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0 年 09 月 14 日

陳豪有 時候‧是時候

跟陳豪說,他快步入「四十不惑」之齡了。

「哈哈!對呀。最近才想到,加入TVB原來已有十年,老嘞!但,甚麼叫不惑呢?」差點忘了。每晚跟佘詩曼在《公主嫁到》鬥氣鬥法,引得家母笑哈哈的當事人,其實中三便舉家移民澳洲,在大學二年級的暑假才回流香港,像個半唐番。曾經,他當模特兒又拍片,夜夜流連蘭桂坊,換女友如換手提電話般輕鬆。然後,戲愈接愈爛,轉戰電視圈求生,每月收入由十萬變幾千。

「每個人呢,都有玩樂有辛苦。我是先玩了,跟着就辛苦囉!」人生幻變,萬物有期。輕狂有時,踏實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悲有時,喜有時。

十年回頭,眼前的他,終捱過最困難的日子。一劇接一劇,有車還有樓。三年前,連「視帝」獎座也捧走了。「現在,還欠一個家。只要感覺到了,明天也可以結婚!」三十九歲的陳豪,迷惑不再。聲音中,有一份從前欠缺的篤定。

對吧。「多年好友」廖碧兒都從荷李活回歸了。有時候,是時候……

要夠辛酸

印象中的陳豪,總是平易近人。像訪問這天,他就是一身T恤牛仔褲,再揹個黑背囊,全程笑容滿面。沒有宿醉未醒,也沒有顧盼自豪,更沒有頤指氣使。實不相瞞,我曾在不同的明星藝人身上,見識過以上種種,眼界大開。當事人,是少有的例外。

「哈哈!我晨早蒲乾蒲淨啫。」眼前人從不諱言,有過一段遊戲人間的荒唐日子。九四年,還是模特兒的他,拍攝處男作《晚九朝五》,露股演出,情慾交纏,就像做回自己。那時候,夜夜笙歌,醉生夢死,聲音都因爛蒲而變得沙啞,因此還要動手術。他趕上了九十年代港產片盛世的尾班車,雖未嘗當主角,但在鏡頭前擺出一副惡樣,或在賭桌上被黎明大敗,已有數萬元落袋。沒錯,他那時最常扮演的,是古惑仔或任何的奸角。

直至電影圈一天比一天衰落,沒任何後台的他,收入跟蒲友數目急速減少。最後,決定入電視圈,末路求生。「真的沒想過,能在TVB做到今天。○○年加入,那時只覺得是最後一博,由零開始!是沒任何希望的。但在生死關頭,每個人的掣一着,能力可以超乎想像,絕地重生。

「不過,做這一行要儲分!你要夠辛酸,像祥仔(阮兆祥)般,捱了那麼多年,觀眾才鍾意睇,覺得有味道。我在這行看過不少很叻的人,有的讀建築,有的唸醫科,他們都在等!可是,並非每個人都能紅起來,他們自覺得懷才不遇,很不開心。

「當然,如果你好靚仔,又有錢,像林峯一樣,那就一定會紅。哈哈!有時也不明白,他那麼有錢,還跟我們爭飯碗?我們捱生捱死,都是想買樓,住半山,但他老早就住在那裏了!

「坦白說,像我這些普通人,不是比人叻,是際遇比人好一點,只希望盡力留住這個moment。我工作是要維生,但做這行賺的都是『散錢』。似做小生意,執吓執吓。哈哈!就像阿峯爹哋(林峯父親林華國,內地做地產發展商,有「廈門李嘉誠」之稱)跟他說:『你咁辛苦,搵到幾多錢?』做大生意的,打一個電話,已經幾千萬上落了。」

正在咖啡

對吧。人望高處,尤其男人,總須要不斷得到肯定和讚賞。身為「視帝」的陳豪自言,演技上仍有進步空間,但同時希望實現另一個理想。

「我說了很多年,想開一間屬於自己的咖啡店。現在真的『行緊』,在找配套,希望於今年內可以成事!其實,很多人跟我說過,做生意是力不到不為財,亦預了要交不少『學費』。無計!咖啡是我的另一半,任何有關咖啡的,我都想試,包括烘焙咖啡豆、咖啡出入口等。最大夢想是擁有自己的咖啡園,可以全線生產銷售咖啡。

「其實,我不是要做生意賺大錢,只是希望將自己的taste,跟別人分享。若有人懂得欣賞,那就好了!」

咬着不放

營商不易,但懂得欣賞陳豪的人,絕不會少。差不多每個跟他合作過的當家花旦如陳慧珊、郭羡妮和蔡少芬等,都對他讚不絕口。有些,還被指倒追男方。不過,多年來,緋聞傳得最熱最烈的,都是一個廖碧兒。「哈哈!無辦法啦。我悶嘛。」

○五年,二人拍攝《心花放》而傳出戲假情真。來到今天,女的公開說,希望在三十五歲前出嫁,男的也失驚無神坦言,隨時閃電結婚。

「一直以來,我都少講感情,因為希望將私人事,都留給自己。可以說的是,專一是我的長處,亦是我的短處。一是不要給我開始,若開始了,我便會咬着不放。我是個要不是一,要不就是一百一十的人,沒有中間數的。哈哈!如果我跟阿佘(佘詩曼)開始,她又怎會走得甩?」

跟「緋聞女王」劃清界線,是要給身邊那位派「定心丸」吧。在當事人口中,對「多年好友」廖碧兒,就從來有讚無彈。這,該叫親疏有別?

「她是很努力的一個人,比這一行任何女仔都更努力!她很懂把握時間,把每分每秒也捉得緊,不會讓自己停下來。」那,該會給身邊人帶來壓力吧?「有些人可能會感到很大壓力,但我OK,只希望她可以實現自己的理想。」

當一個人可以把對方的一切,都安然接受時,二人的關係,該可昇華到另一個階段了。「一直都有想過結婚,但後來知道,很多事都不能控制。最近就覺得,差不多了!感覺來到,立刻結婚也可以。其實,我是個怕負責任的人,因為明白責任的真義。如果決定負起,就要照顧對方的安全,時刻關心她的喜怒哀樂。

「對我來說,那是一生一世的事……」

▲今年,陳豪先後有《秋香怒點唐伯虎》、《飛女正傳》和《公主嫁到》多套作品出街。「一劇接一劇,有時連續一星期,每天只睡三小時,很累!但做演員,就有責任演好角色,惟有爭取休息時間,注意飲食。」

▲九四年的《晚九朝五》,陳豪當年身材瘦削,聲音沙啞,皆因煙酒夜蒲樣樣齊。「後生的時候,難免會犯錯,給人傷害,畀人飛。然後,你就會知道要改過,要懂得保護自己。」

▲○七年,陳豪憑《溏心風暴》的演出,成為「我最喜愛的電視男角色」及「最佳男主角」兩項大獎的得主。同劇的林峯,那時還只得「內地觀眾最喜愛TVB男藝人」一獎,「阿峯靚仔、有錢又勤力!他應再早點唱歌,紅得更快!」

▲一向隨和的陳豪,也有執着時。「我可以甚麼也沒所謂,但當我對某些事,有要求時,就超麻煩!像打tennis打得不好,我會發脾氣,大大話話,打爛過七、八塊網球拍。」幸而,他大多數時間,都是留在家,或者陪廖碧兒?

那一刻.這一刻

是愈醜愈好嗎?但陳豪跟廖碧兒的合照,總是郎才女貌,笑得極甜。惟有這兩張攝於○五年的舊照,剛因拍劇傳緋聞的二人,有點尷尬,有點曖昧,怕醜得很自然。「該不會跟她拍劇扮情侶了!很怕公然打情罵俏。」一刻情真,敬請剪存。

已經記不起,從甚麼時候開始,港女港男漸漸相看嫌棄,互數不是。都忘了愛,是甚麼的樣子。但,身邊不少從前只懂買衫扮靚的好友,甘為至愛分擔生活的擔子,節衣縮食無怨言。說好男人都死光了嗎?有好友為給另一半驚喜,就費盡心神執相訂裝,把相愛的片段,都放進小冊子。

「我也試過把跟女友的多張合照,拼湊好,貼在一個大相框內,送給她。剪貼是小事,選甚麼相去貼?才緊要。哈哈!不要只選拍得漂亮的相,有時愈醜愈好。最重要是夠自然,有開心的,有sad的,讓大家再次感受到,一起走過的moment……」

是的。兩個人的幸福,不一定要天花亂墜萬水千山,只要他的心裏,就住着這麼一個我,那就夠了。然而,人們總要在事過境遷情去樓空後,方明白愛的重量,歲月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