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1 月 20 日

大爆與肥佬黎28年恩怨 岑德強:佢陷我於不義

被形容是壹傳媒辦報功臣的發行商勤力得老闆岑德強,去年八月被香港壹傳媒請食「無情雞」,中止合作關係,更遭港、台壹傳媒入稟,分別追討近四千二百萬港元及三億元台幣(七千八百多萬港元)貨款。

雙方廿八年合作關係決裂,隨時對簿公堂,岑德強向本刊炮轟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畀肥佬黎(黎智英)蝦足廿八年,佢從來無對我好過。」他聲稱,該筆貨款是壹傳媒欠他的,因為早年黎智英為遊說他去台灣做發行,承諾向其公司入股百分之廿五,惟到公司瀕臨清盤,這筆款項始終未兌現。另外,台《蘋》早年掀「割價戰」,由他承擔運費及售價等差額,貨款能抵消損失。

他聲稱,為壹傳媒骾唔少豬頭骨,包括早年蘋果促銷執笠,有人逼他以二千萬元接手其車隊;多次減價戰又擺他上枱;過去三年蝕住發行港《蘋》……種種委屈都能忍,惟港《蘋》登專欄老屈他延遲送報最難接受,「佢明顯過橋抽板,我無怨佢,但無理由投訴我派紙遲,根本無呢回事。」他認為真正「被炒」原因,是他反佔中、與黎智英唱對台激嬲對方,壹傳媒自組發行公司踢走他。「今次唔係商業糾紛,而係感情問題,但對有啲人,根本唔應該講感情。」

岑德強上周五刊登聲明,就壹傳媒入稟向他追索三億台幣貨款一事逐點反擊,並揚言天網恢恢,好人及壞人皆必有報應。

上周五,岑德強以勤力公司名義在《星島日報》刊登近八百字聲明,聲討壹傳媒老闆黎智英,震驚發行界。「肥佬黎上年八月唔再搵我發行,其實無乜大不了,但佢竟然搵人在專欄寫衰我,話蘋果跌紙之後我轉投做親建制報章生意,拖遲蘋果發行時間,仲話我係商界牆頭草,我條氣唔順,出聲明反擊。」岑德強接受本刊訪問時說。

導致他與壹傳媒恩斷義絕的專欄文章,本刊發現網上版現已被刪除,但仍未能消岑德強的怒氣。「作為商人,佢過橋抽板我無怨過,但無理由投訴同事派紙遲,陷我於不義,我查過根本無呢回事。」六十歲的岑德強是發行界響噹噹人物,以勤快、抵得諗馳名,深得本港多間傳媒機構信任,委以發行重任。在他而言,做不做壹傳媒發行商並不重要,但商譽最攸關。

外界指他曾為壹傳媒立下汗馬功勞,但到頭來,他的付出又得到幾多回報和肯定?岑德強在聲明中提到,壹傳媒二千年初部署進軍台灣辦報,要求他到當地成立公司替台灣《壹週刊》及《蘋果日報》發行。岑德強說:「知道死梗,但唔去又唔夠道義,早就決定去。」

岑德強指今次跟黎智英「反枱」,並非生意財務上的糾紛,而是積壓多年的感情問題,「係佢逼我」。

 

硬劈價損失

為了道義,他不惜賣掉山頂及又一村物業,套現逾億港元到台灣創立勤力書報社,為台灣壹傳媒開荒,捱過不少苦頭及委屈,「陪佢哋高層跟台灣便利店高層傾上架,便利店擔心刊物內容涉及政治敏感議題,提出要事先審查,兩人就咁鬧到對方一面屁,不歡而散。」只有小二學歷的岑德強遂用毛筆,寫千字文向便利店道歉,才成功撮成合作。

他更說自己甚至捱義氣蝕住做,聲明提到○三年台灣《蘋果日報》創刊初期,黎智英將報價由十元劈至五元台幣,因而需要向零售及發行商補貼運費及售價差額,「佢叫我拍硬檔收番五蚊售價嘅運費,幫佢過呢關。呢筆差額有成二億二千幾萬台幣。」台灣地大物博,報刊銷售點上萬個,要打通發行網艱巨重重,「有次憲兵唔畀送報過關入高雄,我就搵人捧報攀山,總之肥佬黎話要送到,就盡力做。」

台《蘋》創刊不久錄得每日幾十萬份銷售量的佳績,躍升至全台三甲,外界以為他賺到盆滿缽滿,但岑德強聲稱涉足台灣發行業十八年來,因為其他報刊怕受政治牽連,不敢找他們合作,單做台《蘋》生意蝕到入肉,「投資咁多錢請人、買車,只做佢哋生意,維唔到皮,肥佬黎唔信派人查數,對方見蝕咁多反問我點解仲幫佢做。」

被問到為何要拖欠台灣壹傳媒三億台幣的貨款,岑德強多番強調,這筆錢是對方欠他的。「當年去台灣前,肥佬黎誤以為我拒絕去,透過時任壹傳媒集團副主席周安橋承諾入股我台灣發行公司兩成半股權。」當時他擔心壹傳媒一旦入股,其他報館就不敢委託他發行,所以暫緩入股計劃,「我話唔使住,等台灣發行公司真係捱唔住要結業,佢先畀呢筆錢我遣散員工。」岑德強自言做生意靠個「信」字,故從沒簽訂協議,「去年炒我,隻字不提畀番當初肥佬黎話投資的錢,我先拖佢貨款,用來遣散台灣幾百個夥記。」加上台《蘋》創刊初期減價引致他的損失,相當於三億台幣貨款。

岑德強不甘被動新聞一篇專欄文章(右圖)批評遲送報,同時他被炒前,壹傳媒高層小動作多多,藉詞說他「唔撈」探其口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