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8 年 11 月 16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那些肯去演醜女的年輕女演員

自從香港電影大多變成與大陸資金合作的「合拍片」之後,為了遷就大陸市場,以演員卡士而言,就算男主角可以保得住繼續起用周潤發、劉德華、郭富城、梁朝偉、古天樂、劉青雲、張家輝等土產男星之外,女主角卻差不多清一色定起用大陸女星,因此前述土產男星的拍檔便變成周迅、張靜初、李冰冰、湯唯、章子怡等,土產女星再難有一席之地,幾陷凋零。

君不見,香港電影金像獎,過去十五年,最佳女主角,大陸女星攞了七屆,雖說其餘八屆是由土產女星奪得,但仔細一看,當中有五屆是由前輩級演員(惠英紅、葉德嫻、鮑起靜、毛舜筠)奪得,餘下三屆才是由較年輕的「當家花旦」(劉嘉玲、楊千嬅、張栢芝)奪得。年輕一輩土產女演員似乎際遇麻麻,亦讓人難以留下印象。

這也難怪,內地十三億人口,不單美女如雲,要幾靚有幾靚,且她們很多都在中央戲劇學院、北京電影學院、上海戲劇學院等演藝院校畢業,科班出身,比起香港選美及大台出身,演技訓練紮實得多,因此香港導演也樂於起用,尤其再加上要照顧內地市場這個因素。

至於土產男星,因為嶄露頭角的日子比較早,且演藝生命也往往比女星的長,可以有較長日子浸淫演技,因此到了五十多歲仍可繼續接片當男主角。土產女演員就未必可以有這種福份,亦因此造成青黃不接和斷層。

但安慰的是,近一兩年,「港產片」卻似乎有復甦的勢頭,今年看過的《逆流大叔》、《告別之前》、以及如今仍在上畫的《非同凡響》,都不是「合拍片」,而是拍給香港人看,結連社會和時代脈搏的港產片,且都是編、導、演俱佳的電影。

這些港產片中,也起用了一批新晉土產年輕女演員,例如余香凝、談善言、廖子妤(雖然她是馬來西亞出生)等。看得出她們都十分用心演戲,每套戲都十分用心揣摩角色,不甘心於只當女神,甚至肯去演醜女和智障兒童,非「大台」那些「柴娃娃」「花瓶」可比。

余香凝本來外形亮麗,但卻並不介意演醜女,《非同凡響》一片中飾演一個就讀Band 1但卻成績平庸的學生,公開試及怪獸家長的壓力讓她透不過氣。她演來眼神柔弱,說話吞吞吐吐,甚至寒背,把一個壓力沉重、缺乏自信的平凡女學生演活。

《非同凡響》 余香凝演活一個壓力沉重、缺乏自信的平凡女學生。

至於廖子妤就更難得,據報道,《非同凡響》一片中,原來她最初試鏡的是余的主角角色,後來落選了,竟不介意去演一個全片加起來只有兩三分鐘戲份,每次都是驚鴻一瞥的智障學生角色,甚至為了這些微戲份,特地到特殊學校旁聽,觀察學生的談吐舉止等,例如觀察到很多智障小朋友因缺少正常鍛煉,軀體尤其背肌比較弱,於是站得不太直。這種對演戲的投入實在值得讚賞,事實上,我看戲時也是到了中後段才認出是她。

《非同凡響》 廖子妤只有兩三分鐘戲份,為了演活智障學生角色,特地到特殊學校旁聽。

另外一位年輕女演員談善言,她在《告別之前》飾演一個腦癌病人,為了逼真,她竟然主動向導演提出要求剃頭。她在接受訪問時說:「如果我剃光頭可以說服別人我是癌症病人,我就應該去剃」,這實在是土產演員久違了的「熱血」。片中她還有很多演病人抽搐的鏡頭,但她並不介意。

《告別之前》 談善言飾演一個腦癌病人,為了逼真,主動向導演提出要求剃頭。

不介意頭髮剷青再加醜妝演出的,還有《無雙》一片中的周家怡。周不像前述三位女演的年輕,已經出道近二十年,但在「大台」卻一直被投閒置散,後來到了港視演《導火新聞線》才脫穎而出,受到觀眾注意,如今的演出,可謂是積蓄了二十年的「一團火」之大爆發。

《無雙》 出道二十年的周家怡,不介意頭髮剷青再加醜妝。

以上這幾位,都是我認為本地演戲演得十分用心的電影女演員,雖然今天距離大紅大紫還很遠,但我相信她們的投入、付出,和努力已經有很多人留意到。希望未來無論際遇如何,十年二十年後她們仍然能夠保存今天這份演戲的初心,一改本地影圈陽盛陰衰的氣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