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蓉蓉樂道 2010 年 09 月 13 日

徐蓉蓉

資深傳媒人,出版社總編輯。具三十多年娛樂圈採訪經驗,遊走於文化娛樂圈內外,看盡星海浮沉。一生愛好文字,最愛在文字海遨遊,只冀望能做個快樂又堅強的人。

惋惜

沒有人知道,我是多麼疼愛陳百強。

只因為,我與陳百強父親陳鵬飛先生相交甚久。

飛哥是粵曲愛好者,為了操曲,他在灣仔設了一個曲社。有陣子,名伶李龍還在那曲社內,操二胡為飛哥練曲。

我愛粵劇,也因粵劇與飛哥結緣,他最疼幼子陳百強,有甚麼聚會都帶着他,所以我與小不點時候的陳百強,早有見面機會。他九歲那年出席陳寶珠影迷會,我也有列席,大家一同喝茶聊天。

也因為這個原因,陳百強有心事,也愛向我撒嬌。

「哎哋,在外工作,想大便很不舒服,我一定要返屋企解決才去得暢順。」少爺仔連這般私隱話也和我交流。

他愛打扮,身上衣着件件名牌。對金錢,雖未視作糞土,便也絕不稀罕。

一次,我和師姐爽姐陪他談心,他嘟着嘴投訴:「如果我肯去一轉登台,幾隻歌便可以賺幾十萬,但是,那不是藝術,我不想去,不想賺那些錢……」

唉!那時候,我一個月只賺幾千元,寫稿寫到嘔,他只唱幾着歌便有幾十萬了,我記得,當時我和爽姐對望一眼,「你唔唱,畀我唱呀!」

那時候,只覺陳百強藝術家脾氣重,而且非常憤世嫉俗,做人做得很不開心。

我心痛於他天天困鎖愁城,但也慨歎於他不知民間疾苦。

有一次,我忍不住說他:「如果你去一轉埃塞俄比亞,以後你便不會困在傷心的世界了,那裏的人,連食也食不飽。」他聽得很入神,還問我這是甚麼地方?那一次,是我和陳百強談得最久,也最交心的一次。

可惜,他沒有去埃塞俄比亞體驗人生,他依然愁不可仰,最後,更不幸早去極樂。

永遠忘不了飛哥每次提起愛兒,滴下的大顆大顆白頭人淚。

巨星殞落,令人太傷心。丹尼,我想念你,疼你之外,更多是惋惜。

常說運動能令人釋放情緒,但愛游泳的陳百強卻有揮之不去的愁緒。

陳百強英年早逝,讓人非常惋惜。

阿倫和陳百強均是八十年代巨星,但性格迥異,際遇亦各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