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0 年 09 月 17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坦克改變人生

最近逛書局,看到這本《世界戰車博物館圖鑑》,翻了兩番,便立時決定買了下來。

其實,家裏二次大戰坦克圖片集多的是,為何還對此書情有獨鍾?原因只有一個,因為書中的照片,影的都不是「實物」坦克,反而是「模型」坦克。

童年時,沒有play station,更沒有on-line game,陪着自己成長的,是一件又一件的士兵、火炮、坦克、戰機、戰艦等軍事模型,當中又以二次大戰的德國坦克,是我的至愛。

那時每逢考試成績好,便會嚷着要父親給零用錢到玩具店買模型作為獎勵。那些模型是一盒一盒,內裏裝的是例如一部坦克的細部零件,回到家裏才慢慢組裝,砌成一部完整坦克,講究的,還會塗上顏色油彩,才算大功告成。當時砌的大都是德國坦克,如虎式I型、獵虎、豹式、象式、二號坦克等,我都有砌過。

慢慢地,人再不滿足於純粹砌坦克模型,也會進而翻查資料,了解每一型號坦克的來龍去脈,以至歷史位置。 我還記得當時定期購買的第一本雜誌,叫做《模型誌》,為的是內裏刊有一個專題叫「德國戰車集」,每期介紹我心愛的不同型號德國坦克。

至於我買的第一本軍事書,則是《坦克大決戰》,所記述的就是在庫斯克(Kursk)這個地方打響,史上最大規模的坦克大決戰,由納粹的SS武裝親衛裝甲軍團,對抗蘇軍的第五親衛戰車軍,雙方共一次過出動了一千五百輛坦克(七百vs八百五十輛),這也是德軍的虎式坦克和豹式坦克首度正式登場,與蘇軍的T34以及KV坦克殺得天昏地暗。

當時這本書是由「大明王氏出版公司」所出版,同一系列還有紀述其他二次大戰戰役的書籍,如《莫斯科攻防戰》、《史達林格勒戰役》、《希特勒最後一戰》、《柏林之戰》、《希特勒的裝甲兵團》等等,很多我都有同時買下。其實這套叢書是繙譯自英文版的「Ballantine's Illustrated History of World War II」,當時印刷質素十分之一般,尤其是照片十分模糊,但我已經甘之如飴。

十九世紀普魯士軍事家克勞塞維茨(Karl von Clausewitz),在其傳世鉅著《戰爭論》(On War)中,曾說過這樣家傳戶曉的一句:「戰爭無非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延續而已。」(War is nothing more than the continuation of politics by other means)

閱讀戰爭書籍,慢慢讓你發現,很多問題,不能單從軍事角度來理解,例如為何需要攻打又或者死守一處地方,很多時不能單從戰略或戰術來解釋,反而需要從政治角度來提供答案。就是這樣,又讓我對政治開始產生興趣。由讀者文摘出版的《二十世紀大事實錄》,是我第一本翻看的有關書籍,內裏對二十世紀的戰爭和政治,當中的來龍去脈和錯綜複雜的關係,為我開啟了眼界。

於是,就是這些二次大戰書,開啟了我的閱讀生涯。所以我實在應該多謝那些坦克模型,它們改變了我的人生。

其實我早年買下的大部分二次大戰軍事書籍,早已在家裏裝修、搬家的幾番折騰中,丟得八八九九。還幸不知甚麼原因,《坦克大決戰》以及同一系列的戰爭書,不久之前還能從書局中找到,於是二話不說,立時買下。雖然不會再仔細從頭到尾再閱讀一次,但好歹也留作一個紀念。(上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