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8 年 08 月 26 日

狂掠水 阻清債 逼賣樓 「犯罪家族」變最惡放數集團

港、深兩地警方早前聯手搗破一個跨境放數集團,上周再爆出集團涉及的億元禁錮勒索案,被捕幕後主腦正是香港「犯罪家族」的長兄黃桂芬。沒料他被控以串謀詐騙罪名後,卻在保釋候審期間跳樓自殺死亡;其被通緝的胞弟黃桂榮則在翌日自首,令這個已沉寂二十年的家族,再次成為全城焦點。

黃氏四兄弟在八、九十年代橫行霸道、犯案纍纍,以致成為警方重點打擊的對象,各人最終分別因放數、教唆傷人、詐騙、恐嚇高官等入獄,至九九年起陸續放監。

知情人士透露,黃氏兄弟重獲自由後轉趨低調,但有人繼續以財務公司及財務中介作包裝,大搞比大耳窿「九出十三歸」更狼死的放數活動,被財仔界形容為最惡放數集團,例如錢未到債仔手,就先掠大筆中介費,再以長命債長命還的貸款條件不斷收取高息回報,並耍手段阻止提早清還債項,直至債仔無力償還,便會威逼變賣用作抵押的物業,務求榨乾榨淨為止。

疑患有情緒病的黃桂芬(右)上周三獲准保釋離開法院後,晚上被發現身懷四封給家人的遺書跳樓自殺身亡;同案被通緝的黃桂榮(上)則在翌日到警署自首。

黃桂芬上周三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案情指黃桂芬、黃桂榮在去年九月至今年二月期間,與其他人串謀欺詐一名六十五歲港商,支付八千八百元人民幣及八十八萬港元,給「卓越萬利有限公司」作顧問費,並不誠實地表示「卓越萬利」是一家可撰寫顧問報告作融資用途的金融顧問公司,以及聲稱有關公司的報告,可安排批出一億貸款,誘騙港商到深圳考察。

但當港商到埗即遭人禁錮及毒打,且被迫簽字條確認欠債六百萬元。事主在向朋友借錢期間,因友人起疑向公安求助才揭發案件並將他救出。深圳公安通知香港警方採取聯合行動,公安在深圳拘捕二十七名涉案人士。

香港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上周一展開代號「頂天」行動,拘捕七男一女,部分有黑社會背景,並在旺角涉案財務公司檢走大批借貸文件、誤導性宣傳品及五十萬元現金等。

黃桂芬提堂後獲准以一百萬元保釋候審,離開法庭時自行乘的士返回九龍塘大宅。知情人士透露,他當晚與家人在家晚膳,之後找來其心腹葉展謀,駕車載他外出兜風,大約十時兜至油麻地時,黃吩咐葉將車駛入油麻地多層停車場。

O記上周展開「頂天」行動,以涉禁錮勒索拘捕七男一女,並在旺角一間涉案財務公司檢走大批證物。

 

以財務中介走法律罅

當車停泊在八樓一個車位後,黃表示想在車上「唞一唞」,並吩咐葉幫他買一些零食。葉於是到附近便利店購買,約半小時後返回停車場,卻不見黃在車內,四處找尋期間,突然聽到一聲巨響,未幾便發現黃桂芬墮樓身亡。

警方及後在黃身上找到四封給妻子及家人的遺書,內容大意為:「對不起,迫於無奈行到這一步,已經無希望,希望家人堅強繼續走下去。」據悉,黃生前患有情緒病,警方翻查停車場閉路電視,相信他從八樓停車場跳下,初步認為無可疑。

至於同案被警方通緝的黃桂芬二弟黃桂榮(六十歲),在兄長自殺翌日早上,自行到旺角警署自首,被警方以一項串謀詐騙罪拘捕,上周五提堂,獲准以八十萬元保釋,案件押後至十一月七日再訊。

在八十年代犯案纍纍的黃桂芬,九九年出獄後改名黃進一,並退居幕後指揮家族生意,交由二弟黃桂榮主力出面打理。黃桂榮在○四年與拍檔葉X文成立一間財務中介公司;○九年再安排另一心腹成立財務公司。據悉,兩間公司的業務在行內規模不算最大,但經營手法卻十分之辣,因而被行內人形容是最惡放數集團。

一名經營財務公司的業內人士稱,早年有銀行界人士發現,財務中介公司向客戶收取中介費用,既不屬借貸條件,亦不用在借貸合約內註明,故不受《放債人條例》法例及金管局監管。

而此經營手法卻被「犯罪家族」發揚光大,一方面光明正大經營財務公司生意,同時又以財務中介走法律罅,變相向債仔放高利貸,且食水比大耳窿更深。

該業內人士說:「大耳窿都係九出十三歸,借十萬元畀九萬,連本帶息收回十三萬元,但有人放貸十萬元只有五、六萬元落債仔袋,因為他們會以中介公司先掠一大筆中介費。」

他續說:「有人的財務公司審批貸款好濫,早已周身街數未清的客照借、公屋、唐樓、僅有部分業權的『分契樓』,甚至連車位都可以作抵押,但還款條件卻相當之蠱惑,除利息比一般財務公司高,動輒二、三十厘之外,還款期亦十分長,目的是想債仔不斷還利息。」

財務中介是靠介紹客戶給財務公司賺取轉介費,因不涉放貸活動而不受《放債人條例》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