情緒,讓公眾明白公司是負責任的旅行社及僱主。事過境遷後,黃士心才與兒子檢討處理手法,肯定他的努力。「雖然畢業後一直在公司做,未試過到其他公司闖,但我的見聞絕不比其他人少。」

黃進達接手旅行社不久便發生人質事件,給他上了不幸又寶貴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