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09 年 02 月 18 日

最大的福份 馬時亨

因為一個腦瘤,令五十七歲的馬時亨去年中辭掉官職,返回尋常百姓家。

腦懷計時炸彈,少不免擔心得飯也嚥不下,但馬時亨卻很平靜,甚至跟記者說笑:「我這個病叫『可大可小病』,不控制飲食、不做運動、工作壓力又大的話,血壓飆高,迫爆本來已經畸形的血管,咁就大件事;相反多注意健康,其實個病是好小事;你看,我現在的樣子似有病嗎?」

說罷,他如一隻瘦版加菲貓般展露一張四萬嘴。

金融海嘯,個個戶口少了幾個零,愁眉苦臉,放下烏紗帽的馬時亨,到處演講,為迷途羔羊灌下心靈雞湯,教人不要只記着賺錢時的風光,要珍惜現況,「五、六星級酒店我住過不少,但最快樂的旅程,卻是新婚後和太太帶着飯煲和公仔麵,在加拿大穿州過省旅行兩星期,住十六元加幣一晚的酒店。」

他說現在沒工作壓力,有時間陪家人,做運動、到大學授課,活得快樂充實,才是最大的福份。

「你睇我成個訪問都未停過笑就知啦!」語畢,又是連串哈哈笑聲。

因健康而暫停工作,馬時亨沒有失去分毫,他仍利用自己的人生經驗,勉勵逆境下的港人。他,依然活得快樂和充實。 去年六月,馬時亨宣布辭職,從此將大部分時間投資在健康和家人身上。

為馬時亨退了休會賦閒在家,誰知他百足咁多爪,不比做官時清閒。訪問期間,他手機響了多次,原來是朋友從外國回港想打高爾夫球,他負責約腳。

「如果仍在政府工作,怎會有時間替他約這約那?能夠見面食餐飯已經好好了。現在嘛,自己落場打埋一份啦!」他說。

去年六月,他因患腦瘤而辭職。他坦言,從沒想過這麼快便退下來:「如果不是有病,當然繼續做啦,但既然神的安排是這樣,那惟有換個身份,過另一種生活,是時候將時間投資在健康和家人身上了。」

以前馬時亨是大忙人,每天不是開會,便是去立法會、見記者、吃應酬飯、與政黨打交道,家庭樂只能在星期日出現。現在,他一星期有三晚可以跟家人吃飯聊天,夜晚還有時間上網睇美股走勢。

從七百萬人認識的高官,變成尋常的退休人士,馬時亨倒很適應,亦不愁寂寞,因為人生除了工作,還有很多值得做的事情。像辭職至今八個月,他暢遊了十四個地方。「北京啦、英國啦、美加、耶路撒冷……有些是旅遊,有些是探朋友,也有做見證的。」

退休後,馬時亨為不少福音團契演講做見證。 做官時,馬時亨每年都會自掏腰包舉辦燒烤會,宴請傳媒和下屬。

馬時亨對人好,在政圈廣結不少朋友,是少數能與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傾到偈的高官。

除了工作還有很多

不用上班,他連鬧鐘也不校,早上睡到自然醒來,看看報紙,吃過早餐便搵朋友敍舊,或到健身室做運動。「每日做gym一小時,做Cross Training,現在最多行到十公里;不做gym的那天,就去打兩小時golf,一星期做足七日運動。」

飲食方面,他十分節制,早餐只吃蘋果和麥皮;午餐吃少量飯;晚餐則戒掉澱粉質,只吃菜和肉。他最愛的甜品,每星期只吃一次。

運動與節食雙管齊下,八個月他減了約十七磅。他亦不介意解開大褸的鈕扣,向記者展示瘦身後的成果:「我的肚腩沒有了,褲頭亦鬆了,醫生都說我的血壓好好,對病情有幫助,不過體重仍未達標,想減多十磅。」

反思生命意義

除了在健康方面下了很大努力,他亦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的名譽教授,閒時亦替不少公私營機構演講,主題多圍繞金融海嘯,在逆境下給香港人一點生命反思的智慧,他覺得意義更大。

「我知道不少人因身家縮了水而不開心,何不學習把財富看輕一點呢?我跟你說個故事,從前有兩兄弟,各獲一億遺產,哥哥甚有生意頭腦,買地買股票賺到十億,弟弟則只懂儲蓄收息。結果金融市場崩潰,哥哥的十億只剩下一億五千萬,他終日為失去八億五而愁眉苦臉;而弟弟的本利剛好是一億五,他卻為多了五千萬而笑逐顏開。

「所以,《聖經》有句話叫:『Forget the former things and don't dwell on its past』(忘記過去,重新開始),有時心靈投資比財富投資更重要,因為物質享受並不等於快樂。」

今次金融海嘯,馬時亨身邊不少朋友都有蝕錢,「投資一定有賺有蝕,好在他們都是心情唔好,生活上未致於受很大影響。」

他在銀行界工作多年,見慣金融市場大起大跌,像七三年他在美國大通銀行任信貸分析員期間,遭逢石油危機,恒指由一千七百點跌至一百五十點,市值少於一成;八一年,他移民加拿大,經濟不穩,利息高企,大女又剛出世,「好驚被炒,又沒甚麼積蓄,於是好勤力,最早返工又最遲走。」

出身草根拼搏上位

行完山,馬時亨只點了一杯咖啡,謝絕甜品。

記者少跑財經新聞,不曾獲做官時的馬時亨邀請到官邸食全羊宴,但卻聽聞他能說得出全場三、四十名記者的名字,令記者們很受落。有公關手腕、面面俱圓是外界對馬時亨的評價,但他認為這些都是環境逼出來的。

「我十五歲已經在文華酒店的鞋店做暑期工養家,每天收發鞋辦,要接觸老闆、客人、工場工人,性格又怎能硬繃繃呢?因為太硬唔會有人騷你!俗語有云:Survival of the fittest(適者生存),其實我不是公關,我對人好,並不是專登做出來的,而是我覺得做事要團隊合作、要靠朋友幫忙,所以關係一定要打得好。」

他出生草根家庭,是家中長子,有兩弟一妹,兒時蝸居北角書局街美輪大廈的板間房。十歲時父親不幸去世,自此靠母親到針織廠當車衣工人扛起整頭家。由於母親收入有限,年紀小小的他要邊讀書邊做兼職賺錢養家。

「從來都唔覺得住板間房做兼職好慘喎,反而慶幸自己小小年紀便經歷挫折,因為人要捱過,才會珍惜現在擁有的。」

他的路並不平坦,大學畢業後,想考政務主任但失敗,加入大通銀行做見習生,三年後被派往紐約公幹。「初到紐約心情當然興奮,但怎知韓國老闆很tough,日日鬧到我飛起,鬧我做得唔好、鬧我樣樣唔識,因為當時做的工作是借錢給牧牛場,涉及好多肥田料公司,在香港,哪會接觸這範疇?

「每當想到一個人在紐約,無親無故,又日日被老闆炋,就不禁流出淚來。但可以點呢?難道不做嗎?唔做就餓死,惟有咬緊牙關捱下去。」他將勤補拙,每天工作十五、六小時,甚至犧牲放假時間,留在辦公室看文件,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查字典、找地圖,一年半後,老闆對他刮目相看,晉升他為信貸分析員。

馬太喜歡幫人,○七年聖誕,她便偕大女露明到天水圍派禮物。

自嘲唔鞠躬唔舒服

不過,這次挫折,比他○二年初做問責局長時的「仙股事件」,卻是小巫見大巫。初入政府一切還未摸通摸透,他已被擺上枱遭各方猛轟,最後他要鞠躬道歉,才可收科。

「仙股事件真的是事業生涯上最大的挫折!天天見自己登上頭版,還專揀你最肉酸的相片來登,真係好唔開心!做官最希望是得到市民尊重,不想做了一件事而令全港市民覺得我力有不逮。」

事過境遷,去年記協籌款晚宴,馬時亨夥拍陳志雲做棟篤笑時,卻拿「仙股事件」開自己玩笑,猛說自己條腰唔鞠躬唔舒服,全場笑到碌地、拍爛手掌。

「做人千萬不要太介懷,人誰無錯呢?你愈放得鬆,就愈不怕面對。做人亦要有器量和風度,講吓笑啫,使死咩?笑吓笑吓,人生才容易過。」馬時亨又笑得雙眼瞇成一條線。

馬時亨現時忙着到處演講,把自己的人生經歷講完一次又一次,感動更多後生仔。他總結出兩大生存策略:一是勤力,減少被淘汰機會;二是儲蓄,待下一次經濟低潮時可用。而演講以外,他的時間全放在運動和家人上,「有好的身體及和睦的家庭,才是最大的福份。」

不過,依記者看,要首先學習馬時亨後生時勤力地幹一番事業,積穀防饑,老來才能笑吓笑吓的過呢!

三十年的婚姻有時步伐未必一致,但最終還是肩並肩的走着。

太太的支持

馬太喜歡行山頂,一星期行幾次,因沿途可欣賞維港美景,馬時亨偶然也陪伴在側。她說,馬時亨是她背後的男人:「我做很多事工,馬生都很支持我,雖然他不是所有都明白,但他會跟我說:『你覺得得就得,我係唔明,但你認為要做就做。』」

馬時亨與太太王培琪結婚三十年,恩愛非常。與馬太談馬時亨,她總面露甜笑:「兩個人相處最重要互相尊重和信任,亦要有私人空間。他做官時發生仙股事件,到最近健康出問題,我從不為他擔心,只幫他祈禱和讀經,這已是給他的最大支持。」無聲勝有聲,三十年的愛,似乎早已盡在不言中。

馬太自言急性子,信主前亦偶有小姐脾氣,跟馬時亨的隨和性格剛好一凹一凸,但二人有時也會鬥嘴耍花槍。

像訪問當日,記者與他們在行山徑並排而行,漸漸馬時亨步速較快,偏離了馬太,但他亦不斷回頭看看太太是否跟得上。由於馬太訪問後有約,馬時亨惟有開腔催促:「媽咪,你趕時間呀,我就話冇所謂啫!」

「我知,你畀我同記者講埋先好唔好?」馬太回應他。

「唔係呀,你可以一路行快啲一路講嘛!」馬時亨說。

「你畀我悠閒啲得唔得?我家吓行緊,你行得快之嘛!」馬太再回應。

生活上的小情小趣,應該就是這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