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18 年 09 月 30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選擇

原發性肝癌在亞洲的發病率特別高,因為它主要由亞洲人較多患上的乙型肝炎及丙型肝炎演變而成。近年酗酒的亞洲人愈來愈多,預計將來由酒精引致的肝硬化個案會增加,再慢慢提高由此引發的肝癌比率。

由於肝癌的初期症狀不明顯,故此大部分肝癌病人發現患病時多屬晚期,無法以手術處理。二○○五年,標靶藥物索拉非尼獲批使用於晚期肝癌病人,雖然副作用不輕,但當時仍算是一大突破。自此,肝癌治療卻再無進展,直至去年,新藥相繼出現,二○一七年四月的Regorafenib和九月的抗PD-1免疫治療(Nivolumab)相繼獲批用於肝癌第二線藥物;最新獲批的是今年八月口服標靶藥物樂伐替尼(Lenvatinib)。

樂伐替尼批准作為一線藥物用於晚期肝癌,是基於一個有逾九百名晚期原發性肝癌病人參與的第三期臨床研究。該研究設有對照組,對比樂伐替尼和索拉非尼作為晚期肝癌第一線治療的效能及安全性。結果證明樂伐替尼的整體存活率有所提升,臨床上亦改善了腫瘤惡化時間及有效反應率。存活率中位數方面,樂伐替尼長達十三點六個月,比索拉非尼的十二點三個月長;樂伐替尼的無惡化中位數則達七點三個月,是索拉非尼三點六個月的兩倍;樂伐替尼的有效反應率更達百分之四十一,索拉非尼卻只有十二點七,相差兩倍半。這項臨床研究顯示,索拉非尼的效果是穩定腫瘤,而樂伐替尼是縮小腫瘤。另外,雖然樂伐替尼和索拉非尼都約有兩成病人出現副作用,但前者的副作用相對容易承受,如血壓高、疲累、食慾不振等,相反後者的副作用如手掌和腳掌痛,不少肝癌病人都難以接受。

八旬何伯就在六個月前被診斷患有肝癌。當時他上腹脹痛,電腦掃描發現他的肝臟有多處轉移瘤,肺也受侵犯,而抽血檢驗肝癌指數「甲胎蛋白」明顯上升,所以外科醫生說他的腫瘤已不可以手術處理,需要轉介至腫瘤科醫生跟進。

腫瘤科醫生向何伯和他的兒子解釋,檢查發現何伯的左肝脹痛,但何伯年紀大,難以承受當時唯一口服標靶藥的副作用,幸而近年治療肝癌的選擇比以前多,何伯可考慮使用副作用不大的抗PD-1免疫治療。為了克服免疫治療顯效較慢這一點,醫生建議何伯同時使用放射治療,縮小腫瘤之餘,還可更加突顯腫瘤表面的抗原,有助增強免疫系統,從而產生協同效應,令抗PD-1免疫治療更有效。

何伯開始接受治療後,的確療效理想,只出現輕微的皮膚紅疹和痕癢。然而,何伯的兒子一向十分關心父親的病情,每次覆診,都流露憂慮之情,擔心抗PD-1免疫治療遲早失效。最近一次覆診,他又問醫生,假若父親對免疫治療產生抗藥性,應如何是好。醫生立即指出,就在今年八月批准另一口服標靶藥物樂伐替尼,估計何伯也合用,因為不單副作用比以往的索拉非尼少,而且療效好,更重要的是樂伐替尼會令腫瘤的抗原增多,加強了免疫系統,有助擊退腫瘤。目前,醫學界正進行關於樂伐替尼與抗PD-1免疫治療合併使用的研究,希望屆時研究結果有助何伯選擇更合適的治療方案。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