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慧為其觀 2018 年 12 月 25 日

Aka 趙慧珊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平面設計副學士,是香港跳唱五人女子組合Super Girls成員之一。生於澳門的Aka從小學習芭蕾舞,並對表演及藝術有濃厚興趣,除唱歌跳舞表演,她也喜愛繪畫,並參與不少品牌及社區藝術活動,曾多次為不同機構繪畫插畫,更於一七年年底首度舉辦個人畫展《HER》,展現才華的同時, 展覽更為「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籌款。

一份尊重

「空中服務員?只是飛機上的侍應罷了。」

「那個二打六,做了幾十年都是做綠葉,紅不起,看不起他。」

最常聽見的說話,聽落隨意,卻大大的否定了這些行業背後的默默耕耘。社會上林林總總不同的工種背後,都有着你和我都意想不到的辛酸,有精神形態磨鍊,亦有體力勞動的挑戰。讓我來分享一次與空中服務員的切身經歷。

十三小時的航班,一個深刻經歷。去年年中,我坐飛機去德國,在起飛後的大概十小時,突然聽到機長廣播: 「有緊急醫療事故,如有乘客是醫務人員,請立即告知機組人員幫忙。」我心想:這機那麼多人,總會有人略懂急救之類。心裏好希望有人幫忙,但又不知發生甚麼事,只好繼續看電影。到差不多降落的時候,我認識的一位空姐走來,我看看她,跟她說:”You look good.”想讚她服務了那麼多個小時, 樣子仍然精神。怎料她跟我說:”No, I am not good.”

我問她:「怎麼了?」

她說:「剛才在經濟艙有位乘客……」

然後她眼淚不由自主落下。我緊張: 「他甚麼事?」她說:「拯救不了。」

這幾秒,空氣靜止。

看到的只有這位空姐眼淚一滴滴流下,她自責說:「為何我不早點發現乘客面色蒼白?」

因為那位是白皙皮膚的伯伯,所以這空中服務員以為,他本來就是有着比較白的皮膚,只是睡着了。當時,我想給她一個擁抱,她卻顯得非常緊張,立即縮了一下,避開了我。我被嚇了一跳:「怎麼了?」

她解釋:「剛才我給他搶救,做了心肺復甦和人工呼吸,所以我怕沾污了你。」

這瞬間,我眼淚直流。

看到她自責,我不斷安慰她,告訴她你已經做到她的最好的去拯救伯伯,希望她不要自責,生死有時,上天已定。當然,希望這位老伯伯可以安息。短短的親身經歷,便可以遠遠推翻「空中服務員只是飛機上的侍應」這謬誤。

乘長途機的你們,覺得辛苦嗎?但在你們休息的時候,他們還是在服務中,很難想像那種累吧?

而文章一開頭提到的所謂二打六,在娛樂圈這行業所謂「搵朝唔得晏」,同時未到某種位置,往往遭受到的白眼也最多,亦沒有定時的工作休息時間等。如不是非常之熱愛這份工作和敬業,怎能夠在這壓力下工作數十載呢?

當然,以上皆只是小小的例子,有很多其他工作也同樣受到歧視的;相反,我亦相信有很多人也會尊敬不同職業的朋友。在這裏只是想輕輕提及:一個微笑一點禮貌,一份小小的尊重,對大家來說就是很大的推動力。讓大齒輪、小齒輪好好的成就我們社會,同時灌輸下一代好的觀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