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0 年 09 月 07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粵語差一票成為國語?

7月25日及8月1日,廣州兩次數以千計的民眾上街,掀起的一場「撐粵語運動」,把這種方言再次推上眾人目光聚焦的焦點上。

這讓我想起童年時曾經聽過的一個說法,就是我們不要對粵語妄自菲薄,因為這種我們天天掛在口邊的語言,曾經在民國初年,於國會的投票中,只因一票之差,差點便成了「國語」,改寫歷史。

當時心裏立時出現的一個疑問是,廣東省如何能以一省之力,把只有我們才說的地方方言,說服全國之大,其他那麼多地方接受,把之尊為國語呢?

有關說法再「有紋有路」的解釋,說因為當時國民政府以廣東省為根據地(在蔣介石於1926年北伐前,國民政府只佔廣東這個南方一隅),所以廣東省籍議員佔了國會過半數議席,讓粵語成為國語的建議佔有「地利」,但國父孫中山卻因為考慮到將來中國之統一,需要拉攏北方省份的支持,因此向議員曉以大義,努力游說他們以漢語北方話作為國語,最終,扭轉了局面,令粵語以一票之差飲恨,讓漢語北方話成為中華民國國語。

近日因為廣州數以千計市民上街「撐粵語」,讓我想起這個故事,便興起翻查資料之念頭,結果在網上搜尋到,一篇在2010年4月9日於《文摘報》刊登,由徐貴祥所寫的文章,當中有以下的有趣考據。

當中提到由國家圖書館珍藏的《國語週刊》第133、134期(1934年4月14日、21日)中,連載了語言學家黎錦熙所寫的文章〈民二讀音統一大會始末記〉,詳細介紹了民國二年制定國音和注音字母的過程。黎本人沒有參加會議,但是與當時許多與會者熟絡,因而能夠記述了會議的經過。

話說1912年(民國元年)12月,由蔡元培任總長的教育部成立讀音統一會籌備處,由吳敬恒(稚暉)任主任,審定每一個字的標準讀音,稱為「國音」。讀音統一會員,由教育部延聘若干人;各省推舉2人;蒙藏各1人;此外華僑代表1人。最後確定下來的成員一共80人,其中由教育部任命的有50人左右,其餘為各省推舉。雖然說各省最多推舉2人,但是在教育部任命的會員當中以江浙為主,結果來自江蘇的會員有17人,浙江9人,直隸7人,至於廣東則只有4人。

從這個組成名單來看,廣東只有4人而已,根本不可能左右大局。反而,來自北方直隸省的著名語言學家王照就對於會員構成非常不滿,指江浙人佔廿多人。經過激烈爭論,最後決定會議實行一省一票制度,而不是一人一票。

讀音統一大會在1913年(民國2年)2月15日開幕,實際到場的有44人,來自江蘇的吳敬恒得29票當選議長,王照僅得5票任副議長。會議中爭議激烈,議長吳敬恒在4月22日辭職,接任的王照也請了病假,臨時由直隸的王璞主持會議。

會議逐一審定了六千五百隻字(另加六百俗字、新字)的「國音」,遇上有爭議的字音,則以多數票決定。所以,或有可能在眾多審定的漢字中,有個別是「差一票」通過,當中更或牽涉粵語讀音也說不定,但作者卻推論,卻不存在某一個方言整體差一票被定為國語的情形。

以上考據,於國內很多知名網站(如「人民網」、「鳳凰網」等)都有轉載,不過,最好的話,還是有機會親身到國家圖書館,翻查前述珍藏的《國語週刊》,那麼就可進一步真相大白了。

無論如何,粵語都是一種十分有趣的方言,每天我們掛在口邊的很多俗語,原來都有根有據。為何「一蟹不如一蟹」,而不是「一蝦不如一蝦」;為何是「拍馬屁」,而不是「拍牛屁」;為何是「快刀斬亂麻」,而不是「斬亂草」……?箇中都大有故事,趣味盎然。因此,今期順帶向大家推薦,由吳瑞卿所著的小書《俗語有話》。一個看似俚俗的口語,書中也能從歷代的古籍裏找尋到它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