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0 年 09 月 14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分離從來不易

日前,女兒問了我一個簡單問題:「為甚麼掛鐘上的指針不能倒後逆行?」

當然我可以從物理或機械工程的理論上加以講解,但這個問題讓我反思,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會如何重寫自己的生命故事?

曾經,有些事,我們明知道是錯的,也一意孤行,只因為不甘心。

有些情,我們明知道最愛是誰,也無奈放手,只因為沒結果。

有時候,我們明知道沒出路,也堅持繼續向前走,只因為習慣了。

如果一切可以重來,你會留住哪一個曾眼白白從指縫溜走的他或她呢?

一個媽媽,留住了女兒的未來,卻放開了兒子的生命。抉擇,難分錯對,留住愛,亦留住罪。

上月十九日,三十九歲的英國媽媽愛德華茲,駕車載同十六歲兒子杰克和兩歲女兒伊莎貝拉,踏上度假的旅途,汽車突然失控,衝入河裏往下沉沒。

愛德華茲及時脫身,浮上水面吸一大口氣後,便潛入河底拯救一對子女。當時她把坐在後座的女兒先拉出來,但困在前座的兒子,因車窗和車門鎖上,始終未能脫身。

「當時情況危急,我只得兩三秒去決定,無辦法同一時間去救兩個人,因為我已拉着女兒,若要救兒子便要放開女兒。」

愛德華茲最終決定先把女兒救上岸,然後再潛回河底拯救兒子,但結果兒子溺斃了。

她每一晚都忘不了這個畫面——當汽車沉入河底時,兒子馬上按着她的手臂,彷彿要保護她的模樣;而且兒子關上車窗,是因為不想睡在後座的妹妹吹風着涼。

即使兒子現已入土為安,她至今仍然後悔自責的眼淚,相信足以注滿整個河溝了。

若換了是你,兩個只能活一個,你會選擇救誰?

這一個問題,我日前問了獨生女兒,如果爸爸媽媽被困河底,她會救哪一個?

「梗係救媽媽先啦!(你忍心睇住爸爸浸死呀?)你識游水嘛!」

心不禁往下沉了一半,惟有轉問老婆試圖尋求安慰,問她若見到我和女兒被困水底,是否也不救我?

「梗係救個女先,佢得十歲八歲,呢個世界好多嘢都仲未見識過,點可以咁早死。(咁……但我浸死咗,一家人嘅經濟可能會陷入困境喎!)唓!你買咗保險㗎,你死咗會賠番過百萬,我兩母女咪慳啲過活囉!」

天呀!我不禁想起一個小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謊言」和「真實」在河邊洗澡,「謊言」沖得快些,穿了「真實」的衣服離開,「真實」卻不肯穿「謊言」的衣服。

後來,在人們的眼裏,只有穿着真實衣服的謊言,卻難以接受赤裸裸的真實。

看來,我唯一的選擇,是加大人壽保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