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作有理 2019 年 01 月 11 日

林作

讀過哈羅公學、牛津、港大,是一位前大律師,可能是娛樂圈學歷最高嘅人,好認真咁滲透住濃濃嘅膠味同不可解釋嘅幽默。

香港沒有上流社會

由於本人是很多人的榜樣及偶像,經常會在不同網上社交平台收到不同人的問題,希望我指點迷津。數量過多,當然不能一一回應,但遇到以下這一個訊息,卻覺得很有意思,決定在這裏回覆一下:

林哥哥:你現時擁有那麼多學歷、屋企背景又唔算差,都稱得上為一個上流人士。我想問,其實你哋會唔會同一些比自己學歷差or level低的人做朋友?我係一個毅進學生,一直都好想擴闊眼界,識不同類型的朋友,但一直識唔到上流朋友。就算有機會識到,佢哋一聽到我嘅學歷,就唔想同我做朋友,感覺我會拉低佢哋嘅等級。但其實,我想識人嘅主要原因,係想知道佢哋嘅價值觀同點睇呢個世界。咁如果我真係想識到呢類嘅朋友,係咪唯一途徑一定要入大學,增值自己先得呢?

以上問題,道出了香港社會一個根深蒂固的問題:守舊的階級觀念。英文最佳的翻譯是:snobbery。

當年的英國,是全世界階級觀念最厲害的國家。法國經歷大革命、德國經歷希特拉,能保持貴族制度的大國,也就只有英國了。這種文化在香港乃至華人社會裏,當然也是存在的,但英國肯定更極致。

當年的英國,是全世界階級觀念最厲害的國家。法國經歷大革命、德國經歷希特拉,能保持貴族制度的大國,也就只有英國了。

我在英國讀過貴族學校(Harrow),然後也讀了所謂最貴族的大學(Oxford)中最貴族的學院 (Christ Church),當然見盡這種文化,甚至經歷甚多欺凌。試過坐在,祖先於十九世紀當過英國首相的蘇格蘭貴族的後代旁邊讀書;也試過和英國最著名百貨公司的繼承人,住同一宿舍;要算見識何謂上流,我敢講絕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會有我的程度。當然,這並不是拿錢就能買回來的經驗—教育的經歷,並不是夠有錢就能買到的。

也是因為這樣,回到香港後,我從來不覺得我們值得有甚麼等級制度的—我們沒有貴族。我在香港認識第二代讀英國貴族寄宿學校的人,但也就兩代人而已,不算甚麼。記住,有錢,不代表有class。反而「posh」更能全神地指「上流」,雖略帶貶義(非貶義就只有 「smart」這個字,但不夠到肉)。

香港的posh社交圈,是幾乎不存在的。鄧永鏘爵士是我們唯一能算是posh的人,所以在香港,我覺得根本沒有這類人,也就不用理甚麼所謂上流了。頂盡,其實只能算 upper middle class (我依然認為這也算太高了,所謂外國留過學、做專業人士的人,其實很多只算middle class)。

我反而認為,就是因為這樣,在香港,於社會地位上向上流的可能性很大。實際上,英國也充滿這種例子。一九九二—一九九七年的英國保守黨首相John Major,十六歲退學,中下階層背景,現在是皇室最好的朋友之一;末代港督彭定康,全家沒讀過大學,愛爾蘭移民血統。被評為英國最偉大人物的二戰首相邱吉爾,沒錯,家族是英國最貴族之一,但當年讀完我們的母校哈羅後,沒有考進牛津劍橋,只讀了軍校,這在當年他的世界裏,和你現在所說的自己只有IVE的學歷,不相伯仲。

結論:學習多些接近自己背景的偉人。你不能決定上天派甚麼牌給你,但你如何用這副牌,是你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