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9 月 18 日

寺院爆爭奪戰 佛都有火 桑拿大王涉辣招搶收購 (詳盡版)

政府對私營骨灰龕場隻眼開隻眼閉,惹來不少財團爭相發「死人財」,而最簡便的做法,就是向歷史悠久的寺院埋手,借殼變身成為會生金蛋的骨灰龕場。

上周三,大嶼山寶蓮寺附近的鹿湖禪林二十多名僧人罕有地集體露面,批評有人把寺院化為生財工具,又連環出招意圖逼走出家人。

本刊追查後發現,近年在鹿湖收購五間寺院,包括規模最大的延慶寺的財團,幕後老闆是靠做桑拿和夜總會起家的「桑拿大王」柳明心。眼見多間寺院被收購做骨灰龕場,有寺院用最原始的方法,籌款百多萬元加入收購戰。一場鹿湖寺院爭奪戰,正式拉開序幕。

延慶寺幕後老闆、江庫集團主席柳明心,經營桑拿及夜總會起家,但近年轉攻地產,擁有多幅新界地皮及村屋。

位於寶蓮寺與大澳之間的鹿湖,是本港著名的佛教禪林,深山裏約有四十間寺院或道場,多年來一直相安無事。直至○六年,規模最大的延慶寺易手後,有財團不斷向周遭日久失修的寺院埋手,佛門從此不安寧。

上周三,由鹿湖多間寺院組成的「護持大嶼山佛教禪修勝地關注組」開記招,炮轟有財團借佛寺之名經營骨灰龕場,矛頭直指延慶寺。「佛教本講求心境清靜,這麼高調開記者會已很久沒試過,但我們確實受了很多委屈,亦不忍見寺院淪為生財工具。」關注組發言人李少慧說。

這邊廂「佛都有火」,那邊廂延慶寺背後的財團亦不甘示弱,數度發聲明反擊,又指關注組所謂的陰招涉嫌誹謗,已採取法律行動要求關注組澄清和道歉。在短短數日內,雙方數度空中交鋒,火藥味極濃,有關注組成員認為,今次風波已引起全港佛教界人士關注。

鹿湖規模最大的延慶寺,○六年易手後翻新,卻增設大量骨灰龕位。

鹿湖禪林 爭奪情況

骨灰龕收入料逾億

上周六,記者以遊客身份到延慶寺視察,寺內雖有大雄寶殿和觀音殿等,但骨灰龕堂的面積更大,分別有弘恩、崇恩、思恩、孝恩和頌恩五個堂,全都裝修得金碧輝煌,共提供五千個骨灰龕位。每個售價由兩萬至幾十萬元不等,保守估計延慶寺背後的財團可獲得逾億元收入,相當和味。寺內職員更聲稱骨灰龕位完全合法,若日後要補地價,寺方會承擔;若被政府禁止營運,亦會退回有關費用。

不過,延慶寺只是鹿湖骨灰龕場大計的一部分,在寺外沿着樓梯下山,每隔數十米,就會見到一尊六呎高的觀音像,旁邊有木柱介紹,沿路又有多個寫着「延慶寺」的大香爐,而路上更好像醫院般髹上黃線,引導遊客如何行畢整個比數個足球場還要大的區域,可見有人銳意打造成骨灰龕主題公園。

大嶼山鹿湖禪林二十多名僧人罕有地聯手召開記者會,炮轟有財團借佛寺為名經營骨灰龕場,一場寺院收購戰一觸即發。

「這些路原本是綠樹林蔭的山澗小路,自延慶寺易手後,有人大興土木,放置石像之餘又劃地為界,但那些土地很多都屬於官地,部分更佔用了其他寺院的私人土地。」消息人士說。有一百三十多年歷史,屬區內最古老寺院的「鹿湖精舍」指,延慶寺部分石像和擺設佔用了他們的地方,已兩次報警。

本刊翻查土地註冊處資料,發現延慶寺背後的財團已購入鹿湖另外四間寺院,分別是「悟徹」、「慧蓮」、「寂光」和「青蓮寺」。記者逐一拍門,卻重門深鎖。與周遭破舊的寺院不同,這些建築物明顯被翻新。延慶寺在聲明中指,這些寺院供法師修行和舉辦禪修班,記者聽不到誦經聲音,反而部分寺院門外擺放了洗衣機,亦晾有底衫褲,最騎呢是靜修地方,居然裝上收費電視的鑊形接收器。

「這些寺院已變成員工宿舍,他們都早出晚歸,未見過進行任何法事。」在附近修行的僧人和義工異口同聲指,四間寺院已納入延慶寺建築群的一部分,再無僧人在這裏修行。

「秀峰禪院」住持香音法師(左)接受訪問時說,無意與延慶寺背後財團爭奪其他寺院,只是不忍見寺院淪為生財工具,才出手救寺。

「智積林」門外的地台被平整過,並放有兩尊大觀音像,中間有個寫着「延慶寺」的大香爐,但其實這裏不屬延慶寺所有。

擅自美化空置寺院

記者又發現一間名為「智積林」的寺院,門外的地台被平整過,並放有兩尊大觀音像,中間有個寫着「延慶寺」的大香爐。不過,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此處並非屬延慶寺所有。有僧人透露,這寺院原本已荒廢多年,有人擅自進行美化工程,接近完工之際,寺院的後人突然出現喝停工程,才幸保不失。

「鹿湖很多寺院其實已空置多年,有些找不到業主,有人欲製造既定事實。我們都會盡辦法通知業主後人,阻止這些事發生。」有僧人稱,自從延慶寺易手後,開始有人向附近寺院送生果又派單張,表明欲收購更多寺院,「他們來談收購所派的卡片,都印有鹿湖管理有限公司,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想在鹿湖打造骨灰龕王國。」

延慶寺和附近的寺院範圍,放滿木柱和巨型觀音像,路上又髹上黃線,被人銳意打造成骨灰龕主題公園。

有長期在鹿湖服務的義工無奈地說,絕大部分寺院都不想賣,但由於建築物日久失修,或無力花巨款按政府要求修葺附近斜坡,僧人迫不得已才賣給有勢力財團,「這裏的寺院從來都是師傅傳承至弟子,不會牽涉金錢交易,延慶寺之所以易手,就是因為無法負擔高昂的維修斜坡費用。」

不過,自從延慶寺變骨灰龕場後,鹿湖各大小寺院開始對欲收購的財團有戒心,而去年一宗交易撻定後,不肯「賣盤」的寺院此後相繼被滋擾。當時「蓮花蓬」住持因要到外地弘揚佛法,打算出售寺院業權,並與延慶寺總監張世傑簽署臨時合約,但後來寧願撻定,也改賣給另一寺院「秀峰禪院」。

「購買『蓮花蓬』的百多萬元,是一眾善信和義工辛苦籌得的,我們的目的是不想再有寺院淪為生財工具。」「秀峰禪院」住持香音法師向本刊說,若日後有類似事件發生,不排除再籌款拯救寺院,誓與財團鬥到底。

延慶寺○六年易手後曾進行大翻新,增設五個龕堂,共提供五千個骨灰龕位,保守估計收入可逾億元,相當和味。

寺院總監 原是桑拿經理

據本刊查證,負責向鹿湖寺院洽談收購的張世傑,在夜場頗具名氣。○五年警方一次掃黃行動中,身為廟佳桑拿經理的張世傑,與其他八人被起訴串謀經營賣淫場所,而該案首被告廟佳桑拿東主柳漢強,則是柳明心親弟。

該案後因張世傑妻子,成功偷錄卧底探員在休息期間,與同袍討論案情「夾口供」,結果九人同被判無罪釋放。有傳張世傑與妻子均曾任警察,退休後得到柳氏兄弟賞識,在桑拿浴室和延慶寺任要職。

柳明心安排了多名家族成員在江庫集團工作,但不論職位高低,所有員工都對老闆近日的風波三緘其口。

延慶寺幕後老闆、江庫集團主席柳明心,早於八十年代已發展新界村屋,近年更成立新界地產商會。知情者透露,柳明心這名字在江湖上並不響亮,但若說「柳江」,大家都知他曾是夜場大亨。

「柳江與胞弟柳強早年從潮州來港搵食,七十年代與一名幫會元老過從甚密,對方經營多間風月場所,其後被捕入獄,生意即由他人接手。」知情者續說,柳江賺得第一桶金後轉戰地產界,柳強則繼續打理夜場生意。至九十年代,柳氏兄弟一度被稱為油尖旺區夜場大亨,有傳他們全盛時期擁有十多間夜場,並經營桑拿浴室,包括廟佳桑拿、城市桑拿、新龍濤樂、浴龍館等。

原本已脫離夜場生意的柳明心,○二年忽以個人名義投資銅鑼灣的維多利亞桑拿,開業初期更罕有地接受傳媒訪問。○四年,他牽頭成立「香港娛樂服務業聯合總公會」,集合夜總會、桑拿浴室、的士高、酒吧、麻雀館、聯誼會及遊戲機中心七大行業的話事人,聲稱要為業內人士爭取權益。

柳明心曾說:「香港回歸前,中央領導人話會『馬照跑,舞照跳』,回歸後依舊『馬照跑』,馬會仲搞埋賭波!但『舞照跳』又點呢?娛樂服務業一蹶不振,如不想繼續這樣,我們一定要變。」由於柳明心在內地有大量投資,也是湖南省政協委員,因此他出面搞「大聯盟」,一度被認為得到有勢力人士支持,然而「大聯盟」只運作一段短時間,柳早前更透露已退出。

鹿湖是本港著名的佛教禪林,深山裏約有四十間寺院或道場,供善信打坐修行。

延慶寺:不回應

據悉他早年曾開設名為「奧運」的地產公司,只做物業買賣代理,站穩陣腳後才在八七年創立江庫集團,不斷買地起樓。以大埔作為橋頭堡的江庫集團,至今已在新界興建近千幢村屋,近年大受歡迎的村屋豪宅,包括西貢御庭園、大埔江庫雅苑等,都是其發展項目。九八年起,江庫集團更兼營財務借貸生意,主要貸款給買樓人士,並向其他房地產發展商提供融資。

有地產業人士估計,柳明心的身家數以十億元計。五十八歲的他近年參與不少慈善活動,不時捐錢給內地賑災和辦學,單在其妻張青的家鄉湖南,他捐出逾一千五百萬人民幣,並興建逾一百六十間希望小學。

對於延慶寺近日的風波,記者上周曾到江庫集團辦公室找柳明心回應,職員均三緘其口。延慶寺發言人聲稱,柳正身處外地,短期內也不會回港,並指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暫不作回應。

位於佐敦的廟佳桑拿,柳明心親弟柳漢強乃東主之一,曾被警方揭發有人從事賣淫活動。

柳胞弟 官非纏身

警方○四年派卧底混入佐敦廟佳桑拿調查,翌年拘捕東主柳漢強(下圖)等多名男女,控以管理賣淫場所、洗黑錢等罪名。眾人表面證供成立,但其中一名被告張世傑的妻子,因聽到警員在法庭討論「咁喇,咁樣鋤X死佢」,擔心對方不擇手段令丈夫入罪,於是在法庭會議室暗藏錄音機,成功偷錄卧底與O記探員「夾口供」的證據,令案中所有被告脫罪。

警方在事件中被狠狠摑一巴,有關探員更被控妨礙司法公正及公職行為失當罪,惟警方向律政司上訴,成功將柳漢強涉及的洗黑錢案件發還重審。

身為湖南省政協委員的柳明心(左四),近年積極參與內地事務,並捐錢給內地賑災和辦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