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9 年 01 月 25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從兵馬俑說到戰車興衰

朋友都羨慕我去過很多地方,我回答說哪裏是,BBC(英國廣播電台)「人生必去五十景點」,我只去過十八處,一半都未夠。為了盡快過半,近日我又去了看五十景點之一的兵馬俑,其實這也是大家到西安旅遊幾乎必去的景點。法國以故總統希拉克在一九七八年造訪時,甚至說:「世上有七大奇迹,兵馬俑的發現,可說是第八大奇迹了。不看金字塔不算真的到過埃及,不看秦俑也不算真的到過中國。」

但其實兵馬俑的偉大,不單在於它陣容鼎盛壯觀,也在於它其實是文明上一大進步。

在遠古年代,奴隸被視為主人的私產,甚至拿來殉葬。殷商是中國人殉最興盛的時代,王侯貴族大都有以人殉葬。在安陽殷墟工陵區內,已發掘的十幾座大墓中殉葬的竟然多達五千餘人!

到了周代,汲取了商紂暴政必亡的教訓,周公提出「敬德保民」,以禮治國,人殉大為減少。到了戰國時期,諸侯爭雄,為了示範自己行仁政,讓四方歸心,也因為戰爭頻繁,生靈塗炭,人力資源寶貴,諸侯各國先後廢止了人殉制度,例如秦在公元年前三百八十四年「止從死」。

在此同時,便出現了以陶俑、木俑等來代替人殉。秦兵馬俑(見圖1)就是以俑代人殉葬,所以說是文明上一大進步,且在規模和工藝水平也達到一個高峰,發掘出的武士俑近八百件,戰車十八輛,馬俑百多匹。但因為年代久遠,很多已經毀壞,有推算,這裏全數三個坑的武士俑本來可能多達七千件。這樣龐大的規模,當然是出於秦始皇的雄心,要在死後也在陰間統率一支無敵大軍。

在兵馬俑內,除了秦俑之外,最吸引我注意的,就是陪葬的兩乘青銅製馬戰車,兩車一為「立乘」(見圖2)一為「坐乘」(見圖3),按秦代真人車馬1/2比例製作,因為年代久遠,兩車出土時本已碎成三千多塊,後來經精心修復。這是中國考古史上發現最早、體形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青銅戰馬車。

 

 

這些馬戰車看似威武,令人想起現代的坦克,可以馳聘沙場,衝鋒陷陣,為步兵開路。但不說大家可能不知,其實戰車很早已經在戰場上遭淘汰,秦代已經是其黃昏。

早於公元前二千五百年之前,美索不達米亞的蘇美人已經發明並使用了戰車,後來再傳到埃及、波斯、希臘、中亞等其他地區。中國早在殷商便已開始使用戰車,並以此滅夏,《呂氏春秋》便有記載:「殷湯良車七十乘,必死六千人,以戊子戰於郕……」說的就是商湯以七十輛戰車,再以六千死士,打敗夏桀的故事。

到了西周,車兵已經取代步兵成為軍中的主力,每車配以戰車甲士、車屬步兵、輜重車和後勤等編制,組成基本作戰單位「乘」。《史記》便有記載:「(周武王)遂率戎車三百乘,虎賁三千人,甲士四萬五千人,以東伐紂。」

到了春秋,諸侯的強弱往往用戰車的數目來計算,所以有所謂「千乘之國」,比起周武王時的三百乘,又進一步。例如,晉國在與楚國進行關鍵的城濮之戰時,投入的戰車是七百乘,與齊國的鞍之戰又投入了八百乘;此外楚國在攻打鄭國時則投入了六百乘。

始於商代,到了春秋最興盛,但戰車卻沒有一直風光下去,到了戰國便開始走下坡,例如七雄中的趙國便是以「胡服騎射」而崛起,仗賴的已經是騎兵,更因為發明了強弓勁弩,步兵可以用箭雨來有效射亂車陣,讓戰車威力大打折扣。

到了漢代,車兵再非主力,基本上已經完全讓位給騎兵,車兵主宰戰場的年代遂告一段落。其實,這亦與漢跟匈奴的長期戰爭有關。

話說匈奴之所以所向披靡,就是因為它擁有一支極為機動的騎兵部隊,可以來去如風,橫行無阻。與此相比,漢人的戰車卻顯得過於笨重,欠缺靈活,且只能於平原使用,常常受制於地形,讓漢軍吃盡苦頭,甚至處於下風。為了一改頹勢,漢軍也在軍事上作出調整,把發展騎兵作為首要任務,這在雄圖大略的漢武帝任內完成,務求化被動為主動。

從此,戰爭亦由步步為營的列陣對壘,而轉變成靈活快速,講求奔襲、分割、包抄、包圍的機動戰。

因此,在兵馬俑內現青銅馬戰車,其實也象徵了它的黃昏,之後便逐步淡出戰爭舞台了。

(洛陽西安古都行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