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18 年 08 月 12 日

最後獨家專訪 揭盧凱彤自殺絕密內情

唱作歌手盧凱彤(Ellen)周日(八月五日)於跑馬地的寓所,從高處墮樓身亡,終年三十二歲,經警方調查後,列作自殺案件處理。事件令全城震撼,多位藝人當日紛紛於社交網留言悼念,慨歎惋惜;而她所屬的經理人公司「人山人海」,亦於同日晚上發表聲明,表示她過去數年,一直受情緒病困擾,希望她到另一個世界後,得到平安;更着大家好好記着Ellen面對情緒病的勇敢。

事實上,Ellen自一三年確診患上躁鬱症後,曾需停工接受治療,至一五年小勝病魔,復出樂壇的同時,也經常參與情緒病講座,以過來人身份,呼籲各界多關注情緒病患者。而她於本刊最後專訪中,便曾提及發病期間的可怕經歷:「飲食失調、四日都唔瞓,個人好攰,但係hyper狀態,又有思覺失調,好想傷害自己,好想撼頭埋牆⋯⋯」今天,她終於擺脫了這些折磨,但願她得到真正的安息和平靜。

多年來受情緒病困擾的盧凱彤,本周日早上於跑馬地的寓所墮樓身亡,結束三十二年短暫的生命。

 

好想傷害自己

本周日(八月五日)早上近十時,三十二歲的盧凱彤(Ellen)於跑馬地嘉逸軒的寓所,從高處墮樓,救護人員趕至現場後,證實已死亡;警方則未有檢獲遺書,經調查後,列作自殺案件處理。

正當外界以為Ellen自一五年復出樂壇後,其躁鬱症已康復之際,實情,她一直以來從未停止跟這個病魔搏鬥。在她跟本刊的最後專訪中,便曾透露病發時的可怕經歷:「開頭個人好緊張,會逼自己狂做運動,做唔到就會想喊;然後一係狂食嘢,一係就餓自己兩日。」雖然有朋友陪同外遊散心,但回港後情況卻變得更差。「成日亂諗嘢,好想傷害自己、好想撼頭埋牆,睇過心理醫生,冇用,跟住就開始失眠。」

一四年,Ellen於躁鬱症康復至七、八成時,在雙臂及腰間以free hand紋身,作為此經歷的一個印記。她坦言:「提醒自己要堅強。」

她遂把這情況,告訴其恩師明哥黃耀明。「我第一個就係話畀佢知,佢提議我轉睇精神科,跟住我就開始食抗抑鬱藥,一食就瀨嘢!個人好hyper,但又好攰,四日都唔瞓,凌晨無端端落街搭巴士,去長沙灣遊蕩。一係就喺屋企狂畫畫、狂聽音樂,一係就覺得啲音樂好煩,連出街都要戴耳塞。我會踢牆,個人好暴躁,唔知自己幾時歇斯底里,又有思覺失調,後來先證實我係躁鬱症,搞咗成九個月,先搵啱藥食。」可是藥力發作,依然令她甚痛苦。「個人係會chill晒,飲食失調嗰啲全部冇晒o架,但有時啲藥㩒得太犀利,個人會冇晒意志,每日都唔知自己做緊乜,只係function到四至六個鐘,其他時間都係瞓;有時啲藥又會搞到瞓唔到。」

一五年,Ellen終於小勝一仗,推出著作及舉行畫展,公開自己的經歷,以及復出樂壇。不時亦會以過來人身份,參與情緒病講座,希望讓更多人正視這個問題。「我覺得as一個公眾人物,應該要用我小小嘅影響力,去分享呢個故仔。」她先以紋身作為經歷的印記。「提醒自己發生過呢件事,要堅強。」又憑歌寄意,創作了一曲〈廿九歲的遺書〉:「將鬱躁滋味紋上右臂,不蓋掩我傳奇,不只有焦慮還有樂器,跟我走赴遠地⋯⋯」在一五年底的個人音樂會上,她更在台上即場對着鏡,當眾為自己剃頭,寓意從躁鬱症中重生。

上周六(四日),Ellen墮樓前一晚,曾與劉浩龍、小肥和李幸倪,擔任ViuTV《全民造星》的評判。當時,她已明顯消瘦不少,兼一臉憔悴,還說:「做音樂辛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