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02 月 01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悼念音樂奇人

二○一八年留給我的印象,是逝世的知名人士特別多,加上一些老朋友也意外地提早離世,喪禮一個接一個地去,開始有點吃不消了。想不到熬到去年年底,還接到好友潘光沛先生的死訊,令我一時間很難接受。

潘光沛,Eric,為音樂而活,也為音樂而死。他比我大兩歲,是港大法律系的高材生,但當律師只是為了糊口。他剛畢業便創作了音樂劇《黃金屋》,主人翁是六、七年年代的香港大學生,編劇、作曲、作詞他一手包辦,是本地百老滙式音樂劇的一個勇敢先行者。我記得劇裡的歌首首都精采,印象特別深的是《四仔主義》,不但旋律動聽,歌詞更是妙絕。當時有一類十分功利的大學生,認為上大學就是為了「車仔、屋仔、老婆仔、BB仔」,謔稱為「四仔主義」,這首歌的尾段歌詞說:

有車有樓冇閉翳,有妻有兒有安慰,

所以無論從嗰一個角度睇,無論從呢一個角度睇,

都係「四仔主義」最─過─制!

環觀世界各地的音樂界,不論是傳統歌劇,或是百老滙音樂劇,都鮮有集寫曲和作詞於一身的作家,但潘光沛這個奇人卻做到了。他出版過一部很好的散文集,文筆很有水平,但創作歌詞,他刻意用廣東話,認為這才是真正的「我手寫我口」。

說他「忠於自己」,絕不足以形容他─他簡直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那個世界,卻永遠讓他感到不足,永遠把他向一個似有還無的目標驅趕。所以,他的作品從沒有商業考慮,永遠小眾。他在90年代初為倫永亮寫的《歌詞》奪得作曲大獎,算是一個奇葩,評判中一定有獨具慧眼的人,才選上了這首有格調和艱深的作品。這首曲紅了倫永亮,也令Eric在流行音樂界有了知名度,可惜他並沒有在這方面發展下去。我曾勸他,別那麼超前了,先寫些大眾會喜歡的歌,才可以領着他們走,以後你的嚴肅作品便較容易走紅了。他當然沒有聽進去,依然故我。偶然他會寄給我一些新作品,希望我為他演唱。那些作品真的是非常優秀,可惜曲高和寡,懂得欣賞的人不多。他說還未夠好,要修改,之後便再沒下文了。

他說他對香港的政治前景感到絕望,近年旅居台灣,很少與人聯絡了。聽說他近年患上抑鬱症,最近因為意外遺失了全部音樂檔案,氣憤而自尋短見的。和Eric 相交了幾十年,我發覺連一張與他的合照也沒有。我唯有在上周出席歐瑞強在香港電台的《2000 靚歌再重聚》節目時,為Eric送上一曲Don McLean悼念梵高的《Vincent》。最後一段是這樣唱的: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 sight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