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8 年 08 月 25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缽仔糕惹的禍

每次開車經過堅尼地城海旁,總看見德記潮州菜館門前有十個八個人等位,在身影移動間,偶爾發現阿婆還在一角。對阿婆的印象太深刻了,每見一回,多年前那次飽到嘔的印象就浮現出來!

都怪德記老闆娘好人,讓阿婆在門前擺賣缽仔糕,問題是等位時吃完一個白色的還在等,不知為何無意識地又再買一個黃的,偏偏吃到一半便有位入座,於是三扒兩撥將缽仔糕解決。須知道八個人吃潮州菜,叫來一張枱都放不下的套餐,還貪得無厭多叫三款打冷食物。

如果食物僅是一般,倒可以吃少一點,可恨德記多年來水準能維持,教人怎能忍口!所以最後再加一碟欖菜炒飯,實在要投降了,只能吃細半碗。

當然是缽仔糕的錯,這種錯竟然自小到大都重複發生,從不警惕,永遠出事後才嗟嘆,真無奈!事緣很早很早以前,還是小學生,放學後四處遊離浪蕩,非到晚飯時間不歸家。旺角、油麻地喎,滿街都有引死人的小食,身無分文自然死心,最弊有一兩毫子在手便心大心細,因為就只有一兩毫子,最不甘心買錯!

一毫子,可以買橙汁孖條、一杯大菜糕、豆漿、四粒魚蛋或兩粒魚蛋加兩塊豬皮、一件白糖糕或一個缽仔糕。從午餐到晚飯,肚子有很大的空間,在學校跑跑跳跳,打乒乓波玩兵捉賊,消耗量不少,上課時瞌眼瞓可恢復體力,卻制止不了肚餓的咕咕聲,放學買東西吃是人之常情。

回家的其中一條路線,有一位用擔挑提兩個竹籮的小販叫賣缽仔糕,有豆冇豆,黃色白色。小販手勢熟練,兩支竹籤在糕與碗仔之間繞一圈,之後順勢拮住離碗的缽仔糕,送到客仔面前。

諸多小食當中,缽仔糕最頂肚,懂更多事之後才知道它是粘米粉做的,飽肚實屬正常。小時候沒想得那麼多,揀有豆是必然的了,覺得更抵嘛,唯一須思量的是選黃定白。印象中吃黃較多,當時的想法是有色比無色有味,以為這是常識;又是後來才知道,黃色不是原糖顏色,是加色!

都是缽仔糕天生的錯,如果用不飽肚的甚麼粉做多好,至少不會被阿媽鬧!本來細路仔在外胡作非為,只有天知地知,阿媽無可能知,奈何一個豆丁五點鐘吃了缽仔糕,六點鐘不可能扒兩碗飯落肚,阿媽煮幾多米心中有數,飯煲居然有飯剩,事必尋根究底,嚴詞詰問,判詞自是「食埋啲無謂嘢!」缽仔糕淪為「無謂嘢」,可真無辜!

雖然前事不忘,卻未必是後事之師。活到這把年紀,做人和吃東西,依然不經大腦,想食就食,才發生德記門前缽仔糕事件簿。

飽到嘔的感覺絕不好受,但從另一個角度想,人生苦短啊,得飽足時便飽足,對肚子沒虧欠。況且,也無懼腦退化危機,反正想食就食,從不曾用過腦。想到這裏,安樂了!

梁家權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