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9 月 04 日

罪魁禍首馬尼拉市長 港人枉死真相(詳盡版)

菲律賓挾持人質慘劇過了一星期,眼白白看着八個無辜的人被殺,全港市民的心仍然在痛,亦留下一個又一個不解的疑問。

究竟遇難港人被槍手門多薩所殺,還是死在特警手上?菲政府何不答應槍手要求,以換取人質安全?當局如何與槍手談判?菲特警(SWAT)表現拙劣,為何不派更精銳的特別行動組(SAF)上場?菲政府統統以調查尚未完成,拒絕披露。

本刊連日來在馬尼拉明查暗訪,獨家獲得各團友遇難前的最後團照,以及慘劇現場第一手相片。綜合八名港人驗屍報告、菲警調查機密內容、死裏逃生的司機和兩名攝影師口供,並專訪馬尼拉政府要員,揭發馬尼拉鐵腕市長林雯洛(Alfredo Lim)乃港人枉死的罪魁禍首,是他親自革去門多薩的職務,又拒絕妥協為他翻案,而在當日指揮行動上,他亦至少犯下四大錯失,導致門多薩大開殺戒。

馬尼拉市長 林雯洛

兇殺組主管事發後立即拍下死者照片以作紀錄,但記者發現大部分相片都是死者被移離現場後才拍攝。

警方相信門多薩頭部被狙擊手射中一次以上,以致傷口非常大。

本港旅行團被屠殺慘劇發生了一星期,但菲警調查進度非常緩慢,一連串重要疑問仍未解開。不過,國家警察總局發言人克魯斯(Agrimero Cruz)上周六卻指,初步鑑證顯示在旅遊巴上發現的六十五個彈殼,五十八個來自門多薩的M16自動步槍,另外七個仍未確定來源,但已一口咬定八名遇難港人,都是被門多薩射殺,並非死於特警槍下,意圖推卸責任。

兇殺組主管解釋旅遊巴司機能自己打開手銬,因為該手銬只是贋品,並不是警察專用手銬。

菲法醫踢爆講大話

為尋找真相,記者到位於國家警察總局內的Scene of Crime Operation(SOCO)實驗室查證,負責進行彈道測試和驗屍的助理總監Psupt Nranas醫生踢爆,菲警發言人所講的純屬個人推測。

他透露,事發當晚他和鑑證同事抵達現場,發現旅遊巴周遭地上的彈殼被警員、救護員及傳媒不斷踐踏甚至踢來踢去,而車廂內明顯較少受到干擾,故他們先化驗車廂內的彈殼,發現特警只開了一槍,且由手槍發射。

慘劇當日所有曾發射的槍械均會送來彈道實驗室,包括門多薩使用的「兇槍」(小圖)和警員的M16步槍,與彈殼及死者體內的子彈碎片作比對。

「但這並不代表警方全程只開一槍,相反在旅遊巴外、地上的彈殼多達約八十粒,現時我們還在進行測試,相信絕大部分彈殼都來自警方。」他補充。

菲警為何選擇性披露鑑證結果?事發時車廂內漆黑一片,又有窗簾遮蔽,警方居然瘋狂開了八十槍,很難相信沒有港人被警方流彈射中。助理總監不置可否:「現時無法肯定八名港人有否被警方射中,一切要待彈道測試結果。」

他又說,八名死者及門多薩共九人的屍體,事發當晚已運到他們的法理部實驗室,由於有三名死者親屬堅持不解剖,他們只能替其餘六人驗屍。不過,由於門多薩和警方都使用M16步槍,法醫不能從傷口的直徑和形狀,判斷受到哪一方的槍擊,惟有寄望殘留在死者體內的彈頭,與門多薩和警員的所有槍械進行彈道測試比對。

逃過大難的司機周日為菲警重組案情,他心情仍未平伏,未有接受訪問。

警瘋狂開八十槍

「很可惜,大部分死者的傷口都是貫穿的,體內沒有完整的彈頭,最終我們只拿到五塊子彈碎片。」他不肯透露子彈碎片來自哪些死者,只表示其中一塊來自門多薩,更指這是現時最重要的線索。

根據本刊獲得的八人驗屍報告,發現驗屍過程非常求其,每名死者的報告只有百多字,其中楊綺華的驗屍報告中,居然不是用實數,而只以「數粒」(SEVERAL)來形容殘留體內的子彈碎片,不符合專業標準。有本港法醫透露,各死者遺體運返港重新解剖後,發現仍有子彈碎片在死者體內,顯示馬尼拉驗屍過程非常馬虎。

對於驗屍求其的質疑,助理總監氣定神閒地說:「(在死者體內找到更多碎片)這是預期之內,因為港府要求我們盡快移送遺體,時間緊迫,我們只能作初步解剖。」但他不肯透露花了多少時間解剖,反而提議本港警方將子彈或碎片運返馬尼拉,由他們再做彈道測試。

屠殺港人的槍手門多薩,上周六在距離馬尼拉兩小時車程的家鄉Batangas舉殯,逾五百名親友在天主教堂內送上最後輓歌,其任職警察的幼子身穿警服送別父親,門多薩爸爸和妹妹的哭聲震天。門多薩幼妹對本刊說,哥哥自小就想當警察,而且對人友善,仍無法相信他會開槍殺人。

負責驗屍及鑑證的助理總監踢爆,特警開槍數目比門多薩更多,暫未能下定論所有港人均是由槍手所殺。

殺戮前與神秘人通話

要了解這位「傑出警察」何以傷害無辜,涉案人士的口供都是破案關鍵。記者獲得警方向菲籍旅遊巴司機Alberto Lubang,以及先後提早獲釋的兩名攝影師所錄取的口供,揭開門多薩由白天友善冷靜對待團友,入夜後卻因絕望而變成冷血屠夫的細節。

Alberto Lubang一度被懷疑是門多薩同謀,但他周日協助警方重組案情。他在供詞中透露,門多薩初時表現冷靜,主動提出為人質安排飯盒,又先後釋放部分人質,有時更跟人質說笑,但當談及他被革職一事,情緒變得異常激動。

挾持人質期間,門多薩不時與外界通電話,司機估計對方是記者,「每當家人來電,他都不接聽。」下午三時許,門多薩曾掀開旅遊巴窗簾,竟見到警方沒收其弟格雷戈里奧的佩槍,他即向警方解釋其弟是警察,持槍屬正常,並要求發還其佩槍。

根據司機的供詞,入夜後,談判專家、警員聯同門多薩弟弟,向門多薩遞上一封來自申訴專員的信件,他看完後大動肝火,炮轟申訴專員失職卸責。據了解,警方發現門多薩曾與神秘軍師通電話,現正透過國家調查局協助,追查神秘人是誰。

當時他已發出「死亡預告」:「旅遊巴上可能有不幸事情發生。」無論談判專家如何解釋,他再聽不入耳,門多薩弟弟火上加油,投訴警方仍未發還其佩槍,門多薩態度一百八十度改變,向窗外開了第一槍,怒斥:「他們(談判專家)是騙子,我不想再跟他們對話。」這時TV5記者同意被扣上手銬進行採訪,但警方拒絕,門多薩就不斷威脅會傷害人質。

菲警利用類似的旅遊巴模擬當日事發經過,並放置假人於死者所坐的位置。

「小孩也要殺」

司機憶述,門多薩在電視畫面中看到其弟被捕,即狂性大發,「他們把我弟弟當豬看待,若警方不釋放他,我便殺掉所有人質,小孩也要殺。」激動的他隨即轉身射殺被手銬鎖在車頭的領隊謝廷駿,坐在前排的女孩和男孩各挨了一槍,全車人質驚叫,陷入一片混亂。

當時司機不斷哀求門多薩放過他,但被喝令駛動旅遊巴,不過被警方開槍射爆車胎制止,門多薩在車廂內掃射人質,他趁亂以指甲鉗解開手銬逃生。

司機的口供有四頁紙,以菲律賓文寫成,但關鍵資料如確實時間、人質調位經過、殺人細節、為何他逃走後說所有人質被殺等,口供完全無提及,菲警做事馬虎,可見一斑。誰是殺港人真兇,可能永遠成謎。

八名遇難者 致命位置

傅卓仁 39歲
左邊身軀中兩槍

楊綺琴 46歲
頭部中一槍

楊綺華 44歲
左肩膊中一槍,刺穿胸部脊椎神經及右肺葉

汪子林 51歲
右背中一槍,以致三條肋骨刺穿肺部及大動脈

梁頌儀 14歲
左胸、右腋下各中一槍

梁頌詩 21歲
頭部中一槍

梁錦榮 58歲
頸部中一槍,刺穿肺部及大動脈

謝廷駿 31歲
頭部中一槍,子彈由左面頰射入、右頸橫側出,身上亦有多處擦傷

鐵腕市長 四大錯失 害死港人

八名港人究竟被槍手所殺,還是枉死於菲警手中,尚未有答案,但菲政府營救人質全盤失敗,除了特警(SWAT)行動拙劣,本刊經深入調查後發現,當日在現場指揮中心的馬尼拉市長林雯洛,才是幕後話事人,他至少犯下四大嚴重錯誤,令八名港人無辜枉死。

記者質問為何不能答應槍手的要求,林雯洛理直氣壯地回答,這樣做只會助長更多挾持事件發生。

1. 多次拒絕 槍手要求

八十一歲的林雯洛,父親是華人,母親是菲律賓人,年幼時在馬尼拉貧民區長大,替人擦鞋賺學費。五十年代初大學畢業後加入警隊,有「辣手神探」、「鐵漢」之稱,因表現出色,八九年離開警隊時已是國家警察總局少將,後來更被委任為國家調查局局長。退休後活躍於政壇,曾當參議員,九二年成功角逐馬尼拉市長,並獲多次連任。

多名證人的口供均指,林雯洛下令拘捕門多薩弟弟格雷戈里奧,乃門多薩大開殺戒的導火線。但本刊獲悉,林在整個營救行動中,一直是幕後關鍵決策人。

馬尼拉副市長Isko Moreno對本刊透露,當日的行動總指揮是馬尼拉區警察首長Rodolfo Magtibay(他和四位負責行動的特警隊長已被停職),指揮中心還有國家警察總局的高級警官Nelson Yabut(亦被停職受查),林雯洛和他自己。不過,這四人核心小組其實都以林雯洛為馬首是瞻。

林雯洛能越過警察首長成為「揸fit人」,皆因Rodolfo Magtibay是林由國家警察總局三名候選人中親自挑選的,而當過演員的Isko Moreno,是林的競選拍檔。Nelson Yabut的出現更離奇,菲政府事後解釋他是林的好友,以顧問身份都可參與國家層面的營救行動,顯示林雯洛權力極大。

「林在警界服役時,是鷹派人物,堅持嚴厲手段對付罪犯,甚至會用私刑。」有熟識林的警方人員指,林絕不用軟性方法解決問題,加上門多薩是他親自革職的,妥協就等於承認自己當日錯了。

對於門多薩最初即日復職、並退還一百萬披索(約十七萬港元)退休金的簡單要求,林斷然拒絕,只肯派副市長親自找申訴專員。「市長說只可答應槍手找申訴專員重新調查,我便立即動身。」Isko Moreno更向記者展示由申訴專員親筆簽名、交給門多薩的最後信件。

憤怒的門多薩在知道復職無望後,向窗外開了第一槍示警。

副市長拿着當日申訴專員發出的信件正本,並承認找申訴專員的主意,來自林雯洛市長。

2. 武力對待家人 掀殺機

面對門多薩威脅殺人質,林雯洛依然不肯讓步,反而下令不再讓幫手游說的門多薩弟弟接近旅遊巴,又沒收他的佩槍,並要求在場警員用手銬帶走他,而門多薩妻子亦被強行帶離現場。

有警員指,在場記者人數比警方或要多,門多薩家人被武力對待的畫面,亦經電視台直播傳到門多薩眼中,怒不可遏的他透過電話向訪問他的電台記者說,若警方不釋放弟弟便會開始殺人,但十五分鐘過了,指揮中心仍沒回應。

據了解,林雯洛當時認為,門多薩弟弟是共犯,沒有勸哥哥投降,因而拘捕他,同時亦想要脅槍手就範,卻「押錯注」導致門多薩大開殺戒,令事件無轉圜餘地。

門多薩家中擺放了由市長林雯洛簽發的傑出警察獎狀,旁為他在警隊任職時的照片。

門多薩出殯當日,有逾五百名親友送別,太太不捨地輕撫他的遺體。

門多薩的遺體從教堂移送到墳場安葬,沿途有不少人陪他走最後一程。

3. 與槍手有牙齒印

林雯洛任職警隊多年,與五十五歲的門多薩同屬馬尼拉警區,據門多薩親友透露,兩人早已認識,但兩年前門多薩和幾名下屬,捲入一宗企圖以藏毒罪勒索他人案件,當事人Christian Kalaw直接向林投訴,林成立委員會徹查事件,並直接下令將門多薩革職「祭旗」,為今次慘劇埋下伏線。

本刊從菲警消息得知,門多蕯被革職,與投訴人有外資撐腰有莫大關係。「投訴的廚師是本地人,乃文華東方酒店的大廚,事緣只是宗輕微交通違例。」

消息人士說,可是Christian Kalaw不肯屈服,他被帶回警署後,門多蕯等人涉要求廚師向他們每人支付二十萬披索(約三萬五千港元),否則「屈」他更嚴重的藏毒罪。

廚師向酒店高層反映,由於文華東方是外資大企業,管理層透過關係直接向林雯洛投訴,警察首長不敢怠慢,門多蕯等一干人全被停職,且由於是市長親自干涉,門多蕯雖不斷強調他無份敲詐,曾向不同部門申訴,但無人夠膽替他翻案。

「即使下屬確實有勒索,亦無理由將他革職,他覺得自己是市長向外資企業交代的犧牲品。」當時門多薩還有兩年便退休,革職不但令他的「警察世家」蒙上污點,更損失百多萬披索退休金,令他走上挾持人質的不歸路。

特別行動組(SAF)乃菲律賓最精銳的反恐部隊,有處理挾持人質的訓練及經驗,但當日林雯洛竟沒有派他們上場進行營救工作。

4.不肯讓 SAF插手

門多薩瘋狂開槍殺人後,林雯洛眼見形勢一發不可收拾,隨即下令在場的特警(SWAT)強攻,但原來早在下午三時,比SWAT裝備和訓練更精銳的特別行動組(SAF)已全副武裝在指揮中心候命。

不過,據悉自信心爆棚的林認為SWAT人數眾多,當日早上亦曾進行強攻入旅遊巴的演習,一直覺得沒必要出動SAF營救人質。不過,他明顯輕視了門多薩的殺傷力,亦毫不察覺康泰旅遊巴的車窗全屬強化玻璃,而警方找來演習的旅遊巴只是普通玻璃,一敲便碎,嚴重拖慢了攻入車廂救人的時間,令港人傷亡慘重。

至於在場的SAF成員,只能眼巴巴看着特警拙劣地行動,直至流血慘劇結束。

特警紀律鬆散,記者目擊特警穿着汗衫,隨意躺在枱上看電視或小睡。

林雯洛:妥協長歪風

記者在當地華人輾轉介紹下,上周五在市政廳專訪林雯洛。雖已年屆八十一歲高齡,但林步出辦公室時就像軍人步操,說話聲如洪鐘,訪問歷時約一小時,期間林思路清晰,滔滔不絕,面對記者的質詢依然神態自若。

當被問及為何不答應槍手的種種要求,以換取人質安全,林雯洛理直氣壯地說:「我和警察首長都曾到FBI,接受拯救人質的訓練,國際間都有指引,不會完全滿足挾持者的要求,這只會助長更多人做相同的事。」

營救行動失敗,他歸咎於警方的設備和訓練不足。林接受當地電視台訪問時,又將責任推卸給談判專家和警察首長,辯論他們才是話事人,「我只下令警方帶走門多薩弟弟到警署問話,欲起訴他的是談判專家Orlando Yebra。」

林又聲稱,之前已聽過門多薩的名字,但互不認識。至於為何Christian Kalaw可直接向他投訴,令門多薩被革職,林氣定神閒的說:「每位馬尼拉市民都可到我這裏投訴,門多薩和下屬的確有勒索,革職是應該的。」

不過記者也要在多番引見下,才能與林雯洛對話,訪問前後亦不見有任何市民在門外求見;有市政廳職員更指,平日不會有市民來此投訴。

馬尼拉警察首長馬格提貝在事發後,選擇自動休假協助調查,並在國會聽證會上接受盤問。

菲律賓警察的薪金很低,大部分警察都靠貪污賺錢過活,在唐人街居住的華人便飽受貪污之苦。

SWAT隊員 親述特蠢行動「只有鎚仔和槍」

由門多薩開第一槍,直至他被狙擊手射殺,負責營救行動的特警花了近三小時,才能救出死傷者,SWAT裝備差和行動拙劣,成為全球笑柄。記者直擊馬尼拉SWAT總部,更專訪當日負責敲窗「第一擊」的隊員,他向記者大吐苦水:「我們除了鐵鎚,就只有槍。」

SWAT大本營是一幢三層高舊樓,位於馬尼拉警察總部後門偏僻的一角,地面是簡陋的接待處,旁邊有狹小房間,只穿着汗衫的特警躺着小休或看電視,記者出入無人過問,一點也不像特警總部。

「很多朋友都問我為何用鐵鎚?我們薪金這麼低,裝備可以好到哪裏?」貌似樊少皇、當日負責「第一擊」的特警說,警隊入職要有大學學歷,但初級警員薪金只有一萬零八百披索(約二千港元),僅是本港菲傭人工的一半,當上特警也沒人工加。

雖貴為特警,但他們連頭盔等必要裝備亦缺乏,經常要兩小隊共用。另一位當日在現場候命的小隊長更稱,他們要自費買手槍,「我們都知M16太長,不適合近距離作戰,但MP5太貴,警隊買不起。」

菲律賓只有首都馬尼拉,以及較大城市如宿霧自行成立SWAT,由當地警區指揮,負責對付持槍匪徒、控制暴亂等,可是每支SWAT各自為政,並無統一的裝備和訓練標準,質素非常參差。

這名自稱是第一個拿着鐵鎚敲打旅遊巴車窗的特警,辯稱若不用鐵鎚就只可使用炸藥,死傷可能更慘重。

SAF負責人:不能擅自行動

同樣隸屬國家警察總局的SAF,才是最精銳的反恐部隊,曾接受美國FBI人質拯救隊及危機應變小組等外國訓練,就像香港的飛虎隊。記者到訪SAF位於Laguna的訓練場地,門口有兩名持M16步槍的隊員駐守,保安明顯較SWAT森嚴。

有SAF隊員透露,他們需接受一年訓練,才被派到各地執勤或負責外國駐菲領事館安全,訓練內容包括反恐襲擊、處理挾持人質事件等。對於當日SWAT的表現,他批評:「他們沒有受過類似訓練,我們的裝備比他們強得多。」當日在場的特警指揮官Santiago Pascual曾任SAF主管,理應有專業知識判斷。

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在處理今次慘劇時惹起公憤,外界更批評他態度傲慢。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SAF負責人更踢爆,當日下午三時,已接獲國家警察總局通知,調派全副武裝隊員到指揮中心候命,他們眼巴巴看着SWAT雞手鴨腳救人,既焦急又無奈,有隊員想衝出去,但因無上級(國家警察總長)指示,不敢擅自行動。「我們的裝備很齊全,如果去救人,一定做得好好,實在對不起。」他向記者致歉。

另外,菲軍方尚有一支輕型應變小隊(Light Reaction Company),曾接受不同軍事訓練如空降、鬧市作戰等。不過阿基諾三世政府部門各自為政,出事後又互相卸責,港人要靠這個「全民推莊」的政府查出真相,恐怕機會渺茫。

記者到訪特別行動組(SAF)訓練場地,門口有兩名持M16步槍的SAF隊員駐守,守衛明顯較SWAT總部森嚴。

「綁架之都」 華人高危

雖然菲律賓並非全球十大危險地點之一,但卻一直被稱為「綁架之都」,去年便發生一百三十五宗綁架案,更是自九五年以來最高紀錄,當中七十九宗屬綁架勒索,贖金由五十萬披索(約八萬六千港元)至二百萬披索(約三十五萬港元)不等。

菲律賓綁架案多,皆因當地經濟差,失業率高企,加上槍械隨處可買,不少人都有槍傍身,連警察也腐敗得可在上司保護下綁架富豪。由於華人掌握了菲律賓六至七成財產,故不時成為被綁架目標。

菲律賓治安差,亦令不少記者遇害,去年有三十三人死亡,乃全球第二多記者被殺的國家,僅次於伊拉克。

全球十大危險地點

排名 國家/地區 原因
1 委內瑞拉加拉加斯 被稱「謀殺之都」,經常發生謀殺、綁架及強姦案
2 墨西哥華雷斯城 謀殺案之多位列全球第二,並不時發生搶劫、綁架、性侵犯、毒品案件
3 索馬里摩加迪休 頻頻發生恐怖襲擊,街上每日至少有幾百人受傷
4 南非開普敦 一年內發生逾七萬宗性侵犯案、一萬八千宗盜竊案、一萬四千宗搶劫案
5 哥倫比亞波哥大 毒品和槍械隨處可見,不少人遭謀殺
6 巴西里約熱內盧 去年發生近八千宗兇殺案
7 車臣自治共和國格羅茲尼 每二十分鐘一人被謀殺,經常發生綁架及強姦案
8 伊拉克巴格達 戰亂頻生,亦經常發生綁架及兇殺案
9 危地馬拉 不少旅客被搶劫、強姦甚至謀殺
10 泰國曼谷 鴉片及可卡因盛產地,不少人販毒,政治亦不穩

與槍手談判全過程

時間 事件
10:10 馬尼拉市長林雯洛和副市長Isko Moreno舉行例行會議期間接獲通知,一架載有外國遊客的旅遊巴被挾持,林雯洛下令封鎖涉事區域,並要求警察首長Rodolfo Magtibay到現場指揮
11:00 傳出旅遊巴上載着韓國人或中國人,兩國駐菲領事館均派員到現場了解,其後槍手門多薩主動釋放兩名人質
12:00 再多四名人質獲釋
14:00 已獲釋的人質向中國大使館武官表示,仍在旅遊巴上的丈夫患有糖尿病,武官向菲警反映,談判專家在送飯時向槍手提出釋放要求,槍手同意。同時,副市長前往申訴專員辦公室
14:18 槍手貼出告示,表示下午三時將有大事發生
15:00 比SWAT更精銳的特別行動組SAF,全副武裝抵達現場候命,但現場指揮認為沒必要出動SAF
15:05 副市長到達申訴專員辦公室,立即致電槍手,直接向申訴專員提出要求,副市長表示會帶信件到現場,要求槍手多放五名人質,當地攝影師和助手獲釋
17:00 市長與警察首長部署營救行動,原訂計劃是一直拖延至深夜,在槍手減低防備時強攻
18:00 申訴專員的信件交到槍手手中,但並無提及即時復職和發還退休金的安排,加上槍手弟弟被沒收佩槍,勸槍手不要投降,談判專家隨即將其弟帶走,槍手向窗外開第一槍示警
19:00 市長認為門多薩弟弟是共犯,要求警方用手銬帶走他,但他反抗,整個過程被當地電視台直播,槍手向當地電台記者警告,若警方不釋放其弟,將會殺死人質
19:21 警方堅拒槍手要求,旅遊巴傳出一連串槍聲,槍手向人質掃射
19:30 當地司機趁亂逃離旅遊巴,他解釋是用指甲鉗撬開手銬。警方調查後發現,那手銬是贋品,很容易被打開
19:37 特警展開強攻,距離第二輪槍聲足足遲了十五分鐘,他們企圖以鐵鎚打爛車窗和車門均告失敗,旅遊巴上繼續傳出多下槍聲
19:51 特警向旅遊巴投擲催淚彈,氣體令部分人質咳嗽,令槍手知道誰人未死,再傳出多下槍聲
20:10 特警試圖以繩索拉開車門失敗
20:43 一輪駁火後,槍手被特警狙擊手射殺,掛屍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