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寵物  > 寵物醫健 2018 年 08 月 12 日

爛頭狗狗重生記

流浪動物每日面對的問題,除了尋找食物、面對惡劣天氣、被人追趕、被動物或人類襲擊外,還有無處不在的烏蠅蟲。流浪狗苦命仔,頭部差點被烏蠅蟲吃掉,幸好及時被Angela發現,經過多月搏鬥傷口終於癒合。究竟Angela如何處理這個嚴重傷口,讓這隻「爛頭狗狗」重生?

經過Angela悉心照顧,苦命仔傷口癒合重獲新生。

街外環境危機處處,對流浪動物而言,每分每秒都要迎接生命的挑戰。現在生活在香港流浪狗之家的苦命仔,去年就差點因為傷口被烏蠅蟲啃食而送命,幸好上天給牠遇上救命恩人─香港流浪狗之家創辦人Angela,她每天都會餵流浪狗,去年十一月她如常餵狗,就在狗場附近看見受傷的苦命仔,左眼位置有個血肉模糊的大傷口。

驚慌的苦命仔,看到Angela就立刻跑走,到翌日都沒有出現,Angela心感「唔對路」。「我不想放棄牠,因為我知道牠就躲在附近,而且傷口潰爛一定愈來愈嚴重。」第三日她偕同義工再到現場尋找,起初未見蹤影,但就嗅到一陣腐肉味,於是就循臭味搜索。找了四十五分鐘,發現臭味從枯樹附近傳出,探頭一看,原來苦命仔就在樹底挖了個洞,獨個兒不動聲色的躺着,似乎靜待着死神把自己帶走。Angela與義工立刻動手營救,但一抱上手都嚇了一跳,原來牠左眼的傷口已經潰爛見骨,不斷流血,更佈滿烏蠅蟲,於是二話不說到帶牠求診。

時為十二月,Angela帶狗狗到摯愛動物醫院,與獸醫陳文滔(Dr Sharon)開始治理苦命仔的漫長歲月。 Dr Sharon形容,苦命仔的傷口令面部出現很大個破洞,像失去半邊臉似的。因傷口沒有得到妥善處理,濕潤的傷口會吸引烏蠅在傷口上產卵,當蟲卵孵化成烏蠅蟲,就會不停啃蝕傷口。如不及時處理,情況嚴重更可能會「上腦」,幸好苦命仔未完全命苦,有眼睛擋住烏蠅蟲侵蝕去路,未惡化到腦部。

摯愛動物醫院獸醫陳文滔

 

剛到流浪狗之家的苦命仔,非常有戒心。

 

Angela去年發現苦命仔的地方。

 

烏蠅蟲+心絲蟲

經檢查後,發現苦命仔同時有心絲蟲問題。因此進行縫合傷口的「拉皮手術」前,要邊治理心絲蟲,邊洗傷口防止惡化。「要先醫好心絲蟲才可麻醉做手術,因為拉皮手術時間很長,到時血液流動就會變得緩慢,蟲就有機會走到身體其他地方,堵塞血管,很可能會令狗狗中風死亡。所以完全治好心絲蟲前,要靠洗傷口防止惡化。」 Dr Sharon解釋。因此Angela開展每日為苦命仔洗傷口這項艱巨任務。她憶述第一次洗傷口的情況:「看見不斷流血的傷口,我都不禁雙手抖震。救過那麼多狗,洗過那麼多傷口,苦命仔算是我見過最嚴重的一個。」她形容。但為了毛孩生命,惟有「頂硬上」。而堅強的苦命仔,即使承受極大痛楚,都是乖乖坐着讓Angela處理傷口。牠開始服心絲蟲藥,到十二月中打第一支心絲蟲針。

Dr Sharon為苦命仔檢查身體,有家長在陪,牠顯得十分鎮定。

 

剛被救起的苦命仔,左眼傷口血肉模糊。

 

洗傷口 艱巨任務

「洗傷口過程十分困難,步驟很多,傷口流血又流分泌,所以要非常小心。我要跟足獸醫吩咐去做,確保過程中不可有細菌感染,服藥也要確保定時。」Angela說。穿上醫護人員的防菌保護衣物,用鉗子鉗起皮膚,再用針筒在傷口上逐寸搽上消毒藥水,抹乾淨傷口後,最後敷上特製膠布和紗布。Angela每日就重複以上步驟三次,每步都要小心翼翼,除了要確保細菌能被消毒藥水殺個片甲不留,更要用上特製膠布,並固定好在傷口,非常考工夫。

這種特製膠布,可吸壞死皮膚細胞,亦可吸走傷口剩餘的血液及分泌。另外每個針筒用完都要即棄,以防有細菌感染積聚,而鉗子也要經高溫消毒。照顧有烏蠅蟲傷口的動物時,家長應準備一個清潔的室內地方。除了讓受傷動物在衞生環境下休養外,同時可防止傷口在室外再次被烏蠅所侵襲,令情況惡化。

Dr Sharon指,處理傷口有烏蠅蟲的動物時,會先檢查狗狗是否有心絲蟲問題。如無心絲蟲,會直接使用能滲透皮膚的殺蟲藥物,令部分烏蠅蟲死亡及掉落,及後再麻醉動物來「捉蟲」。但如果有心絲蟲問題,就不可以使用能滲透身體的殺蟲藥物,亦不適宜麻醉。

日復日洗傷口、餵服抗生素及心絲蟲藥,苦命仔的傷口康復漸有起色,肉也長回來。待心絲蟲問題也完全解決後,就為傷口進行第一次「拉皮手術」。Dr Sharon解釋,心絲蟲狗一般服藥療程為三個月,完成療程後才再次驗身。可是苦命仔因為有嚴重傷口,情況較一般狗特殊,同時Angela也希望可盡快為牠做手術,所以獸醫就為牠每個月驗身一次,希望盡快解決心絲蟲問題。但牠的心絲蟲康復情況不太樂觀,直到今年四月才完全治理,才能開始進行拉皮手術。

現時重現笑臉的苦命仔。

 

苦命仔所用的特製膠布與藥膏。

 

拉皮手術 傷口再見

Dr Sharon為苦命仔第一次拉皮縫合手術時,因為傷口太大,未能一次就完成。手術原理是要拉合傷口附近的皮膚,以填補傷口,而當中就分別要拉苦命仔的面部、後頸及腋下等位置的皮膚。「起初牠不夠皮填補傷口,所以要在身體其他部分切些小孔,以放鬆皮膚,拉皮後再等候癒合。」Dr Sharon說。而四月至六月期間,苦命仔共接受麻醉三次做拉皮手術。

Dr Sharon指,苦命仔手術後都仍然會有小傷口,會在不麻醉下縫合,避免多次麻醉風險。可是當傷口難以癒合,就要先清走死皮再縫合,過程重複了幾次。現時牠頭上仍有兩個小傷口,清洗時要用上沾有碘酒的棉花球拭抹,再塗上傷口專用藥膏。要是小傷口附近的毛髮太長,就要稍為剃走,避免影響傷口消毒效果。而苦命仔的左眼也因受傷壞死,但獸醫沒有為牠進行摘取手術,因為當時怕心絲蟲會對手術構成風險。最重要是傷口能夠癒合,壞死眼球會自行慢慢萎縮。

苦命仔仍有兩個小傷口,用碘酒清洗好就要搽上藥膏。

 

Angela每日照顧工作繁忙,不過也會抽時間與每隻狗狗互動。

 

細心照顧 放下戒心

「回想這大半年的日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怎樣做到。」Angela嘆了口氣。Angela坦言,當初拯救苦命仔,其實沒有百分百的把握,Dr Sharon一開始也認為情況不樂觀。她只希望能盡力而為,而給牠取名「苦命仔」,就希望牠命硬,可以堅強撐下去。就算要走,都希望牠走得有尊嚴,不要躲在洞裏靜靜離世。

雖然流浪狗之家狗狗眾多,但Angela每日都抽時間摸摸每隻狗狗,查看身體有否出現異樣之外,亦令關係親近。她每日有固定的照顧時間表,因為場內有不少病狗需要服藥和洗傷口,而這大半年花在苦命仔身上的時間更多。她分享,照顧受傷動物的身生理心理都是難事。「苦命仔因為受傷,心靈也受重創,所以剛回來時就一直躲籠裏,開着門都不出來。過了三、四個月都在面壁。無論有多好吃的食物,牠都要趁四下無人時才悄悄地吃,零食也不願吃。」Angela花了很多心神與苦命仔交流,久而久之才慢慢接受自己。

開心了不少的苦命仔重現笑臉,終於離開籠子,結識不少狗朋友,Angela笑說晚上要趕牠才肯去乖乖睡覺,也變得信任自己。雖然還有點害羞,Angela期望往後日子裏,苦命仔會變得與一般狗狗無異,健康快樂。

經過幾次拉皮手術,傷口終於癒合。

 

緊急情況下 如何處理烏蠅蟲?

如果眼前毛孩傷口有蛆蟲,又未能及時找到獸醫治理,Dr Sharon教路可先用殺蚤噴劑。用消毒藥水消毒傷口過後,可以在傷口噴上寵物用殺蚤噴劑,藥物可讓蛆蟲慢慢掉落,先作暫時傷口處理。