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8 年 11 月 06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最後的微笑

天妒紅顏,你信嗎?

一個女藝人,國色天香,贏得「靚絕五台山」的美譽,艷壓群芳,想必在前世曾種下某些善因,令她今生能擁花容月貌,美如天仙。

倒是藍潔瑛看透世情,「係靚就靚,做乜要『絕』啫!」絕代芳華,偏偏走上多舛命途。揭開她的生命故事,彷彿頁頁字字皆是淚,像要她償還累世的重重孽債。

「我唯一的心願,係死得好好哋,下世不要再做人,做人無論精神同肉體上,都好痛苦。」

在家中浴室暴斃,是不是滿足到她的心願?我不知道。

悲情,是她孤獨而終,失救而死。安慰,是她不用承受長期病患折磨,就此閉上眼,便猝然離去。

她的命,已經夠苦了。

晚景寂寞,生活清苦,不再有紙醉金迷的喧囂,簡單一碟雪菜肉絲炆米,一杯凍檸茶,再加一支飯後煙,靜靜地,在赤柱的茶餐廳,消磨一個下午。年年月月,如此這般,坐看煙飄人過,不就是最後歲月的一道風景嗎?

實在不忍再看、再寫她這一生,有多慘情了,在鋪天蓋地的悼念報道中,有一張照片,卻教我動容。

照片拍攝於今年4月27日,是藍潔瑛生命中的最後一個生日,當天她的教會好友珍姐,買了生日蛋糕,一行四人,和藍潔瑛在赤柱露天廣場慶祝。合照中,戴帽的藍潔瑛咧嘴而笑,美靨如花,可以看得出,她是由心底笑出來,喜上眉梢。

 

 

仗義每多屠狗輩,不少赤柱的街坊街里,在她潦倒的最後人生路上,都為那個孑然的身影,默默送上愛。

「我煮齋請佢食,佢知道靚冬菇貴,成日話一有錢要買番啲冬菇俾我……佢同我攞煙食,我送成包俾佢,佢唔貪心, 只肯要一支……佢打唔開支水個樽蓋,我幫佢手,佢好有禮貌講『唔該晒』……佢日日都係朝早五點半嚟飲早茶,一定飲水仙,食牛肉腸同鳳爪。你同佢點頭笑,佢會笑住同你講番『早晨』……」

至少,在告別人間前,藍潔瑛還記得怎樣笑。她這個墮入凡塵的折翼天使,受了五十五年的磨難,終於得到解脫,帶着微笑,張開翅膀,飛回快樂的國度吧。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