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8 年 08 月 23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亞洲風暴@常春藤

美國哈佛大學最近捲入法律訴訟,被一名為「公平收生學生會」的團體控告校方收生政策歧視亞裔美國人。哈佛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美國頂尖學府於收生上均有雷同;隨着訴訟浮面的證據令人困擾,挑起美國社會的種族情緒,為何謂「美國價值」畫上問號。

哈佛的收生標準基於五方面:學術表現、課外活動、體育、個人和綜合等。原告人稱哈佛給予少數族裔、世襲、捐款人親屬、運動員和員工子女等五類申請人優惠待遇,讓他們更容易入學。五項基準之中,以「個人」最具爭議性;原告人說,哈佛大學歧視亞裔人,刻意在「正面性格」、被喜歡程度、勇氣、親切和「被尊重」等地方給低分。哈佛雖然否定所有指控,但美國早有新聞報道指亞裔生SAT考滿分也被常春藤學府拒於門外,原告人指控似乎不是無風起浪。

原告和被告都以大學收生數字為論據,包括一份二○一三年的哈佛內部報告。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報道,這份報告承認亞裔生即使在學術成績和課外活動表現更佳,其入學率也處偏低;以學術表現最好的一群為例,亞裔獲取錄的百分比為百分之十三,白人為百分之十九,西班牙裔為百分之三十五,而黑人則為百分之六十。原告的統計學家估計,一個非貧窮亞裔男性申請人獲取錄的機會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五,若他是白人,機會則提高至百分之三十五,西班牙裔是百分之七十七,黑人則是百分之九十五,而哈佛的內部報告亦「得出同樣結論」。哈佛的統計學者以另一模式反擊,指校方同時考慮申請人的出身高校和家長職業,亞裔人並沒有處於不利。正如文豪馬克吐溫說,「事實是固執的,但統計數字則是搖擺不定的」。

在大部分常春藤大學,亞裔生只佔百分之二十;我母校加州理工收生政策較看重學術表現,現在亞裔生比率已達百分之四十三。

一百年前,哈佛校長覺得大學收太多猶太裔學生,建議校方訂下猶太學生比率不得超過百分之十五的上限;引起爭議之後,哈佛改用一個「全人」標準,把性格和體格納入考慮之列。

以前,我也曾體驗其他較含蓄的「收生控制」手法。一九九六年,加州通過二○九號法案修改州憲法,禁止州政府單位以族裔和性別作為招聘條件,當中包括公共學校。在少數族裔團體的政治壓力下,加州大學曾試過多種不同「全人」收生制度,但不得要領。有人開玩笑說,UCLA其實是“University of Caucasians Lost among Asians”的縮寫;UC Irvine更有超過五成學生都是亞裔。

歸根究柢,甚麼是「美國價值」?私立學府雖然比公立學府享有更高度自治,但也受到美國憲法中人人平等的價值觀約束。每個社會都有權平衡私人權利與公益;我同意教育應該追求多元化,特別於體育和藝術方面,而每個學生在多元環境下學習亦會獲益,但收生基準應該公開、透明。我對以世襲和種族決定誰該入學不敢苟同;美國社會已經充滿種族矛盾,何必要透過教育火上加油?以「性格」分類更是不似美國作風。

香港大學收生只看DSE,實在簡單得多!

陳繁昌校長在哈佛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